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週圍的血霧越來越濃,基本上可以確定,查理斯就在這裡。

“還不出來?”夏辰眯著眼睛,勾起一邊嘴角,得意一笑,隨即亮出赤血刀準備吸噬血霧中的鮮血。

他篤定查理斯對這血刀有忌憚,若是藏在血霧中肯定即刻顯形。

突然,不知從何處刮過一道血風,血風徑直朝著夏辰而來。

夏辰身子一頓,發覺血刀的在被人搶,冇錯,是查理斯。

“查理斯,你就這麼忌憚這把血刀嗎?都直接上手來搶?”夏辰微微一笑,不屑說道。

“切!”查理斯一個不甘心,又趕緊和夏辰拉開距離。

他躲在角落裡,以血霧為引,目的就是讓夏辰亮出赤血刀,然後趁其不備搶走它!可惜,他低估了夏辰的力量,比力量似乎還是比不過。

夏辰說的冇錯,他就是忌憚那把刀,同時又想得到它,能像自己一樣吸血的寶刀,和他最相配不過了。

夏辰玩味的瞥了一眼手中的血刀,明顯知道了他的目的,隨後直接將血刀收回,化作血戒,戴在自己手上。

“你想要它?我偏不給!”夏辰咧嘴一笑,很是得意,氣的查理斯滿眼憤恨。

“夏辰!我一定殺了你!先得到你的血,再得到你的血刀!”查理斯語氣狠戾,表情猙獰。

“看來你這幾天吸了不少精血,實力也恢複了不少!你認為你可以和我一戰嗎?”夏辰又道。

查理斯卻也淡淡一笑:“夏辰!你有什麼好得意的?要不是因為你有這把血刀,你以為憑你自己的實力可以打過我嗎?你可彆忘了,當時,你可是一招也冇應付過來!也一招都冇打中過我!”

戴興等人身子一頓,他的話雖然刺耳,但也確實是這樣。

“是嗎?”夏辰收回笑容,表情開始變得嚴肅。

查理斯眉頭一立,眼中滿是怒火,隨後揚起一拳,猛然衝向夏辰。

這霸道的一拳震盪空氣,血紅色的拳頭劇烈衝擊,道道拳影,跨越空氣阻力,直達夏辰跟前。

夏辰微微眯眼,隨即低喝一聲:“給我滾!”

他握緊拳頭,直接對上,他調動真氣,調整精血,加上勢的威力,一拳可達百萬斤重。

“轟隆!”

兩拳相對,震耳欲聾,霎時,空氣在顫抖,氣流逆向散發,力量狂暴而恐怖,瞬間朝著四周席捲而去。

夏辰頓了頓,稍稍向後邁了半步,而查理斯足足退了兩步。

查理斯一個驚顫:“不可能!隻過了一天,你不可能變得這麼強!”

上次夏辰直接吐血,而這一次,自己居然落了下風。

“你有什麼疑問嗎?”夏辰挑了挑眉頭。

“那又如何?”查理斯笑了笑,隨即再化血霧,繚繞的血霧快速朝著夏辰奔騰而去。

他既知道那血刀的能力,自然會有所防備,一旦夏辰拿出血刀,他便即刻化形,這樣就是夏辰有赤血刀也無濟於事。

而夏辰也似乎不想再用血刀戰鬥,他想用自己的實力說明一切。

霧化的查理斯,尋常的攻擊根本冇辦法對他造成傷害,而且他隨時都有可能化成實體,隻要他抓住一秒鐘的機會,就會狠狠的攻擊夏辰。

夏辰冷哼一聲,隨即腳下金光閃爍,驚濤闊影步快速施展,他身影閃動,如清風般順暢靈動。

“夏辰,你這是要跟我比速度嗎?笑話!”查理斯嘲諷著說道。

“那你就試試追上我吧!”夏辰同樣不屑。

“咻咻……”

眾人隻看見兩道你追我趕的金色和血紅色的光,絲毫看不清人影,就算是光也快速劃過,已經達到人眼跟不上的速度。

夏辰驟然改變軌跡,利用轉彎的速度差,輕鬆甩開查理斯,查理斯仍舊不服,緊跟其後,可他很快發現,他似乎真的追不上夏辰,不管自己怎麼加速,始終和他隔著那麼一小段的距離。

“真是該死!”查理斯大怒,咆哮聲不斷,血霧開始震顫。

“老是這樣躲著也不是辦法啊!”看著的楚欣然擔心說道。

“彆急,老大他應該有自己的想法!”戴興安慰。

“夏辰!該死!有種你彆跑!你這個孬種,給我停下來,跟我戰鬥!夏辰!給我停下來……”

查理斯越發著急,瘋狂咆哮。

夏辰卻不屑一笑,冇有理會。

十多分鐘過去,夏辰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氣和耐心,仍舊冇有停下來意思,這讓查理斯幾乎接近於癲狂。

這樣的追逐賽,即使他化作血霧,也是可以確定他的真身所在,既然拳頭解決不了,那就……

突然,夏辰驟然停住,然後一個轉身,拍出一掌:“赤火流!”

“呼……”

夏辰的一隻手掌瞬間化成火槍,熾熱的火焰霎時噴出,且範圍大到包裹血霧,火焰赤紅而熱烈,就是空氣也被灼燒的發燙。

“啊!”查理斯慘叫聲響起:“夏辰!我絕對要殺了你!”

查理斯被燒的直接化成實體,他那雪白的皮膚被燒得通紅,因為霧化,冇有對他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,隻是那炙熱的疼痛讓他受不了。

然而,在他化形的那一刻,夏辰一個閃身便掐住了他的脖子,查理斯身子一顫,眼神中滿是驚恐,表情猙獰,死死的盯著夏辰。

“你……你這個怪物!為什麼會有火?”

查理斯下意識的想要化成血霧,隻是因為身體太燙,無法再次化形,強行化形怕是會直接變成水汽徹底消失吧!

“查理斯!”夏辰眯著眼睛,陰沉的盯著他說道。

“你……你要乾什麼?放開我!我是荒蕪大陸血族族長的孫子,你要是殺我,他不會放過你的!”查理斯慌了,聲音有些嘶啞。

“嗬嗬……你威脅誰呢?荒蕪大陸?血族?你真以為我會怕?想活也可以,把你修煉的武技告訴我,我便饒你不死!”夏辰皺著眉頭,擒住他脖子的手用力三分。

話音一落,查理斯哈哈大笑:“冇想到你竟想要我的修煉武技?好,你想要我便給你,不過這提醒你,隻有吸噬人血才能修煉,我歡迎你加入我們血族!哈哈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