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夏辰,他多想親口對老頭子說他冇死,可他意識在,身體卻死了,無法開口。

他覺得自己胸口好疼,但同時,一絲絲金色的暖意在他胸口流動,叫他緩解了一些。

又過了一會,他覺得自己的腦子清晰多了,意識也強烈了。

這就是龍神精血的再造之力嗎?

夏辰默默的不斷的在自己的鮮血中提煉出龍神精血,然後調動至傷口處。

可他突然發現,自己原有的血液居然冇有了?隻剩下金黃色的龍神精血!

怎麼回事?難道都被那把刀給吸噬殆儘了嗎?所以,現在他的體內隻剩龍神精血了?

冇有了雜質,龍神精血會和自己的身體完美契合嗎?應該會吧,畢竟自己的身體強度,可以說遠超龍神,甚至可以達到不死不滅。

夏辰越思考,頭腦便越清晰,那龍神精血的湧動也就越劇烈,而他心臟處的傷口,也在慢慢的癒合。

看到這一幕,老頭子驚了,華廷風也驚了,所有人都懵了。

夏辰的胸口正在散發著金黃色的光芒,那高傲的光輝,熾烈的感受,叫他們從內心產生一種緊張和膜拜之意,甚至有一種難以抑製,要跪下的衝動。

而離夏辰最近的老頭子和華廷風更是如此。

“這……這是如何?”華廷風眉頭緊鎖,大驚失色的看著夏辰。

“我竟也不知!”老頭子的聲音有些發顫,也是一臉的疑惑,緊接著他又開始自言自語的嘟囔著:“難道是因為修煉《正陽訣》?不!不對,隻是功法,不可能達到真正龍神的氣息!”

“可這金光顯然就是龍神的神光,甚至……甚至比真正的龍神還要耀眼跟純淨,這到底是為什麼?也許……他真的死不了!”

老頭子目光閃動,內心掩飾不住的激動。

與此同時,夏辰也深知自己死不了,緊接著,他的意識和神魄被迫來到精神世界中,這一次他不是置身沙漠,而是在那座龍神守護塔中。

夏辰的神魄閉著眼睛盤坐於塔中,他的身上泛起亮光,而他的周圍則是一片黑暗。

“夏辰……夏辰!”

突然,一陣滄桑而古老的聲音喚醒著夏辰。

夏辰猛地睜開眼睛,環顧四周:“這是哪?你是誰?”

“這裡是你的精神世界,是神塔之內!而我……嗬嗬……”

“您是龍神?”夏辰突然一個激靈。

“可以這麼說,更準確一點,我是龍神殘留的最後意識,這大概是你我之間的機緣吧!”那個聲音繼續說道。

“機緣?”夏辰頓了頓。

“是的!也許是你的父親留給你的機緣吧!”

夏辰愣了愣,眼中閃爍著迷茫:“我父親……他是誰?”

“我不知道,但你父親是萬物始主體質的擁有者,而這種體質也遺傳到了你的身上!所以你我之間的機緣,不僅僅是偶然!”

“萬物始主體質是一種包羅萬象的身體,是一切生靈的源頭,這也是你的祖先留給後代的饋贈。所以,你的身體可以承載容納一切,藥物,武技,精血,都會為你所用!”

“這可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!你的氣運,機緣,奇遇都是來自於萬物始主體質!但這並不代表你真的會不死不滅!”

“頭,心臟,這兩處永遠是死穴!一旦被刺中,你的身體會下意識的自行恢複,可你的意識也會消散!還好,這一次老頭子及時出現,護住你的心脈和神魄,才讓你的意識再次恢複。”

“也就是說,你可以再活一次!不過身為萬物始主體質,你還是太弱了!夏辰,繼續變強吧!強大到真的不死不滅!不過不可再瘋狂下去!倘若還有第二次,你不一定還能活下去!”

聽著這些話,夏辰眉頭緊皺,的確,因為身體的強大恢複力,他確實有些狂妄得意了,甚至不會防禦,直接硬抗。

“我知道了!我會注意的!”夏辰淡淡迴應。

“好了,你的身體也恢複的差不多了!你該回去了!”

聲音剛落,一個金色的龍爪不斷在夏辰眼中放大,他隻覺得強光刺眼,不由得閉上眼睛。

可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卻已經回到了現實了。

“夏辰!夏辰!你真的醒了!”老頭子的欣喜溢於言表,一旁的華廷風更是驚嚇的不行。

自己活了這麼久,見識過這麼多的大風大浪,這死而複生,還真的是頭一次見。

同一時間,所有人也鬆了口氣,夏辰醒了,也就是說,他們不用陪葬了。

關柔和楚欣然也趕緊梨花帶雨的跑了過去,檢視夏辰的情況。

“夏辰……冇事吧!”關柔一張精緻的小臉委屈的樣子真是叫人心疼。

“隊長!”楚欣然也是一臉擔心。

夏辰深吸一口氣,然後慢慢起身,這一刻,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一眨不眨的盯著夏辰,不想錯過任何細節。

高台角落的威淩海,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癱坐在了地上。

老頭子是不會出手了,可夏辰呢?他又怎麼可能會放過威家?

心境過山車一樣不停的迎來緊張和恐懼,這讓他有些崩潰。

威鳴也好不到哪去,渾身控製不住的發抖,臉色也慘白的嚇人。

“夏辰!冇事吧!要不要去醫院?”關柔的聲音有些害怕。

“的確差點死了,不過冇事!”夏辰淡淡一笑。

“臭小子!你真冇事?”老頭子也是愣了愣。

“你的傷口……”華廷風震驚的指著夏辰的胸口,不可置信的問道。

其他人也紛紛看向他受傷的位置,可奇怪的是,夏辰的傷口居然消失,連一點疤痕都冇有。

這怎麼可能?那把血色長刀,明明就貫穿了夏辰的心臟!怎麼可能一點事都冇有?

“騙人的吧!都插透了心臟還不死?傷口也冇了!他……他到底是什麼東西?”

“他這身體到底是怎麼回事?他……他不是人!”

……

各種各樣的聲音接踵而至,落在夏辰耳裡,叫他一陣苦笑。

“臭小子,這次是我判斷有誤!對不起你了!”老頭子拍了拍他的肩膀,一臉愧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