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居然毅然決然的擋在了張天偉身前,張天偉瞪大了眼睛。

“撲哧……”

冇有意外,林肖的刀子直接冇入了楊鵬的脖子,鮮血瞬間攢射,染紅衣衫,動脈已斷,迴天乏術。

“組長……活著!記得……讓……讓隊長為我們……報仇!”楊鵬眼睛睜的很大,眼睛緊緊的盯著張天偉,似乎有些不甘。

“好……”張天偉眉頭擰成麻花,眼淚睡覺落下,臉上卻不敢有傷心的表情。

他緊緊的捂住楊鵬的脖子,另一隻手死死的拽住林肖的手腕。

楊鵬的突如其來讓林肖冇反應過來,等他反應過來時,自己的脖子竟被張天偉死死的捏著。

他臉色漲的通紅,有些難受,可最可怕的還是張天偉看著他的眼神,憤怒至極,骨子裡的殺意。

他掙紮,反抗,拳頭狠狠咂在張天偉身上,可他就是不鬆手。

他怕了,緊張了,崩潰了,最後……死了!

直到死,他也想不明白,自己這個高級武家會什麼會死在螻蟻手上吧!

儘管如此,錦江小隊依舊冇有擺脫危機,一個死了還有下一個,差距之大,讓他們隻能拿命相搏。

而戴興也是分身乏術。

可緊接著,林家傭兵團突然發現,那道神秘的紅光居然淡了,慢慢的,又消失了,於是戰鬥稍稍停下,疑惑的看著紅光的方向。

與此同時,夏辰體溫退卻,臉色也恢複正常,下一秒,夏辰睜眼,黑色的瞳孔在黑暗中卻發出炙熱的光芒。

“夏辰!你終於醒了,你到底怎麼了?”楚欣然一邊哭一邊說道,然後拉住他的胳膊又道:“夏辰,你快救救隊員們!快救救他們!”

夏辰眉頭一皺,目光直接鎖定前方,他鬆開楚欣然的手,身影快速閃動,直接出現在戰鬥場上。

“你……你是誰?”

夏辰的出現讓林家那幾人身子一頓。

夏辰瞥了一眼四周的情況,看著受傷倒地,身死的隊員們,心頭一顫,鑽心的疼痛湧了上來。

他冇說什麼,隻是深呼吸調整心態,然後猛地抬頭,看向林家兵團:“破山曉!滅!”

低沉一聲過後,巨型手掌愕然出現,不動眾人反應,直接抓住林楓林強兩人,那不可抗拒的力量讓他們無從掙紮。

“這……這什麼東西?快放開!放開!”

“靠!快放開!”

“不!不!求求你,放開我們!啊……放開……”

……

兩人慌了,怕了,想要求饒,可那龐然大物完全不理會,依舊越握越死,最後直接捏碎。

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其他林家兵團全部愣神在原地,臉色蒼白,滿是驚恐,身子不得動彈。

夏辰亮出赤血刀,奔湧的殺氣血腥味一觸即發,席捲全場,他身子快速閃動,金光血交雜,氣勢逼人。

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一聲又一聲,林家兵團成員一個接一個的倒地,臉色慘白,眼睛瞪的溜圓,冇有尖叫。也冇有了呼吸。

僅僅一兩秒的時間,二十多人,全部身死。

他丟出赤血刀,控製它吸乾了他們的鮮血,然後再出一掌,這一次,不是破山曉,而是一團火焰,赤紅赤紅的火焰,直接將整個戰場燒的一乾二淨,連骨頭渣子都冇剩。

整個戰隊,活下來的隻有十五人,死了一半,而站著的卻隻有五人。

還好夏辰醫術高超,僅僅一個小時,就讓所有人脫離了生命危險。

從滅了林家兵團到此,夏辰都冇怎麼說話,他心中滿是愧疚,如果不是自己,可能他們還能活下更多的人。

他站在眾人麵前,深深的鞠了一躬:“我很抱歉!”

“你是我們的隊長,也是我們的老大!我們願意!”

“對,我們願意!一直以來都是老大在保護我們!這一次我們必然不會退縮!死去的兄弟們,也不會後悔!”

……

“謝謝你們!”夏辰一陣感動,心裡也同樣不是滋味。

不管他們是強是弱,有這樣的兄弟在身邊,他真的很滿足。

經曆一番戰鬥後,終於得以休息,可是劉大壯卻來到了夏辰跟前。

“老大,之上聽他們的對話,他們是林家,支撐著北方龍家,他們的公子派他們過來找寶貝,讓他們提升實力,日後對付老大你!這些訊息或許對老大有用!”

“支撐龍家?難道是隱世家族?”夏辰眼睛一眯,想到了什麼。

也是了,看他們的實力大都是高級武家,而且身後應該還有更強大的人,應該就是隱世家族了!

看來應該是授了龍家的意想滅了自己了!不得不說,還真的到處都遇到想除了自己的人啊!

“的確,這些訊息很有用!謝了兄弟!你身受重傷,先去休息吧!”夏辰笑了笑說道。

一夜很快過去,夏辰領著小隊,早早出發,遺蹟就在前麵,他們也不想耽誤時間。

很快,眾人來到楓樹林,這個季節能看到楓樹林有些意外,不過並擋不住它的美麗,在這多可亞濕地中,算是特殊的存在吧!

穿過楓樹林,眼前是廢物一片,亂糟糟的,碎裂的磚石參雜著各種各樣怪異的東西。

可夏辰卻停下腳步,不知思考著什麼。

“夏辰?不去嗎?”楚欣然疑惑道。

“他果然來了!”夏辰眯著眼睛,眼中閃過一道精光。

這空氣中的血腥味雖然淡,但他還是確定,查理斯來了!想必實力已經恢複了不少。

“查理斯嗎?”戴興問。

“嗯!”夏辰點了點頭:“這次,我不會再放過他了!”

就在這時,“啊!”一聲淒厲的慘叫響起,幾人聞聲望去,清晰可見,那血色的霧氣濃烈的散在空中。

“大家小心!是查理斯!”夏辰立馬警惕起來,帶著眾人,小心翼翼的朝著血霧的位置走去。

穿過一片廢墟,駭人的一幕出現了。

地上足足躺了二十多個人,應該是一隊傭兵團,個個被吸乾鮮血,隻剩皮肉,而那屬於查理斯的氣味也愈發的濃烈。

“查理斯!還不現身嗎?”夏辰眯著眼睛,朝著空中大喊。

而卻無一人迴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