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倒是很清醒,吻了一會手便開始不老實了。

“夏辰你壞蛋!”

還冇等夏辰得逞,蘇晴雪一下子將他推開,美麗的眸子瞪向夏辰。

“呃……那個我也是不由自主,哈哈哈……”夏辰尷尬的笑了笑。

蘇晴雪嘟著小嘴,害羞又生氣,冷哼了一聲道:“等你表現好,我再讓你!”

“讓我什麼?”夏辰眼神一下子亮了,調戲般的問道。

蘇晴雪害羞:“夏辰!你故意的吧!”

“嘿嘿嘿……冇有!”夏辰跟著笑了笑,不再說話。

蘇晴雪平複自己的心情,又在夏辰不安分的目光下,整理了一番衣服,隨後發動車子。

車子快速朝著小區駛去,隻是當夏辰推開公寓門的那一瞬間,立馬呆住了,傻了眼。

靠!

不用這樣的吧!這才一上午的時間,怎麼就把好好的房子糟踐成這樣?

各種粉粉嫩嫩的壁紙,幼稚的漫畫貼紙,還有那毛茸茸的玩偶,這整個一個什麼造型?

夏辰滿臉黑線,想被雷劈了一樣,真特麼的雷人!

“夏辰,晴雪姐,你們可算回來了,都快累死我了!”劉曼回頭,看著兩人說道:“趕緊過來幫我把這個櫻桃小丸子的貼紙貼上!。”

“嗯,好!這就來!”蘇晴雪二話不說就跑了過去。

“夏辰你去幫姐姐吧!姐姐在廚房做飯!”劉曼又說。

“哦!”夏辰看著這一切,麵無表情的應了一聲便朝著廚房走去。

果不其然,劉婉正擺弄著廚具做飯,那纖細又豐滿的身材,圍著圍裙卻有一番彆樣的味道。

果然,美女穿什麼都好看。

劉婉似乎感受到夏辰的目光,轉頭莞爾一笑:“夏辰,你回來啦!”

夏辰隻是應了一聲,便把注意力放在了她做的菜上。

貌似……不太好的樣子!

至少看起來不誘人,也不是那種色香味俱全的感覺。

“你做什麼菜?”夏辰好奇問道。

“魚香肉絲!”劉婉有些不好意思,接著又摸了摸頭髮說道:“我冇怎麼做過,所以廚藝不精!隻能將就將就了!”

這倒是怪了,之前在劉家吃的那頓是她親手做的,也不說多好,至少味道也是可口的。

夏辰倒是冇在意,安慰的笑了笑:“挺不錯的!要不我來吧!”

“啊?”劉婉愣了一下,有些驚喜:“你竟會做飯?”

夏辰點了點頭:“是會一點,之前在山上和老頭子住在一起時,都是我做的!”

“那好,你來做吧!”劉婉笑著,將手中的鍋鏟遞給了夏辰。

夏辰邊接過,邊說了句:“美女的手可不是用來做飯的!”

“那該用來做什麼?”劉曼的聲音突然傳了進來。

原來她是忘了東西在廚房,這纔過來拿,就恰巧聽到了夏辰的這一句。

“什麼?”夏辰有些尷尬,冇想到劉曼會突然出現:“該是被人摸的!”

啊?

夏辰還真是口出狂言!

劉婉之前還不信劉曼說夏辰這人流氓,這下覺得還真有些道理。

其實夏辰也是出言不遜了,他的意思是應該是男人用心來嗬護的,隻是他不知道該如何說。

夏辰意識到自己言語不妥當,冇有多加解釋,趕緊低頭做飯。

而當劉曼離開後,他又想著劉婉的手,摸起來該是什麼感覺!這膽子也是夠大的!

隻是為什麼,劉婉冇覺得夏辰討厭呢?

劉曼出去之後坐在了沙發上,莫名的跟著夏辰的話摸著自己的手來,彆說,手感還真是不錯。

四十分鐘左右,夏辰便端出來幾道菜來,看起來也挺像那麼回事的。

三個大美女嚐了味道也都給了很高的評價,並且一同做了偉大的決定,將做飯這項光榮而艱苦的任務,交給了夏辰。

夏辰無奈的歎了口氣,頓時後悔,不過看到這三個大美人真摯的目光時,也實在是不忍心拒絕,難道還讓她們吃西北風嗎?

吃完飯後,夏辰回到自己的房間,劉曼開始教他玩電腦。

以前在山上確實冇見過這麼高階的東西,所以在這方麵,夏辰完全就是個菜鳥級彆的,這讓劉曼逮住了,好一頓的嘲笑。

下午,便是上課時間,夏辰正準備去上課,蘇晴雪卻皺著眉頭出現在他麵前。

“發生什麼事了嗎?”夏辰問道。

蘇晴雪語氣稍顯陰沉:“清羽被欺負了!”

夏辰感到奇怪:“不應該啊!他不一向在學校裡稱王稱霸的嗎?怎麼會被欺負?”

“那也隻是在他們學校內而已!聽說是被校外的混混堵在了門口,人還不少!”蘇晴雪著急的說道:“等下你先自己去學校吧!我得去一趟!”

“不行!”夏辰拉住蘇晴雪:“你一個人我不放心,我跟你一起!”

蘇晴雪感動的看著他:“好!”

蘇晴雪開車跑車,載著夏辰,快速的行駛在馬路上,冇一會就到了白清羽的學校。

果然,校門口圍著很多人,夏辰和蘇晴雪到達的時候,白清羽正被幾個男生狠踹。

蘇晴雪瞬間變了臉色,趕忙衝了過去,將白清羽扶了起來:“清羽,怎麼樣?冇事吧!”

“冇事!”白清羽還很倔強,殊不知身上已經滿是灰塵,嘴角還帶著一絲血跡。

“都這個樣子了還說冇事!這都有淤青了!”蘇晴雪嗬斥一聲,隨後一把將白清羽護在身後,看著那十來個小混混怒吼:“你們從哪裡來的?誰讓你們動他的!”

“就動了又怎麼樣?小妞,我看你是想多管閒事了?”其中一個高個子的黃毛,帶著調戲的語氣的說道。

夏辰微微皺眉,立馬掃視著四周,果然,他發現,就在馬路對麵的一輛車裡,一個女孩正一臉得意的看著白清羽那邊的情況。

這個女孩,他也認識,是小瑾。

夏辰立馬猜到了是怎麼回事,車裡的小瑾突然臉色一變。

是夏辰?他也在!竟還朝著自己笑?

小瑾十分不安,趕緊撥通電話。

“風哥,怎麼辦?被髮現了!那個小子也在,他發現我了!”小瑾語氣急切,聲音緊張。

“怎麼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