隻是這稍稍的一個驚恐,就讓她胳膊中了一刀。

夏辰有些擔憂,剛要上前幫忙,孟偉衝了過去,因為來不及隻能用自己的身體擋住。

“孟偉!”楚欣然有些自責,但她來不及多想,手持武器,瞅準機會,直接貫穿敵人身體。

這一刻,她懵了,第一次殺人讓她臉色泛白,眼中透著恐懼。

又一個敵人衝了過來,孟偉及時用刀攔住,同時楚欣然也愣回了神,開始和孟偉一起對付。

在各個組長的命令下,隊員們默契配合,威力氣勢都增加了不少,殲滅了不少敵人。

而楚欣然也徹底拋開,陷入了瘋狂的戰鬥狀態,目光堅毅,殺不殺人,殘不殘忍,她已經完全適應了。

不遠處的夏辰和戴興皺著眉頭,略微擔心的看著他們,但同時心中也很是欣慰。

五分鐘左右,傭兵團已經被全部殲滅,當然,也有三個隊員被殺,剩下的大多也帶著傷,不過,經過這場戰鬥後,他們已經完全蛻變。

夏辰看著地上死去的隊員,無比的心痛,可他並不後悔,因為這是他們必須要上的一課。

“他們死了!把他們安置了吧!”夏辰沉聲道。

隊員們忙活了一陣後,夏辰便開始給他們治療,之前的瘋狂情緒也修煉平息下來,因為這裡稀有草藥多,夏辰治療起來也輕鬆,他們的傷口恢複的也很快。

輪到楚欣然,因為受的輕傷,夏辰把她放在了最後,她目光有些呆滯的坐在那裡,麵無表情,臉色有些發白。

夏辰慢慢走了過去,有些心疼的看著她。

誰能想到,那個備受尊崇的小公主會被逼到這種程度,她接受不了也是情理之中。

夏辰冇說什麼,隻是輕撫她的頭安慰著。

“嗚嗚嗚……”麵對夏辰的溫柔,楚欣然再也忍不住,直接撲進他的懷裡大哭起來。

“欣然,你要加油!”夏辰安慰了她一會,然後放開她,大聲命令起來:“所有人收拾東西準備離開!這裡血腥味太重,會引來妖獸!”

“是!”

“速度加快!你們現在是在逃命!都給我快點!”夏辰大喊著催促。

夏辰提著從傭兵團那裡得來的寶箱,領著他們繼續前進。

與此同時,南陽武堂那邊的情況同樣不好,他們冇走一會就遇到了龐大的野豬群,江群和其他神武修閣的隊員還好,能夠輕鬆應對,可普通隊員就冇那麼輕鬆了,有死有傷。

其中有兩個重傷的,直接就被其中一個神武修閣的易沖天給殺了,並且放話道:“在這種地方,重傷就等於死亡!帶著他們也是累贅!死,是最好的選擇!”

這一幕看的其他隊員滿是驚恐,一個個緊張到不行。

“大家再堅持一會,我已經察覺到錦江小隊的氣息!等我們找到了他們,把他們全部殺了,就好好休息!”江群大聲說道。

然後,他從懷裡掏出一個東西,猛地丟向天空,瞬間,一個紫色煙花綻放,同時,江群嘴裡念道著:“查理斯,快來找我!”

“什麼?查理斯?你認識查理斯?”易沖天滿眼震驚的盯著他。

江群得意笑笑:“不然你以為這第三項測試為什麼會設置在這裡?”

在這多樣的武修圈子裡,誕生了一個神奇的種族,血族,他們的祖先效仿吸血鬼來修煉,吸噬鮮血來提升自身的實力,也就是現在摒棄的邪魔外道。

但血族仍舊存在,隻是少部分,又不見光,查理斯就是其中一個,他們有些超越境界的實力和強大的恢複力,隻要有鮮血就能不死不滅。

江群也是偶然一次機會結識了查理斯,因為他的強大,江群也被引上這條吸血修煉的道路。

很快,一陣極其刺鼻的腥臭味籠罩了江群他們所在的區域,這強烈的味道十分噁心,讓人頭暈目眩。

可江群卻是眼前一亮,他知道,查理斯來了。

“江群,你可算來了!”一陣縹緲陰森的聲音傳來,一個人影也出現在他們麵前。

查理斯**著上半身,皮膚白如麪粉,一雙眼睛血紅到發光,他指甲尖尖的,看起來很是鋒利,還有一顆不大的尖牙,看起來就是吸血鬼一般。

他渾身散發血氣,噴泉一樣湧泄而出,被這種氣息壓製著,讓其他隊員都有些難受,就連易沖天也是緊張的要死。

突然,查理斯動了,那速度快到叫人驚顫。

“等等查理斯……”江群意識到他要做什麼。

隻是話音未落,南陽武堂的兩個隊員就已經查理斯控製住,那兩人脖子上鮮血淋淋,肉眼可見,那兩人直接被吸乾了。

這一幕嚇壞了不少人,甚至有的當場暈了過去。

“你乾什麼?”易沖天十分憤怒,似乎想要動手,。

可下一秒,他隻覺得一陣微風劃過,他整個人便一動不動,他分明是感受到了那陣異常冰冷的溫度和那刀鋒一樣的指甲,抵在他的脖子上。

“行了查理斯!”江群皺著眉頭,臉色有些不好看。

查理斯冷笑一聲,鬆開了易沖天,然後又道:“江群,你還是那麼小心翼翼!隻有你徹底的瘋狂無所顧忌,才能做到喪失人性,成為真正的血族人!”

“先不說這個,我想讓你幫我殺個人!叫夏辰,高級武家,雖不是天境但……我不是對手!”江群沉聲道。

“哦?連你也打不過嗎?”查理斯眼睛一眯,似乎來了興致。

“我想你應該對他感興趣!他有神魄,而且血液奇特,還有著超強的恢複力!”說著,江群勾起一邊嘴角。

“我確實很感興趣!”查理斯笑了,甚至忍不住的嚥了咽口水。

“我已經知道了夏辰的位置,隻是帶著這幫廢物實在耽誤時間!”江群厭惡的瞥了一眼其他隊員,吐槽著說道。

“江群你……”易沖天看出了江群眸子中的冷色,很是惱怒。

“懂了!”查理斯勾起一邊嘴角,隨即身子再次動了。

一陣劇烈的血風颳過,隻是一分鐘左右的時間,所有隊員全部倒下,各個被吸乾鮮血,隻剩一層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