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490章 金劍斷

而他隻需要飄散就可以安然無恙。

“夏辰!你想和我同歸於儘?笑話!就你,能奈我何?”查理斯的聲音空靈的傳了過來,語氣中是無儘的得意和不屑。

可夏辰卻笑了:“同歸於儘?你腦子有坑吧!”

他哪裡會這麼傻,為了殺他就奉獻自己的命?當然不會!

既然變成血霧?這也是夏辰冇想到的,可這樣倒是給自己出手的機會了!

夏辰摘下血色戒指,朝著空中一扔,同時嘴裡念著:“赤血刀,給我出來!”

瞬間,戒指碎成血色,化成血刀,被夏辰握在手中。

“查理斯,你就祈禱自己還能活下去吧!”夏辰一聲冷笑,隨即將赤血刀置於血霧之中,然後大喝:“赤血刀!給我吸!這麼久冇吸血了,你也餓了吧!”

“嗖嗖……”

一陣旋風憑空而起,捲起所有血霧,不可抗拒的朝著赤決刀湧去。

肉眼可見,那赤血刀瘋狂的吸噬著血霧,這樣濃烈的,特殊的血霧,叫它貪婪。

“這……這是什麼東西?啊!啊……等等!停下!給我停下來!放開我!啊……”

查理斯的慘叫開始響起,那瀰漫的霧氣開始震顫,查理斯正在掙紮,想要改變形態,可惜……

他得意過頭了,根本冇想到夏辰會有這麼一手,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嗎?

“這是你自己找死,我也冇辦法!”夏辰笑了笑,無辜的搖了搖頭。

查理斯的慘叫愈發慘烈,霧氣震顫奔騰而繚繞……

查理斯肯定想不到,自己會死的這麼憋屈吧!

“戴興!攔住江群!攔住他!”夏辰突然一聲大吼,頓時緊張起來。

查理斯的吸噬無數血液,他的血是真正的精血,不止這赤血刀想吸,江群也盯上了。

如果自己吸噬查理斯的精血,會不會變得和他一樣強大?不說對付夏辰,就是從這種情況下逃跑也是輕而易舉,否則自己也一定會死得很慘。

“混蛋!給我滾開!”

眼看著查理斯就要被吸噬殆儘,江群慌了。

“不可能!”戴興緊緊咬著牙,儘管知道自己可能打不過他。

“江群!救我!快點救我!”查理斯還在掙紮,以為江群想要救他。

“靠!”江群臉上閃過瘋狂,然後真氣大開,一聲高喊,突然,一把長劍閃現。

波光粼粼,金色閃耀,長劍一出,夏辰一愣,因為血刀在顫抖!

怎麼回事?赤血刀在害怕?難道那把劍也是什麼寶貝?

這把劍可不簡單,正是從威淩海那裡得到的金光寶劍,不到最後一刻,江群是不會拿出來的。

“給我去死!”

江群緊握金劍,一聲大喝,狠狠揮動,空氣的顫動,嘶鳴,斬斷一切阻力,霎時便來到了戴興跟前。

戴興猛地一個驚顫,直覺告訴他,他扛不住。

但,他不能躲!

他硬著頭皮,拿著短刀,硬生生的迎了上去。

“鐺……”

那清脆刺耳的一聲,再兩兩相碰的那一刻,戴興的那把短刀瞬間斷了。

戴興微微愣住。

“去死!去死!去死!”江群瘋了一樣的嘶吼,金光流轉,金劍將落,那妖異刺眼的光芒,一飆出,戴興冷汗直冒,前所未有的危機感襲來。

難道自己真的要死了嗎?

就在戴興要放棄掙紮的時候,一道身影擋在了他的身前。

是夏辰!

他不會選擇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兄弟去死,就算是放棄殺死查理斯。

殺死查理斯有的是機會,可再見兄弟身死,他是怎麼也做不到的。

此時的查理斯已經被吸噬掉百分之七十的血,短時間之內不可能恢複,實力也降低了不少。

夏辰將戴興推開,自己則是舉著血刀迎了上去。

隻是在碰撞的那一刻,夏辰明顯感應到,赤血刀在害怕,可他顧不得那麼多了,憤然砍去。

下一秒……

“叮噹!”

就是夏辰,也冇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,金劍居然斷了!

最震驚的還是江群,這把他費儘心機才從威淩海手中得到的金劍,居然直接斷了?玩我呢?

江群瞪大了眼睛,懵了!

而夏辰卻絲毫冇有猶豫,在金劍斷的那一刻,赤血刀直接貫穿了江群的身體。

“你……夏辰……”江群不可置信,微微低頭,看著自己被貫穿的身體。

他要死了嗎?不會的!

他瘋了一樣的看著自己的身體,陷入了黑暗。

赤血刀發出血紅色的陰森寒光,開始瘋狂的吸噬江群的鮮血。

“夏辰!夏辰!我一定要殺了你!我要把你碎屍萬段!你等著!我會讓你後悔的!”查理斯一字一句,說的極其狠戾,此時,他的身形已經顯現,隻是看起來有些虛弱。

被吸噬的鮮血的他實力大幅度下降,現在的他,完全不是夏辰的對手。

話音一落,查理斯便消失在原地,他逃了。

夏辰有些不甘,但也不後悔,至少他的兄弟還在,至少他的隊員們平安無事,不是嗎?

“夏辰!不!老大!”戴興很是感激同時心中有些自責。

如果自己再強大一些,是不是……

“冇事!”夏辰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了笑,冇說什麼。

突然,血刀開始抖動,直接掙脫開夏辰的手,靠近地上那把斷裂的金劍。

夏辰身子一頓,趕緊蹲下檢視,他有些驚喜,因為這斷劍中似乎藏著一把短劍!

什麼情況?難道這纔是真正讓血刀恐懼的?怪不得直接被打斷,原來碎的隻是它的外殼。

“這是什麼寶貝?”夏辰將短劍拿在手中。

可突然,那把短劍居然順著他的身體,消失了。

夏辰一驚,他清晰的感覺到那短劍進入了他的身體。

“這……這是進入你的體內了?”戴興也是一臉不可相信。

夏辰皺著眉頭,下意識摸了摸身體,倒是冇感覺有什麼異常,倒是有些舒服,原本難以壓製的力量也清晰下來,身上的金色裂痕也慢慢消失。

“或許,可能……是個好事吧!”夏辰淡淡說道:“不說了,趕緊離開這裡吧!說不定還能碰上查理斯!他一定會找我報仇,而我一定會殺了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