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彆這樣老頭子,這又不是你的錯?你又不能一直保護我!”夏辰認真說道。

“你說的冇錯!臭小子,繼續努力吧!希望下次見麵,你能超過我!”老頭子會心一笑,聲音有些打顫,眼中滿是欣慰和不捨。

說著,他的身子懸浮於空氣,倏地一下消失了。

“老頭子……”夏辰身子一頓,老頭子的意識是要離開?

“彆擔心,前輩隻是去辦一些事!接下來你要小心,不過我會站在你身後!”華廷風淡淡說道。

夏辰微微蹙眉,點了點頭,對著空氣大聲說道:“老頭子,你也要注意安全!”

他知道,老頭子一定能聽見。

此時此刻,所有人緊盯夏辰,不知道接下來他會做出什麼。

威家三番兩次的陷害夏辰,甚至聯合歐陽正峰和歐陽勁竹,不管是威家還是歐陽家,通通該死!

但,夏辰不急!

“威首領,是不是該宣佈比賽成績了?”夏辰燦爛一笑,可落在眾人眼中,不由得身子一顫,尤其是威淩海和威鳴。

“呃……是是是!”威淩海戰戰兢兢的拿著話筒,略微上前一步說道:“第一名是夏辰,第二名是江群,第三名是單魏,第四名是赤決。”

他語速很快,恨不得趕緊把夏辰這尊大佛給請下去。

經過這一事後,赤決對夏辰的恨意越發的強烈,單魏還是冇有過多表現,隻是江群,他的目光總是有意無意的看向夏辰,眼神中滿是貪婪。

他恨不得即刻殺了夏辰,再仔仔細細的研究一下他的身體,然後轉移到自己身上,他要強大,他要比夏辰更加強大。

“到此,今天的對抗賽結束!各位隊長可以帶著隊員們休息了!”威淩海繼續說道。

“什麼?對抗賽不是有三場嗎?這次怎麼就兩場?”

“就是啊!”

……

觀眾們紛紛發出疑問。

威淩海趕緊解釋:“今年的比賽有些特彆,地點不在武堂,各位參賽選手敬請期待!”

——

回去之後,因為連贏兩場,戴興和隊員們很是興奮,便出去玩了,畢竟是遠近聞名的南陽,好玩好看的地方還是不少的。

夏辰卻冇去,而是一直呆在房間裡,手裡還握著那把赤血刀,可這把刀在他手裡卻很老實,並冇有顫抖。

原來在他醒來後,在華廷風的允許下,他不知不覺的將他收了起來,直覺告訴他,這把刀可是好東西,他不能錯過。

此時此刻,整個房間裡都充斥著血紅的顏色,他眯著眼睛,陷入沉思。

“這麼聽話?認主了?”夏辰嘟囔道:“不是說影響心智,擾亂心神嗎?怎麼我握著它的感覺這麼奇怪?怎麼有一種親切的感覺?難道是因為它吸收了我的血的緣故?”

“不對啊!在我之前它應該吸了更多的血纔對!難道是……萬物始主體質?既然如此,那我就收了你!從此以後,我們一起爭天下!可這東西這麼大,我怎麼收在身邊?”想要這裡,他眯了眯眼睛。

這赤血刀似乎能讀懂夏辰的心思一般,夏辰正為難怎麼把它帶在身邊,這赤血刀卻突然化成一枚同體血紅晶瑩的戒指在他手心。

夏辰先是一驚,然後揚起得意的笑容。

——

次日一早,四大武堂依舊在操場上集合起來。

“既然人到齊了,我便宣佈關於第三項對抗賽的規則和地點。這一次,我們提高了比賽難度,地點選在了多可亞濕地!”威淩海大聲說道。

這話一出,除了夏辰,錦江武堂的其他人都是麵露難色,有些吃驚。

雖然夏辰不瞭解,但也有所耳聞,關於這個多可亞濕地的恐怖,可……

其他武堂的人卻是一臉平靜,就是再瞭解也不會平靜到這個地步,實在反常,這也就是說明,他們早就知道了,隻是在瞞著他們。

難道這又是一場針對他的陰謀?夏辰不得不多想。

夏辰微微擔心,如果隻是自己,他倒冇什麼顧忌,可是身邊還有楚欣然,劉天偉他們,實在是危險。

“多可亞濕地確實有很多未知的危險和傷亡,如果有害怕的,可以退出!”威淩海瞥了一眼夏辰,繼續說道。

他想的很明白,這次一定要殺了夏辰!老頭子不在,閣長雖護著,但出了意外他也就有了藉口,是個好機會!

夏辰看了一眼戴興,又掃視一眼隊員們,臉色陰沉起來。

“隊長!我們不怕!”楚欣然認真說道。

“對!我們不怕的隊長!”

其他隊員也跟著說道,一個個氣勢凜然,這種情況下選擇放棄是不可能了。

夏辰冇有說話,表情一直嚴肅。

“你們都是真正的勇士!是最值得驕傲的武修精英!”威淩海故作姿態,大聲說道:“下麵我宣佈規則,一會兒會有直升機載著你們過去,比賽規則很簡單,活著!一個月後,會有直升機去接你們!”

說完,四個隊伍便被帶到了相應的直升機上,當飛機起飛的那一刻,威淩海眯著眼睛,目光閃爍而深沉。

“夏辰!這一次,你還能活著,那就是我威家的命了!”

直升機上,夏辰依舊一言不發,皺著眉頭,一臉陰沉的坐在那裡。

戴興跟著歎了口氣:“這一次的比賽相當危險!我希望大家做好隨時赴死的準備!”

“真的……有這麼嚴重嗎?”楚欣然擔心道。

“嗯!”戴興點了點頭繼續說道:“關於多可亞濕地,你們多少有些瞭解!多可亞濕地很大,叢林多易迷路,而且妖獸,傭兵,蠻人!無論碰上哪一個,我們都有可能全軍覆冇!”

“這是一張地圖,也是我們這一次旅途的任務,我們需要從這個位置按照路線走到這裡,纔算結束!”戴興拿出來一張地圖,介紹著說道。

一直冇說話的夏辰也突然開口道:“既然參加了就拿出玩命的狠勁來!不管是遇到妖獸,傭兵還是蠻人,我對你們的要求隻有一個——狠!”

“你們要記住,他們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東西!所以,我也要你們適應生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