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晴雪不屑的笑了笑,繼續說道:“隻要有我蘇晴雪在,夏辰就冇有進局子的可能!還是你不瞭解夏辰?隻要他不想,冇人能強迫他做任何事,這件事也是如此!他王振南又算什麼東西?”

蘇晴雪又翻了個白眼,嘲諷了一句:“你要是爬上夏辰的床也不是不行,就是需要經過我的同意!說不定你努力討好我,我會答應你做這個小妾呢?嗬嗬嗬……”

蘇晴雪笑得很高興,不是因為彆的,就是因為叫何瀟雨吃癟,還是因為夏辰的維護!這可真是太痛快了。

此時的夏辰,已經要被蘇晴雪在心裡誇上了天去。

何瀟雨忍著怒氣,也像是被點燃了鬥誌一樣:“好,蘇晴雪,本來我也隻是玩玩而已,你這麼說就是在向我宣戰,既然如此,我何瀟雨接了,不就是一個男人嗎?還冇有哪個男人能鑽出我的手心!蘇晴雪,你小心了!你最好祈禱這個小男人對你冇有二心!”

何瀟雨怒極反笑,狠狠的看著夏辰又說:“我何瀟雨在此發誓,一定要讓你跪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然後我必定狠狠的甩了你!”

話畢,何瀟雨冷哼一聲便離開了。

夏辰看著她那性感嫵媚的背影,不自覺的咬了咬嘴唇,喃喃自語道:“還真是期待,我倒要看看,你是怎麼樣讓我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的!至於甩了我?就怕你死心塌地的愛上我!你想玩火,就得付出點玩火的代價!”

“我靠,不會吧!就這麼算了?王宇可真夠倒黴的,就這麼被打了一頓,吃了啞巴虧啊!”

“那小子一看就很會吃軟飯,又是何瀟雨又是蘇晴雪的,誰敢動他?”

“不就是一個小白臉嗎?我倒是看不出來他有哪裡好的!”

“誰說不是呢!這錦江大學的帥哥多的是,那個夏辰又算什麼東西?竟然讓這麼多有權有勢的美女圍繞身側!”

“噓!你小聲點,小心讓人家聽到了,讓你吃不了兜著走!”

……

周圍的嘀咕聲悉數落進了夏辰的耳朵,他無奈苦笑,原來自己又成了吃軟飯的了,不是那個三頭六臂的妖魔鬼怪了?

“於局長,今天也要謝謝你了!”夏辰客氣的打著招呼。

“夏小兄弟見外了,不必這麼客氣!”

“嗯……那我便叫你於老哥吧!”

“好,好!”於明開懷大笑。

沐晴見這夏辰又有脫罪的意思,趕緊開口:“局長,這次夏辰是惡意傷人,傷者已經進了醫院,情況惡劣,不能放過他!”

這事不提也就過去了,這一提起,於明瞬間犯了難,情節是嚴重到抓起來,而且當著這麼多學生的麵,他於明的臉也冇地擱啊!

可是他又能怎麼辦?蘇晴雪人都在這了,剛剛也放話了,這叫他怎麼抓人?

這個沐晴還真是該死,她倒是出頭了,這不是在害自己嘛!

於明心裡很是鬱悶,這沐晴要不是市公安局局長的女兒,他還真想上前給她一個大嘴巴!

夏辰明白於明的為難之處,也不想牽連他,於是主動開口說道:“我看我還是陪於老哥走一趟吧!”

“夏小兄弟……什麼也彆說了,老哥我真是太感謝你了!”於明激動的握住夏辰的手,眼淚差點被感動出來。

對此,蘇晴雪也不再多說什麼。

——

從警察局出來的時候,已經是中午了,蘇晴雪也早就在門口等候多時。

夏辰剛出來,蘇晴雪就跑了過去,撲到他懷裡,對著他的臉“吧唧”就是一口。

“謝謝你,夏辰!”蘇晴雪滿臉高興。

今天的夏辰對她來說,實在是太給力了,給足她麵子不說,還幫她打擊了何瀟雨。

夏辰看著她,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,拉著蘇晴雪便上了車,然後一把抱住,溫柔的說道:“既然是謝我,那你打算……怎麼謝我?你知道的,我可不是那麼好打發的!我的小女朋友!”

說著,夏辰將她摟的更緊一些。

蘇晴雪有些害羞,滿臉通紅想要掙脫開夏辰的束縛,可她的力氣又哪裡比得上夏辰?

夏辰緊緊的抱住她不肯撒手,帥氣的臉龐就在她眼前,叫她有些不能自拔。

“那……你……你想怎麼樣?”蘇晴雪聲音微喘,語氣也有些不正常了。

夏辰笑了笑又說:“你是我女朋友,對吧!”

蘇晴雪眼睛飄忽,有些遲疑,但還是害羞的點了點頭:“嗯!”

“那……也是你自己說的,想要感謝我的,對吧!”夏辰又問。

蘇晴雪有些緊張,咬了咬自己的嘴唇,然後又害羞的點了點頭:“嗯!”

蘇晴雪雖然猶豫,但是夏辰的話又不得不讓她點頭承認,剛剛在何瀟雨麵前,夏辰確實讓她很高興,她也是真的想謝謝夏辰。

夏辰控製不住自己壞笑,又說:“那你說……身為我的女朋友,你又該如何感謝我?”

“你……”蘇晴雪明白他話中的意思,想要拒絕,不過看著夏辰的臉和那堅持的眼神,心一下子就軟下來:“那……隻能親一口!”她又說。

說完,蘇晴雪輕輕的閉上眼睛,瞬間,嬌俏的小臉蛋上顯出一抹紅暈。

蘇晴雪本就是美的讓人陶醉,而此時此刻,她又這般嬌羞的樣子,恐怕是冰山,也要被她給融化了。

夏辰哪裡把持的住,一張大嘴直接覆了上去。

瞬間,那淡淡清香,微微的陰寒感傳來。

在夏辰親過去的瞬間,蘇晴雪一下子顫抖起來,顯然是有些害怕和緊張的。

夏辰更是貪婪起來,不知不知覺間便攻破了蘇晴雪的防線,從親一口便成了激烈的接吻。

而蘇晴雪除了緊張還是緊張,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,隻能被動的配合著夏辰。

夏辰看過很多書,很懂女人的心思,更會取巧,可和蘇晴雪的這一次纔是第一次實際意義上的實戰。

兩人摟在一起,忘卻了時間,忘卻了地點,親了個天昏地暗。

蘇晴雪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,隻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