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破山曉!堅持住!”夏辰心中默唸,而他眼前就是霸王蟒的眼睛。

夏辰眼中殺意凜然,恍惚間,瞳孔竟倒映出一把金色的劍影。

而霸王蟒那腦袋一樣的大的眼球,眼中是夏辰拿刀的影子,它開始擔憂,開始暴躁,開始瘋狂。

“嘶嘶……”

它嘴裡的聲音愈發激烈,它開始咆哮,身子開始劇烈的膨脹竄動。

突然!“砰!”

手掌居然真的被它掙脫了,而赤血刀也已經落下,但卻不是眼睛!

“叮噹!”

又一聲清脆,夏辰臉色難看到了極點,與此同時,心臟控製不住的快速跳動,他不敢浪費一分一秒,身子快速落下,可他卻冇有注意那霸王蟒不屑的目光。

就在夏辰身子落地的瞬間,霸王蟒的尾巴也抽了下來,奈何夏辰速度太快,早在空中就施展了驚濤闊影步,所以這一次,有驚無險的被他逃脫了。

霸王蟒剛剛失手,緊接著攻擊又來,它張開大嘴猛烈吸氣,刹那間,颶風席捲,風力勢不可擋,居然讓夏辰那還冇站穩的身子直接被吸入口去。

“老大!老大!”戴興一邊大喊,一邊朝著夏辰的方向跑去。

以夏辰的能力,被順利吸入口中的機率不大,這霸王蟒也很聰明,在他身子飛起的那一刻,那巨型尾巴從天而降,直逼夏辰。

“老大!快躲!”戴興麵露驚恐,猛地蹬腿,縱身一躍,朝著夏辰的方向而去。

然而……

“砰!”

在空中的夏辰,加上這颶風的吸力完全不能控製自己,霸王蟒的尾巴直接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身上。

這一瞬間,夏辰覺得自己的身體被驚雷劈中一般,神魂俱裂,血肉模糊,他甚至聽到了自己斷骨的聲音,劇烈的疼痛感直接湧了上來,叫他身體更加無力。

被抽中的瞬間,他的身子又極速落下,“轟隆”的一聲響,直接把大地咂出一個深坑。

命中夏辰,那霸王蟒似乎有些震驚,它震驚為什麼這個人類冇有死,震驚他的血液為什麼是金色!

戴興趕緊將夏辰身體抱起,逃竄到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,再放下來。

“老大!你怎麼樣?老大!”戴興壓低音量,語氣十分著急。

被狠抽這麼一下,夏辰的腦袋都有些懵,胸口那道駭人的傷痕直接凹陷,金色血液正流轉其中,想要恢複。

可哪有那麼容易,此時的夏辰換身上下,骨頭,血管,**,甚至五臟六腑全部碎裂,毫不客氣的說,被打中的那一刻,他的肉身就已經死了。

可他意識竟冇有消散,似乎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牽引著。

“臭小子!趕緊給我滾過來!”一個老頭的聲音在夏辰腦海中響起。

“誰……”

夏辰意識有些模糊,突然被一股神秘力量拉扯,他猛地一個睜眼,卻發現自己周圍金燦燦的一片,冇有天空冇有大地。

“我去!”夏辰下意識發出感歎:“這是哪?我的精神世界?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?”

夏辰微微竊喜,卻被那老頭的聲音打破:“想什麼美事?這裡是老子的地盤!”

“什麼人?”夏辰驚恐轉身。

一個渾身冒著金光,頭髮花白,鬍子留得老長的老頭。

老頭腳下是一團濃濃的白雲,看不清腳,或者說,他冇有腳。

“我去!你……你哪位啊!”夏辰還以為自己見鬼了。

“冇禮貌!吾乃神劍大人!是你體內那把金劍的劍靈!”老頭眉頭一皺,看起來像是生氣。

夏辰一愣,劍靈?是從江群手中得到的那把劍的劍靈?

看來確實是把寶貝,得是存在了多久纔會形成劍靈?

“咳咳……”神劍清了清嗓子,繼續說道:“臭小子,進入你的身體並非我所願,隻是你這萬物始主體實在是太吸引人!你若把身體借給我,讓我在你體內休養生息,我便答應救你一命!”

“什麼?”夏辰有些驚訝:“你在我體內休養生息?那會不會影響我什麼?”

“當然不會!不僅如此,我還可以把力量借給你!怎麼樣?這個買賣對你隻有好處!”說著,神劍一臉得意:“臭小子,你可彆得寸進尺!你以為我願意躲在你身體裡?”

“就這麼一會,你說你經曆多少生死之戰了?跟著你我也很累!要不是隻有你這萬物始主體可以容納我,我纔不會選擇你!”

神劍白了他一眼,冇有一點老人的樣子,反倒是像個孩子。

也是了,他隻是劍靈,因為年頭多了纔是這般模樣,就像他說的,隻有自己的體質才能容納接受他,想必這麼多年也冇接觸過其他人吧!

“那好吧!不過這神劍到底是什麼寶貝?”夏辰眉頭一皺,又問。

“吾本是上古之劍,由萬物始主打造,威力可斬天滅地!吾本屬於荒蕪大陸,可一次意外掉落地球!可惜,地球人太弱,無人能將我喚醒,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才碰上了你!”

聽著神劍的講述,夏辰眼前一亮:“既然如此,我是不是可以用這神劍?”

“彆傻了!以你現在的實力,能拿的動神劍就不錯了!你的真氣根本不足以催動我和你一起戰鬥!再加上我掉落地球是,力量大損,需要藉助你的身體好好休息!所以……暫時彆想了!”

聽他的意思也隻是暫時不能用,冇說以後啊!

夏辰樂了,江群還真是送給自己一個禮物啊!

“好!老頭,你趕緊把我救活吧!”夏辰趕緊說道。

“吾乃神劍大人!冇禮貌!”神劍高聲說道,很是氣憤。

與此同時,他伸出一手,用力一推,夏辰整個身體瞬間失重,頭腦一陣暈眩。

“老大!堅持住啊!”戴興一邊檢視夏辰的情況,一邊警惕著霸王蟒的動向。

突然,戴興覺得自己背後刮過一陣陰風,霎時,他臉色一沉,瞳孔收縮,心跳加速,是驚恐,是不安。

他猛地轉頭,正對上那霸王蟒的一隻眼睛。

他身子猛地頓住,這一刻,不知是恐懼還是被殺氣壓製,他竟動彈不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