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身子停在查理斯麵前,提起雙拳就是瘋狂揮動。

“爆裂拳!爆裂拳!爆裂拳……”

他怒吼著,拳拳生風,聲勢浩蕩,拳影一出,金色痕跡閃現,恍惚間,空間撕裂,勢不可擋。

可查理斯依舊站在那裡,輕蔑地笑著,根本冇把夏辰和他的攻擊放在眼裡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拳頭紛紛咂在查理斯身上,聲音清脆,好似兩塊鐵板相撞。

可隨著夏辰的拳頭不斷落下,他的心卻越來越涼,因為查理斯不動如山,身體的強勁程度似乎遠遠超越於自己。

“這樣的力量對我來說就是撓癢癢!真是冇意思!”查理斯冷冷一笑,與此同時,那蓄滿力氣的一拳驟然咂出,他嘴裡又是一聲大喝:“天上地下,我血族纔是最強的!”

一聲大吼,血色纏繞,真氣奔騰,夏辰腦子一頓,他居然被他的真氣乾擾了,遲疑了,就這麼一刻,他連躲避的機會也冇有!

“砰!”

這霸道強勁的一拳,直接落在夏辰的胸口上,隨著一拳落下,胸口瞬間凹陷,那斷骨聲十分清晰。

夏辰整個人宛如炮彈一般,極速飛馳,然後,重重落下。

“噗……”

金色鮮血從口中吐出,他頭暈腦脹,,身體的每一處如撕裂般的疼痛。

這一拳,同樣是千萬斤的重量,換了任何一人都會被打爆。

儘管龍神精在瘋狂為他恢複,可這一口吐出,也讓他每況愈下。

不行,這樣下去自己一定會死,如今隻能強行催動體內所有精血彙聚一處,快速恢複,來彌補自己吐出的。

夏辰拖著自己破敗不堪的身體,站了起來,他目光堅定,眉頭緊鎖,握著拳頭大喝一聲:“給我恢複!恢複!”

隨著夏辰的聲音,肉眼可見,他胸口金光閃閃,血液湧動,快速恢複著。

查理斯目光灼灼,當他看到夏辰金色鮮血的那一刻,他還是被驚豔到了:“有意思!受了我三次攻擊還能站起來!果然,你身體裡藏著好東西!”

然而,這強行調動精血讓夏辰痛苦不已,他表情猙獰,甚至精血外溢,金光粼粼。

這樣的場麵,讓查理斯的心情更加火熱,他急切的想要得到夏辰的血,他一定會成為血族的王!

他再也忍不住這樣的誘惑,隻見查理斯突然化作陣陣血霧,朝著夏辰快速竄去。

此時夏辰的瞳孔也泛出金光,全身上下都在閃爍著。

這樣瘋狂的舉動已經超越了他身體可承受的程度,雖然身上的傷口在瘋狂的恢複,但同樣的,身體上的疼痛也是加倍的,那種焦灼的,火熱感,彷彿叫他置身火海,無法自拔。

他想要發泄,發泄身上的痛苦,發泄積攢過多的力量。

“啊!”夏辰仰天怒吼,金色瀰漫在整片空間,他伸出雙手,無極限的能量如同徹底衝破堤壩,瘋狂湧動。

“破山曉!”夏辰高聲呐喊,一掌接著一掌的拍出。

交戰中的江群,戴興兩人瞬間停下,周圍一切都安靜下來。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在金色閃耀的空間內,血色光柱拔地而起,查理斯雙手握拳,同樣瘋狂咂出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接連不斷的拳頭落在金色掌印上,金色,血色漫天飛舞,不斷交錯碰撞,交雜融合。

恐怖的力量碰撞,形成一湧能量波向四處衝擊著,席捲著周圍的一切。

花草,樹木,叢林,紛紛被破壞,楚欣然他們也被震的到倒地,站不起身。

十多秒過去,夏辰的破山曉還一掌接著一掌的拍出,過分凝聚的龍神精血,力量太過龐大,儘管他肆無忌憚的打出破山曉,依舊是杯水車薪,這股力量似乎就要把夏辰撐破。

持續一分鐘,夏辰才停了下來,他大口大口的呼吸,儘力調整著真氣,拚命壓住那股即將爆發的力量。

血色,金光,逐漸散去,周圍的一切早已破敗不堪,慘不忍睹,尤其是夏辰周圍。

此時的夏辰,滿目的瘋狂猙獰,身體上滿是金色的裂痕,金色血液彷彿膨脹,隨時都可能爆炸。

查理斯同樣不好受,夏辰的力量,加上他瘋狂的進攻,他膨脹的肌肉已經被打穿,有的地方甚至露出白骨,駭人的很,不過對他而言也隻是皮外傷,很快便能恢複。

“夏辰!這就是你嗎?真的很強啊!你很好,我好久冇有這樣的感覺了!就讓我們瘋狂的,大戰一場吧!”查理斯的口吻有些享受,目光是癡迷的。

“夏辰,你是個強者,為了表示我對你的肯定,我會用我最強的一招,送你去死!”查理斯眼神收斂,認真說道。

夏辰冇有開口,眼神意味深長。

可江群卻不淡定了:“查理斯,你不能殺死他!我還有話要問!”

“閉嘴!再廢話殺了你!”查理斯猛地轉頭,目光狠戾。

霎時,江群身體劇烈一顫,感覺心頭被澆上刺骨的冷水,查理斯的瘋狂程度叫他不敢不信。

“夏辰!”楚欣然擔心的不行,要不是隊員拉著,她就要衝了上去。

“劉大壯!帶著所有隊員給我跑!誰也不許跟我廢話!要是還認我這個隊長,就給我聽從命令!”夏辰大喊。

這一句,楚欣然,劉大壯等人直接怔住了。

“所有人聽從隊長命令,走!快走!”劉大壯咬了咬牙,大聲吼道。

夏辰鬆了口氣。

“你也知道你要死了,所有在交代後事嗎?”查理斯微微一笑。

夏辰冇有說話,直勾勾的盯著他,眼神越發的狠戾和瘋狂。

突然,夏辰動了,伴隨著金光閃爍,他的身子驟然攢射出去。

查理斯臉色一變,看著夏辰那即將爆裂的身體,他意識到前所未有的危機感。

難道他要自爆?要和自己一起死?

隨即嘴裡還是念道著:“第二形態!散!”

話音一落,隻見查理斯整個人瞬間消散,整個人像是分解一樣,化作陣陣血霧,縹緲而不可捉摸。

混跡在這一片血霧中,確實難以捕捉,斬不斷,刺不穿,所有的攻擊在他麵前都會化為烏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