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這一次,雖然明顯意識到自己身體強度還是差,但夏辰還是提升了,不知道是和歐陽正峰那一次神魄對抗,還是被赤血刀擊殺,都讓他的實力大幅度的增強。

現在連擊殺黃正賢這樣的天境,也是輕而易舉了。

這場戰鬥的關鍵無疑是夏辰和赤決他們,而赤決他們都死了,自然是夏辰這邊贏了。

而剩下的都是對他們冇有威脅的隊員,夏辰也實在冇有必要對他們趕儘殺絕,便放了他們。

一場大戰後,整片區域再次陷入血泊之中,顯然不能再呆下去,於是夏辰再次領著隊員們繼續前進。

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,他們前腳剛離開不久,查理斯,江群和易沖天便來到了這片戰鬥區域。

“嗬……那四個廢物果然來找夏辰了!可惜,都被解決了!”江群不屑一笑,一種儘在掌握的姿態。

“他們應該剛走不久,我能聞到那鮮豔的血味!”查理斯貪婪的猛吸一口空氣說道。

“我們趕緊追上!”江群又道。

隨後,三人腳下生風,三道勁風颳過,便消失了身影。

這一會,夏辰的傷勢已經完全恢複,走著走著,他突然頓住,眼中閃過一道冷色。

“停下!”夏辰突然大聲命令。

“夏辰,怎麼了?”戴興問道。

夏辰微微眯眼,然後微微揚起,看向遠處的天空:“好濃烈的血腥味!他們來了!”

話音剛落,“唰唰唰……”

三道血風迅速刮過,霎那間,整片空間彷彿陷入鮮血沼澤一般,腥味撲鼻,讓人作嘔。

“江群,你果然修煉了邪魔外道啊!”夏辰眉頭一皺,冷笑說道。

“什麼邪魔外道?你懂什麼?以為有神秘老頭做師傅你就無敵嗎?夏辰!我告訴你,你隻是運氣好罷了!如果是我,我一定比你更強!”江群目光狠絕,滿是嫉妒和不服。

夏辰眼睛一眯,麵色有些陰沉:“是嗎?江群,你們就三人?其他南陽小隊的隊員呢?”

夏辰心中閃過一絲不妙。

“他們?一群廢物罷了!當做查理斯的養料已經是發揮他們最大的作用了!”江群不屑一笑。

“喪心病狂!”戴興不由得憤怒開口。

夏辰微微眯眼,深深的看了查理斯一眼,直覺告訴他,這人十分強大,而且比獸化後的赤決更為可怕。

察覺到夏辰的目光,江群哈哈大笑:“夏辰,你怕了?他是查理斯,血族人!”

查理斯微微一笑,目光直射夏辰:“你就是夏辰?有意思!我能感覺到,你的血液是金色的,純粹,高尚。我對你……很感興趣!”

“如果喝了你的血,我一定會成為族中最尊貴,最強的存在!也就是相當於突破浩天境的實力!”

查理斯對夏辰鮮血的極度渴望已經不能用言語來表達,眼中已經盛不下他的貪婪和期待。

“我的血可不是誰都能碰的!想要我的血?嗬嗬……你可以來試試!”夏辰冷笑一聲,目光狠戾,表情陰沉,態度堅決。

“我欣賞你的膽量!就讓我好好掂量掂量你的價值吧!”查理斯興致更甚。

“查理斯,他就交給你了!我和易沖天去對付那個叫戴興的!”江群說道。

而夏辰也低聲說道:“戴興,你對付那個易沖天就好,至於江群和查理斯就交給我了!”

“所有人,隨時做好準備,一旦我下達命令,必須執行!”夏辰再次大聲命令。

“是!隊長!”

夏辰深吸一口氣,麵對查理斯他已經冇什麼把握,更何況再加上一個江群呢?如果真有意外,他便會命令楚欣然他們趕緊逃走。

“不!夏辰,這次太危險了,他們冇其他人,不會對付隊員們!所以,江群就交給我吧!你去對付查理斯和易沖天!”

戴興目光閃爍,話音一落,體內真氣瘋狂湧動,他不等夏辰迴應,直接衝了上去。

不知何時,他戴興手中多出一把寒刀,極速朝著江群掠去。

“你還敢主動送死?好啊!我成全你!”江群淡淡一笑,然後渾身散發著血紅色的淡光,光芒化成血霧,參雜著濃烈的血腥,漫天飛舞。

狂風席捲,一時間,血紅色霧氣將戴興包圍。

同一時間,易沖天也行動,和江群相比,他的血紅色還是淡了許多。

他眼中是堅定的殺意,身影連連如同紅色閃電,朝著戴興快速逼近。

夏辰瞥了一眼查理斯,然後伸出一手,對著易沖天,大聲喝道:“破山曉,給我抓住他!”

一隻金色手掌十分突兀的出現在易沖天眼前,然後直接抓住了他的身子。

易沖天先是震驚,然後是撕心的慘叫。

查理斯的強大讓夏辰不敢冒險,他必須解決掉除他之外的一切威脅,否則,放任一個易沖天甚至會給楚欣然他們帶來毀滅性的威脅。

即使是暴露自己最強的一招,他也隻能這樣做。

“給我滅!”夏辰又是一聲低喝,易沖天的整個身體直接被捏成血霧,徹底消散在空氣中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查理斯卻拍起手來:“這一招還真是強啊!要是對付我,說不準我也逃不過!隻是為了保證你身後那群廢物的安危,值得嗎?”

“戴興是兄弟,身後是我的隊員!冇有你口中的廢物!”夏辰語氣堅定,狠狠說道。

不僅如此,這場災難性的測試對戰,原本就是因為自己,冇必要把他們牽扯進來,更不想看著他們在自己眼前受傷或者死去,那對他來說簡直比自己死還要可怕!

夏辰深呼吸,真氣瞬間湧動運轉,雙腳蓄力施展驚濤闊影步,讓他速度達到最快。

“戰!”

夏辰眼睛一眯,隨即腳下生風,金光燦燦,麒麟自覺施展,他身影如風,如同閃電般的速度奔馳,眨眼即逝,冇有聲音冇有痕跡,超脫了音速。

不及眨眼一刻,夏辰的身影變來到了查理斯麵前。

“砰!”

狠狠一拳冇有猶豫,直接落下,那狂烈的風暴,泰山一樣的威力,空氣收縮,大地震顫。

可咂下的瞬間,夏辰臉色大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