與此同時,夏辰眉毛越來越緊,他真切的感覺到自己穿過兩道金色力量,而這兩道力量之間,確實存在一個空間,可當他想要進入時候,卻怎麼也進不去。

身體直接跨越這片空間,兩道力量就像是傳送門,讓他始終無法接觸這片空間。

“怎麼回事?”夏辰有些犯難:“以普通人的形態隻能穿過,難道……”

夏辰半信半疑,調動體內真氣,遍佈全身,霎時,金光覆體,他睜開眼睛,再朝其中一股力量走進,可當他觸碰到那股力量的瞬間,他的身子頓住了。

因為那股力量正阻止著他進入,像是一堵無形的牆。

“臭小子,就是這樣!隻有你的力量超越他,才能進入空間!”神劍老頭突然開口。

夏辰皺著眉頭,目光堅毅,表情決然:“麒麟!出!”

隨著他一聲怒吼,真氣湧動,雙臂化為金色,他再調動龍神精血,聚於掌間,配合著氣勢,奮力推著力量牆。

“啊!給我破!破!”夏辰大吼,隨即舉起拳頭狠狠咂出:“爆裂拳!爆裂拳!跟小爺鬥力量!鬥!鬥!給我破!”

“完了完了,老大真瘋了!怎麼和空氣打起來了?”

“還真的是……”

隊員們目瞪口呆,楚欣然卻狠狠的白了他們一眼,她默默走到夏辰身邊,猶豫了一會開口說道:“夏辰你……”

“冇事欣然,你們就守在這裡!”夏辰冇有看她,而是專注打著拳頭。

楚欣然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隻是愣了愣,點點頭又回去了。

十多分鐘過去,那堵牆還是冇破,夏辰有些著急,既然發現了,他是說什麼都要打破它的!

帶著這股瘋狂的勁頭,夏辰再提一拳,體內真氣洶湧而上,劍氣附著,精血膨脹,氣勢大開,他奮力一聲怒吼:“爆裂—猛拳!”

一拳而下,勢如破竹,千鈞之力,破弓而泄。

“砰!”

一拳,夏辰愣了,這觸感像是砸碎了什麼,更奇怪的是,咂進的拳頭居然消失了,但他動了動手指,明顯還在。

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他小心翼翼邁開步子,穿過能量牆之後,整個身體都跟著憑空消失。

“啊!”一直盯著夏辰的楚欣然確實驚聲尖叫,然後驚恐的指著夏辰消失的地方,顫顫巍巍的說道:“夏辰他……他消失了!”

霎那間,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那裡。

“欣然,你到底看見什麼了?夏辰他怎麼了?”戴興也跟著著急起來。

可楚欣然卻搖了搖頭:“我不知道,夏辰他就走了一步,然後就……就不見了!”

“什麼?”戴興眉頭皺得很緊,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怎麼辦啊戴先生?”楚欣然急得快哭了。

“就是找我們也無處去尋啊!隻能守在這裡等了!”戴興說道:“可能……可能是老大發現了什麼!我們先等等吧!”

與此同時,夏辰正一臉驚訝的看著正前方,眼前分明就是一片世外桃源。

青山,綠叢,流水,隻是冇有什麼人。

“神劍老頭,這裡是什麼地方?”夏辰直接問道。

“這不是你找的什麼遺蹟嗎?我怎麼知道?”神劍老頭語氣傲嬌。

對啊,所以這裡纔是真正的遺蹟,既是遺蹟又哪裡會有什麼人?

夏辰往裡麵走著,試著找到什麼寶貝,冇走一會,夏辰便發現一座空城,剛踏入這裡的那一刹,夏辰便感受到這裡靈氣很濃,很舒服的感覺。

突然,他的胸前發出一陣黑壓壓的亮光,拿出一看,竟是從傭兵團那裡得到的那塊黑色骨頭。

夏辰微微蹙眉,這黑色骨頭像是在做指引,他越往前走,那黑壓壓的光芒就越濃烈。

他下意識的加快腳步,跟著黑色骨頭的指引,來到一片空地,他驚了。

這片空地上,滿是這樣黑色的骨頭,他掃了一眼,便可以確定,這是一種妖獸的骨頭,隻是為什麼是黑色的?

“這是……是龍骨!”神劍老頭突然驚呼。

“你說什麼?龍骨?怎麼可能?”夏辰當然不信。

“我確定這是龍骨!不過不是真正的龍,是人類龍化失敗的結果!”神劍老頭歎了口氣,繼續說道:“臭小子,就是你修煉的那本《正陽訣》他是失敗例子!自身強度接受不瞭如此強大的力量,便會化龍失敗,最後肉身燒燬,隻剩一具骨頭了!”

一聽這話,夏辰頓住了,龍化失敗?這似乎在警戒自己什麼!不管是體修還是龍化,自己的身體強度還是差的太遠了。

“臭小子,你還真是撿了個大便宜了!這些龍骨對你可是大有益處!”神劍老頭突然笑了笑:“若是將其煉化,飲下,你便會繼承他生前的力量!也是龍的傳承吧!”

“還有這一說?”夏辰眼神頓時亮了。

“當然,不過這龍骨十分不好煉化!即使用劍氣之火,也需要稿費一些精力的!你可以選擇一塊細細鍊化!”神劍老頭又道。

“有這麼多,為什麼拿一塊?那我不是傻嗎?這塊龍骨已經流落外麵,也就是說明,能進來這裡的,決不隻是我一個!若是被彆人拿走了,那我豈不是虧大了?”夏辰攤攤手,貪婪的笑笑。

神劍老頭一陣無語,冷哼一聲:“哼,真是貪婪的小子!小心力量反噬!”

夏辰笑了笑,隨即調動真氣,拍出一掌:“劍氣之火,給我燒!給我煉化它!”

“呼呼……”

熊熊大火直接從他掌印噴出,直接將整片龍骨覆蓋。

熾熱的火焰,熊熊燃燒,赤紅的火光滔天劇烈,可十多分鐘後,這片龍骨依舊一點變化也冇有。

“神劍老頭,怎麼一點變化也冇有?”夏辰皺著眉頭,額頭冒出不少汗。

“真要這麼容易,這龍骨早就冇了!還能輪得到你?誰讓你貪的?”神劍老頭吐槽。

夏辰冇有理會,舉著手掌,源源不斷的供應著火焰。

堅持了一個多小時,龍骨終於稍稍有些變化,表麵一層已經開始融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