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必須做到比他們還狠!能殺的就殺,實在殺不了的就跑!還有,絕對禁止單獨行動,凡事需要聽我指揮,明白嗎?”

“是!隊長!”

其實對於這第三場比賽,夏辰多少猜到是針對自己的,未必,他也是做了不少的準備。

威家,嗬嗬,這一趟之後,我要滅你滿門!

因為多可亞濕地地理位置特殊,直升機也是飛了好久,隊員們也是昏昏欲睡的狀態。

大概三個小時後,直升機才停了下來,隊員們整理好裝備,便下了飛機。

“這裡空氣還真是不錯!”楚欣然剛下飛機,就伸了個懶腰。

“的確,這裡氣候濕潤,樹木茂密,花草也多,空氣自然好!”夏辰笑笑。

“可是這裡冇有路啊!我們要往哪裡走?”

“是啊,到處都是綠茵茵的一片,東南西北也分不清,就算有地圖也很難跟著走!”

隊員們發出疑問。

夏辰深吸一口氣說道:“隻能憑感覺了!對了戴興,其他武堂跟咱們的路線一樣嗎?”

“嗯!而且距離,目的都一樣,很難不碰到他們!如果真遇上,怕是又多了一種麻煩!”戴興迴應道。

“全部都有,按方形矩陣站好!張天偉,李強,劉向東和孟一偉分彆站在四個拐點處!其他人由內到外,按實力從弱到強站好!”夏辰皺著眉頭,一臉嚴肅的高聲命令。

隻有這樣,才能儘可能的減少傷亡。

夏辰,戴興和楚欣然則是並排而行。

剛剛進入叢林,陽光便被高大的樹蔭擋住,空氣潮濕也擋不住這裡的燥熱。

這裡的植物奇奇怪怪,各種各樣,很是奇特,高的有一百多米高,灌木叢也是到腰的位置。

而在夏辰眼中,紫藤花,鳶尾草,安南木,沉香木,天寶靈芝……

才這麼一會,夏辰就碰到這麼多稀有珍貴的藥材,要不是因為拿不下,冇有精力,夏辰一點都不想放過。

“啊!”楚欣然一聲尖叫,直接撲進夏辰懷中。

這柔軟的身段,淡淡的清香,讓夏辰身子一顫。

而此時,楚欣然的一隻手臂正纏繞著一條翠綠的小蛇,不大不小,卻很嚇人,因為渾身翠綠,還真是很難發現。

見狀,夏辰一把擒住小蛇,再用力一丟,小蛇便不見蹤影。

“冇事了!”夏辰輕聲安慰,然後又大聲說道:“大家也都小心一些!這裡或許隱藏著一些蛇類,很有可能有毒!”

楚欣然臉色紅潤,有些難為情,可她又一直挎著夏辰的胳膊不肯撒手:“隊長,我害怕!”

說到底還是女孩子,都會怕一些蟲蛇之類的東西。

這樣走了一段時間後,前麵出現一條河流,河流不寬也不深,隻是河水渾濁,看不清裡麵有什麼東西。

夏辰舉手,示意隊伍停下,他皺著眉頭,盯著這條河流,總覺得不簡單。

“怎麼辦夏辰,要不要渡河?”戴興也猶豫著。

可還冇等夏辰開口,楚欣然卻突然暈倒了,夏辰見狀趕緊扶住她同時心中滿是疑惑,他趕緊拿出銀針,開始施救,卻發現楚欣然的手腕處發黑,還有一個血紅色的小孔。

夏辰身子一頓,緊接著,他的腳邊開始湧動一群黑色螞蟻,螞蟻個頭有些大,足足有指甲大小。

“是黑齒蟻!大家快渡河!彆被它咬了,有毒!戴興!帶著他們渡河!”夏辰驚恐大吼,同時抱起楚欣然緊跟其後。

眼看著就要被追上,夏辰冇辦法,隻能揚起一拳。

“轟!”

隨著金光一閃,一群黑齒蟻直接被這道金色氣勢震殺,可緊接著又來了一批,夏辰見冇完冇了,隻能繼續渡河,可……

“啊!”

“啊!”

……

又是接連幾聲慘叫,正在渡河的幾個直接暈倒在河裡,後麵的幾人見狀也不敢再過。

夏辰眉頭皺的很緊,前後夾擊的被迫感讓他心中鬱悶。

“扶著她!”

夏辰冇辦法,將楚欣然交給其他隊員,又轟出一拳擊殺爬開的一群黑齒螞蟻,緊接著直接跳入河中。

隻是在他進去的那一刻,他的身子猛地一個抽搐,他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。

是電!被電擊了?難道這河裡有電鰻之類的東西?

夏辰來不及過多思考,強忍著電流入體的疼痛,強行催動勢和神魄,然後開始尋找……

突然,他身子一頓,找到了,那三條電鰻一樣的東西正纏繞著他的三個隊員。

他的眼中瞬間閃過一道殺意,與此同時,他拿出早就備好的一把短刀,同樣閃電一般的速度迅速飛出,咻咻……

下一秒,直接刺入河中,然後,三股血色翻騰而出,那東西死了,河水裡的電流也修煉消散。

“快渡河!”夏辰趕緊大喊。

終於,所有人都順利渡河,隻是那三個被電的隊員卻還在昏迷中。

“隊長……”劉天偉的麵色凝重,突然開口:“他們……冇呼吸了!”

同一時間,夏辰的臉色也陰沉到了極點,但他知道,現在不是發泄情緒的時候,他深呼吸,調整心態,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然而他開始儘力救助幾人,先用銀針護住,然後速度按壓胸口,好一會,幾人才恢複心跳。

夏辰也鬆了口氣:“還好……大家先原地休息!等我把楚欣然解毒,我們就準備餐食。”

隊員們紛紛坐下,恢複體力。

夏辰也投入在給楚欣然解毒中。

就這麼一個上午就經曆了生死,這多少有些影響到他們。

楚欣然醒後,也是害怕的流出了眼淚。

“都給我振作起來!想一想開始你們是怎麼說不怕的?這才走了十分之一就要放棄嗎?我早就說過了,你們必須做好隨時赴死的準備!彆告訴我你們怕死?錦江武堂的精英從不怕死!”

夏辰激勵著他們。

“對!從不怕死!”戴興也跟著迴應。

“當然,我並不打算讓你們死在這裡!真有什麼事,就是你們隻有一口氣我也不會放棄你們的!所以,我要你們打起精神,要你們和我一起麵對接下來的危險!可以做到嗎?”夏辰又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