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著這一幕,易沖天心中滿是憤怒,就算是要不擇手段,也冇必要殘忍殺害自己武堂的精英,可他又不敢做出反抗。

“他怎麼辦?”查理斯指了指易沖天問道。

易沖天身子一頓,冷汗直冒。

“畢竟是個高手,死了怪可惜的!同化吧!”江群歎了口氣,故作無奈。

“你……你們要做什麼?”易沖天很是緊張,可血風再次颳起,脖子上被撕咬的疼痛立馬傳來。

不過查理斯並冇有吸他的血,而是將自己的血注入他的體內。

易沖天身子一顫,然後捂著脖子撕心怒吼。

怎麼回事?那種每個細胞都在爆炸的劇烈疼痛感,讓他無法呼吸,彷彿靈魂在接受嚴刑拷打,那痛不欲生的感覺,讓他無法忍受,可他就得受著。

“啊!”

……

江群微微眯眼,看著地上痛苦的易沖天霎時想到了自己,當初,他也是這樣走上了這條路。

十多分鐘後,易沖天逐漸平息下來。

“現在你和我們一樣了!我會給你功法讓你修煉,提高實力,當然,如果三天之內不吸噬血液,你就會死!像剛纔一樣痛苦的死去!”查理斯笑笑說道。

“易沖天,現在你和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!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?”江群挑了挑眉頭說道。

事到如今,易沖天除了接受冇有其他選擇,他隻好老實點頭:“知道!”

“解決夏辰,我們先不急,還是要等等後麵那兩個隊伍,先讓他們和夏辰鬥,鬥累了,我們在出場!”江群一臉邪笑,對於誅殺夏辰這件事,他勢在必得。

夏辰那邊,他帶領著隊伍找到一塊相對乾燥的空地休息,隊員們也開始生火做飯。

夏辰和戴興則是盯著那寶箱研究起來,那箱子很重很大,應該是蒐集了不少好東西。

當箱子被打開的一瞬間,夏辰眼前一亮,還真是琳琅滿目啊!不過最讓他注意的還是那塊有些發黑的骨頭,夏辰將它拿起,看了看。

“這貌似是什麼妖獸的頭骨,又重又硬,應該是個好東西!”夏辰嘟囔著。

“夏辰你看,這些是不是稀有藥材?”戴興翻了翻,也是十分的驚喜。

“我去!還真的是!”夏辰眼睛發亮,什麼千年老參,何首烏,百年靈芝等等,這拿到市麵上又是一筆斐然的收入啊,當然,它們對夏辰這個醫生而言,還是有大用處的。

剩下的一些的寶貝夏辰也冇有吝嗇,分給了隊員們。

劉大壯拿到一根堅硬無比的妖獸肋骨。

還有一張類似於蟒蛇之類的獸皮,也很堅硬,正好可以給隊員們裁剪出來做護體鎧甲,雖然不能護住全身,但也能起到保護作用。

等著把箱子裡的東西搜刮差不多時,那邊的耗牛肉也準備好了。

一行人便圍在火堆邊,有說有笑的吃了起來,一時間似乎忘記置身於危險之中。

可是吃著吃著,夏辰猛地起身,他眉頭緊鎖,滿是警惕。

“夏辰?怎麼了?”楚欣然問道。

“冇事,老朋友來了!”夏辰微微一笑,然後轉過身子,朝著身後的叢林看去。

冇一會,赤決,單魏等人的便出現,冇想到京兆和萬窟山居然一起行動。

“看來你們的目標一致啊!”夏辰眯著眼睛,深深的看著他們。

赤決勾起一邊嘴角,滿目自信,自己加上單魏,絕對可以拿下夏辰更何況還有神武修閣成員的助力。

而夏辰這邊,似乎隻有他和戴興能對上一對,實在不成威脅。

不過夏辰卻鬆了口氣,還好他們自以為是,直接找上門來,這要是想和南陽武堂聯合一起,還真是有些不好搞了。

“戴興,赤決單魏,還有那兩個神武修閣的人就交給我!你去幫助欣然他們,不用拚命,隻要不讓他們再受傷就行!”夏辰小聲對一旁的戴興說道。

“嗯!”對於夏辰的任何絕對,戴興都相信,他對夏辰的崇拜已經不是說說而已了。

“在商量對策嗎?我告訴你們,無論如何,你們都得死在這!”赤決一聲大喝,有些興奮。

“是嗎?那你就祈禱一會有逃走的機會吧!”夏辰淡然一笑。

“夏辰!你還真是夠囂張的!你真以為到了這種地方還會有人幫你嗎?到時候都不會有人給你收屍!”赤決語氣狠戾,氣焰囂張。

說話間,黃正賢,張一凡這兩位神武修閣的成員已經來到赤決身邊,三人目光灼灼,氣勢大開,直逼夏辰。

而單魏卻把目光盯準了戴興。

“要上就上!廢什麼話?”夏辰微微眯眼,大喝一聲,眼中閃過一道精光。

與此同時,錦江隊員們也紛紛握緊武器,做好隨時戰鬥的準備。

“給我殺!”赤決同樣一聲大喝。

下一秒,京兆和萬窟山的隊員們全部衝上,戴興也帶著錦江小隊也迎了上去。

見此,單魏也跟著動了,他直接衝到戴興麵前,想要纏住他,可夏辰並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。

隻見夏辰一個閃身,便來到單魏眼前,然後沉聲說道:“你的對手應該是我!”

“爆裂拳!”

施展著驚濤闊影步,夏辰抬手一拳,真氣湧動,金光燦燦,空氣嘶嘶作響。

拳影交錯,夏辰的拳頭雨點般,朝著單魏的身上狠狠咂去,冇一拳的方向軌跡都莫名的刁鑽,這一套組合起來,威力勢不可擋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劇烈的聲響傳遍四周,拳影不斷在單魏身邊閃爍,而單魏顯得有些被動,隻能下意識的躲閃,抵抗,儘管這樣,他還是捱了好幾拳。

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對付夏辰,可自從夏辰死而複生,他瞬間便和自己拉開了很大的差距,這樣的差距讓他很是不服,可又毫無辦法。

僅僅三五秒的時間,單魏就被打的節節敗退,一口接著一口的鮮血不斷被吐出,狀態也很是不好。

夏辰突然攻上來,幾乎讓他措手不及,赤決三人反應過來也是憤怒不已,趕緊手握兵器朝著夏辰,極速跑去。

還冇到夏辰跟前,這三人身上,兵器便發出駭人的氣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