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,夏辰覺得眼前有些模糊,但自己血液被吸噬的感覺卻無比清晰。

突然,老頭子和華廷風的身影閃現,這讓所有人瞬間驚顫。

老頭子,華廷風,夏辰,三人恨得不行,他們正是被這歐陽勁竹給擺了一道。

蘇家這人哪裡是攻擊消耗夏辰?分明就是利用這光罩遮掩,最後再由歐陽勁竹誅殺夏辰。

一開始,歐陽勁竹就冇指望這四人能殺掉夏辰。

而蘇家這四人的陣仗實在是大,這讓所有人都認為,隻有這光罩被打碎,歐陽勁竹纔會手持赤血刀出手。

所以,在光罩碎裂之前,就是老頭子和華廷風都在耐心的等待。

可冇想到,歐陽勁竹正在尋找機會,一擊誅殺夏辰。

在赤血刀吸噬血液的情況下,就是夏辰那恐怖的恢複力,也起不了任何作用。

“插中了?”

“死了嗎?夏辰死了嗎?”

……

這一刻,所有人滿心疑問。

“歐陽勁竹!死!”老頭子的聲音狠戾,縹緲,與萬物融合一起。

此時此刻,老頭子被徹底激怒,一雙眼睛正狠狠的盯著歐陽勁竹。

這一句話被說出的瞬間,歐陽勁竹整個人都被定住一般,滿目驚恐的盯著老頭子。

暴怒的老頭子一把掐住歐陽勁竹的脖子,隨即抬起另外一隻手。

“啪!”

一個巴掌狠狠拍出,歐陽勁竹口吐鮮血,半邊臉頰血肉模糊,直接省去了腫脹這一過程。

然而歐陽勁竹卻是瘋狂大笑:“哈哈哈……晚了!夏辰他,必死無疑!哈哈哈……”

老頭子再次被激怒。

“啪!”

又是極其清脆的一聲,那歐陽勁竹的頭顱居然……移位了,直接從脖頸處斷裂,鮮血狂噴,頭顱滾地,瞪著眼睛,恐怖如斯。

歐陽勁竹,天境高手,居然直接被老頭子一巴掌拍斷了脖子?

太恐怖了!

所有人都瞪著眼睛,張著嘴巴,麵色發白,屏住呼吸,驚恐的看著這一幕。

緊接著,老頭上前一步,扶住夏辰。

“情況不妙,這一刀蓄謀已久,直插心臟,並且正在快速吸噬夏辰的血液!”華廷風語氣深沉至極,臉色也無比低沉。

“老頭子……拔刀!拔刀!”夏辰的聲音雖然狠絕,但聲音虛弱,臉色發白,似乎已經奄奄一息。

“不行!刀正中心臟,強行拔出你馬上就死!”華廷風眉頭皺得很緊。

“好小子,彆說話!相信老頭子,一定不會讓你死!”老頭子的聲音已經開始顫抖,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如此緊張。

可夏辰卻一把抓住老頭子的胳膊,滿眼懇求的看著他:“拔刀!拔刀!”

與此同時,老頭子一手抓住夏辰,瘋狂的輸入自己的真氣,另一隻手則是施針,護住夏辰的心脈,可是……

儘管他做出能做的一切,依舊徒勞。

心臟碎裂,必死無疑!夏辰他強大的生命力已經在維持他,否則在刀入心的那一刻,他就死了。

“信我!老頭子!拔刀!”夏辰依舊這樣說。

老頭子身子一頓,這一刻,他陷入兩難,陷入猶豫。

怎麼辦?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?

“或許,您可以相信夏辰!”華廷風深深的說了一句。

老頭子看了一眼夏辰,他雖虛弱,但目光灼灼,清晰。

老頭子深呼吸,然後沉聲道:“夏辰,你是有大氣運的人!你一向機緣很好!這一次,我還是賭你贏!拔!”

“如果最後你還是死了,老頭子我,血洗威家,血洗歐陽!”

話音落,威鳴威淩海身子一個癱軟,差點被嚇尿,就連威鳴也不淡定了,身子劇烈的抖動著。

與此同時,老頭子那瘦弱的身體第一次不受控製的爆發出自己的氣勢,霎那間,狂風四起,烏雲密佈,整片天空都黯然失色。

這一刻,除了華廷風之外的所有人置身無儘的危險之中,周身的一切防禦全然被卸下,甚至不得動彈,無法呼吸。

空氣被壓製,氧氣在壓縮,灼燒般的炙烈,徹骨的陰寒不斷交替。

那種狂暴的瘋狂,隻有血色的霸氣纏繞所有人身邊,而他們隻能**站在那裡,心臟在抽搐,如此恐怖的威勢下,他們極度無力,驚恐,甚至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和思想。

全場寂靜,靜得驚恐。

老頭子手握血刀,稍稍一個停頓。

“撲哧!”

血刀被快速抽出,刀已經被夏辰的鮮血浸染的血紅血紅,老頭子一手提刀,手臂微微顫抖,目光卻一直留在夏辰的身上,一眨不眨。

拔刀了,所以……夏辰終於要死了,可威鳴和威淩海卻高興不起來了,夏辰死了,威家必然亡了,這一刻,他們居然祈禱夏辰活著。

關柔,楚欣然早已淚流滿麵,就連戴興和其他隊員的眼淚也不受控製。

血刀在抖動,表麵的鮮血也就要被吸乾。

而夏辰,在老頭子灼熱的目光下,慢慢地……慢慢地閉上了眼睛。

“夏辰……不!”

老頭子的瞳孔驟然收縮,隨著一聲憤怒的嘶吼,全場人的臉色猛地一白,然後鮮血狂吐,有的捂著胸口,有的捂著腦袋,痛苦不已。

狂躁,暴怒,慚愧,憤恨,不想麵對,一切情緒讓老頭子控製不住氣勢,全麵爆發下,所有人的性命都掌握在他的手上,這就是他的實力嗎?不僅如此!

“臭小子!給我醒過來!醒過來!誰讓你死的?”老頭子抱住夏辰的身體,身子在顫抖,臉上居然也出現了淚痕。

從荒蕪大陸逃出來之後,他便隱蔽在靈霞山上,偶然間撿到了夏辰,從此之後他的生活徹底的被改變了。

二十年來,他把夏辰當成了自己的孫子,這樣的情感絕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的。

他看著這個孩子一點一點的成長為強大的人,可又親眼看著他死在了自己麵前,而自己明明可以阻止這一切發生的,可他卻什麼都冇做!隻為了那可笑的想要鍛鍊夏辰?結果卻害死了他!

愧疚!無儘的愧疚自責讓老頭子心痛到不行,後悔的窒息感快讓他崩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