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這次一舉拿下他們,這對南陽蘇家也是重大打擊,一舉兩得。

“殺!”歐陽勁竹大手一揮,當即命令。

與此同時,那四人提起拳頭,擺出氣勢,四種極致的氣息驟然噴發出來,朝著周圍擴散。

“一起上,要不擇手段的殺死他!”歐陽勁竹大聲吼道。

刹那間,四人身上發出耀眼的光芒,宛如夜間的霓虹一般閃亮。

緊接著,四人一同高聲咆哮,體內真氣源源不斷的拚命湧動著,與此同時,他們身上的光芒越發的凝重緊實,形成了一個球狀罩體,並快速膨脹起來。

幾秒鐘後,四人的光罩大到觸碰在一起,霎時,開始快速融合,光芒更加刺眼,以夏辰為中心的整個空間內,都被籠罩。

這樣奇特的場麵隻是幾秒鐘便全部完成,而夏辰的身影早已冇入其中。

不少人跟著緊張,跟著期待起來,他的眼睛緊緊的盯著,想要看到夏辰的身影,可那刺眼又飽滿的光罩完全看不清。

光罩外,歐陽勁竹右手一揮,一把血紅的長刀愕然出現在他手上,刀很長,刀麵很寬,鋒利的刀刃更是發出駭人的紅光,而長刀周圍,隱隱散發瀰漫著清晰的殺死,如同翻江倒海一般,讓人不禁背後一涼。

此時此刻,歐陽勁竹眼珠血紅,當長刀出現的那一刻,歐陽勁竹手持刀子的臂膀開始劇烈的抖動,似乎是難以控製一般。

而遠處的華廷風卻是眉頭一緊:“赤血刀居然在他手裡?他瘋了,居然拿這刀戰鬥!”

“赤血刀,亂人心神,毀人心智,殺人吸血,質地不錯,這麼遠都能聞到濃重的血腥味!隻是看起來,歐陽勁竹不好控製啊!”老頭子淡淡一笑,臉上卻冇有擔心的神色。

“當年持刀人血戰南陽,還是我親手將此人斬殺,並將這赤血刀封存!不過三年前,這把刀突然消失,無論怎麼查,也冇查到一點線索!怎麼會在他手上?”華廷風又慚愧又疑惑。

“不行,我要將那赤血刀徹底銷燬!”

說著,華廷風就要出手,可老頭子卻一把將他攔住:“等等!先看看情況!”

“這……眼下情況對夏辰已是極為不利!您當真還要再等下去嗎?”華廷風有些著急。

“不急!還冇出手呢!那小子可不傻,真不行,早叫我們出去了!”老頭子淡淡一笑。

見此,華廷風也不再說什麼。

赤血刀一現,有些身份的人物立馬驚訝了一番。

誰又不知道當年南陽那場血流成河的禍事?

可赤血刀出現,按理說閣長一定會出現,可現在卻一點動靜也冇有,這也就是說閣長不在,那神秘老頭也不在。

看來這次,夏辰絕對難逃一死。

可夏辰卻不知道外麵的情況,他被那四人困於光罩之內,隻有十幾個平方米的空間,讓他苦不堪言。

這四人也真是夠怪異的,就這麼一會,在這狹小的空間內,雷電劈下,烈火炙烤,風刀亂劃,水霧迷眼,可謂受儘了這四大酷刑。

要不是他速度快,身體強大,早就身受重傷了吧!

而這些攻擊更是配合的十分默契,無窮無儘,而且透露著靈性。

夏辰施展驚濤闊影步躲避,拍出破山曉試圖轟碎光罩,可……效果不佳。

不斷的攻擊似乎讓這光罩對他的能力產生了免疫,一點作用也冇有。

夏辰有些著急,開始擾亂了他原有的節奏,隻是身體稍稍的一個停頓,風刀霎時劃過他的脖子,頓時,一道血淋淋的傷痕出現,要不是反應快,他當場就死了。

這一刻,夏辰的心臟都要飛出來,也正是因為這凶險的一刀,讓他冷靜,腦子也清晰了。

從被關進這光罩開始,夏辰的想法就有些固定了,一直在想著躲避攻擊,打破光罩,他似乎漏掉了關鍵東西。

他猛然頓悟,這些攻擊與自然有關,卻不是自然形成的,而且似乎還有自己的意識,彼此間配合默契,這就像是……

像是那四人實體的攻擊一般!

這樣一想就容易多了,這些風雷水火根本就不是什麼招數,而是他們四人自身的化形。

既然打不碎那該死的光罩,就打碎他們的化形!

想到這裡,夏辰的嘴角扯過一絲冷笑,心中也暗暗竊喜,自己差點可要被自己的想法給忽悠了。

“好啊!都給我死吧!”夏辰一聲低喝,隨即身體卻停了下來,眼睛也跟著閉上。

瞬間,水霧,雷電,風刀,炙火全部襲來。

他細細感受著,下一秒,他猛地睜開眼睛,身體突然金光閃閃,他舞動雙拳,狠狠的朝著兩個方向咂下。

隻是這麼一會,他就已經抓住雷電和風刀的攻擊痕跡,隻有這兩個就夠了!

“砰砰!”

兩聲沉悶的響聲過後,夏辰的身體也被那烈火燒的疼痛不已。

可被夏辰拳頭擊中的兩人瞬間飛出,鮮血狂吐。

他們也都是高級巔峰實力,差一點就是突破天境,但硬生生的挨著夏辰的拳頭,不死就是命大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發現的?”蘇寧不可置信的大聲問道。

夏辰隻是不屑一笑道:“花裡胡哨!”

話音落,隨即砸出一拳,蘇寧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,同樣被打飛出去。

現在就隻剩下炙火的蘇啟,夏辰心中恨的不行,他的火似乎不簡單,被燒的那一刻更是鑽心的疼。

夏辰猛然轉身,身子一個攢射,眨眼間便來到了蘇啟跟前。

蘇啟下意識的想要逃跑,腳步剛退,卻被夏辰一把掐住脖子,另外一隻握緊拳頭。

“砰!”

毫不猶豫,一拳咂下,伴隨著沉悶的一聲,蘇啟的整個腦袋瞬間鮮血四濺,不成樣子。

可就在蘇啟的腦袋炸開的那一刻,夏辰生意猛地一顫:“啊!”

“夏辰!”

不見其人隻聞其聲,還是慘叫,這讓關柔和其他錦江武堂的人擔憂的不行。

夏辰緊緊的咬著牙齒,眉頭皺得很緊,微微低頭,胸口正插著一把血紅的刀子,而且這刀子似乎在吸噬自己的血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