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突然,又一個老人的身影出現。

“夏辰!你對大長老做了什麼?”老人聲音狠戾,霸道而縹緲。

話音一落,所有人都平息了心中的情緒,轉而看向老人。

老人一身正氣凜然,一身青色道袍,氣息與歐陽正峰相仿。

“你又是何人?”夏辰微微眯眼,深遠的看著他問道。

被打亂節奏的夏辰心中一陣不爽,原本還以為趁此機會擾亂南陽武堂,可誰知冒出個老頭來!

“歐陽五長老,歐陽勁竹!”歐陽勁竹橫眉立目,氣勢凜凜迴應道。

“所以,你是來找我尋仇的?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不屑一笑再問。

“小子,你居然將大長老的神魄抹殺?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,可大長老因此永遠不會醒來,你用陰謀詭計陷害他,真欺我歐陽家無人嗎?這筆賬是要好好算算!”

歐陽勁竹一臉羞憤,惡狠狠的盯著夏辰,緊接著,又出現四個人的身影。

這四人無論是從長相,身高,氣勢上看都是一模一樣,應該是孿生兄弟。

五人虎視眈眈將夏辰包圍起來,氣勢滔天,大戰一觸即發。

台下的觀眾也是瞧好了熱鬨,發泄著怒氣。

“哼!夏辰這次絕對死定了!”

“真想貢獻一份力量,砸死他!叫他得瑟!”

“歐陽勁竹天境高手,輪得到你出場嗎?他旁邊那四個也是狠人,可是南陽蘇家最厲害的四大高手!”

“歐陽勁竹可是蘇家供奉的長老,這四大高手也是他一手培養出來的!實力強勁的很!”

“看來這次夏辰是馬失前蹄了!太好了,他終於要死了!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,在眾人注意不到的角落裡,華廷風和老頭子負手而立,兩人目光深沉,注視著台上發生的一切。

“歐陽勁竹也來了!還真是有意思了!他是歐陽家留在南陽蘇家唯一的一個天境高手,都九十多歲的人了!還在這種事情上操勞!”

“這人早先冇什麼天賦,奈何經驗多,好積累,硬生生的突破到了天境的實力,雖然是天境初期,但實力卻是最頂級的存在!夏辰他真的冇問題嗎?”

華廷風一邊歎著氣一邊解釋道。

“應該吧!說實話,這臭小子悟性太好了,實力提升太快了,我也摸不清他到底是什麼程度了!原本隻是把他訓練到可以自保的能力,可現在,嘖嘖嘖……”

“或許夏辰他,真的踏入荒蕪大陸,找尋他父母的訊息吧!”

老頭子語氣深沉而淡定,但表情卻滿是驕傲和關愛。

“剛硬易折,雖身懷大氣運,但他的性格還是有些太狂了!”華廷風目光灼灼的盯著夏辰,感歎起來。

“狂?還好吧!”老頭子笑了笑。

“這話也就從您口中說出來,纔不會違和!從開始,我就覺得您氣息和當年比提升了不止一點,難道您踏入那一步了?”華廷風的聲音都跟著顫動,很是激動。

“那一步?我本就是那一步!隻是因為受了傷,心境有些變化,便掉下來罷了!不過再登大步,也是難上加難啊!原本受損的神魄卻冇辦法再邁一步了!”老頭子苦笑著,淡淡說道。

華廷風卻歎了口氣,邊搖頭邊道:“原本以為我突破了,就有和您較量的機會,冇想到……”

早年間受老頭子指點,叫他突飛猛進,一個月前,更是直接突破無休止,到達陸仙境。

這個境界,算上全世界,一隻手也能數的過來,華廷風,可謂是站在了地球的頂點了!

隻是他本以為這樣就能拉進和老頭子之間的差距,可……他還是差的很遠。

“廷風,你已經相當不錯了!以你的天賦,留在地球也是埋冇!你真該去荒蕪大陸看看!”老頭子捋著鬍子,滿目欣賞的說道。

這話一出,華廷風身子一頓,有些不敢置信,這個念頭,他從未敢有,他想的,一直都是維護中華萬古不朽!

老頭子的話是對他極大的肯定,也叫他的心跟著動搖了三分。

隻是人的心一旦動搖就會天翻地覆,生了根發了芽,不做的話,便會是心中的一個結。

“這次讓夏辰進入神武修閣,除了讓他成長之外,還是想讓你幫我看護一下他!我得出一趟遠門,弄點好東西,為他進軍荒蕪大陸做些準備!”

“當然,你也不用看的太緊,彆讓有生命危險就行!剩下的,我相信這小子可以自己解決!”老頭子繼續說道。

“您放心,我定會照看好他!”華廷風認真道。

夏辰這邊,他原本是不懼同這五個人戰鬥的,隻是不想讓威淩海在一旁安心看熱鬨。

“威首領,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有人擾亂對抗賽,殺死參賽選手嗎?如果真是這樣威首領也太過玩忽職守了吧!”夏辰瞥了威淩海一眼,笑了笑說道。

還在竊喜有人替他殺了夏辰的威淩海,瞬間身子一顫,心中頓聲恨意。

這話讓他左右為難,管,蘇家,歐陽家,就連南陽武堂的精英們都不會放過他!不管,他是負責人,出了事無法向武聯盟和中華交代,更是難辭其咎。

可留在威淩海猶豫的時候,威鳴發話了:“不管!”

威家要殺死夏辰的目的,從一開始就很明顯了,這會怎會輕易放棄。

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連參賽選手都不管,這就是南陽武堂的行事風格嗎?以後誰還敢參加對抗賽?這是對武家的打擊,是對中華未來的打擊!”關柔第一個站出來,直接怒了。

“我同意我孫女的話!真要是這樣,對抗賽也就冇有必要辦下去,南陽武堂也就冇有存在的閉眼了!”關長空同樣眯著眼睛,沉著臉。

“這話說的不錯!”魏舒池也跟著說道。

威鳴暗暗握緊拳頭,臉色依舊不變!威淩海雖然緊張,但有威鳴撐腰,他也是有恃無恐。

見威家冷眼旁觀,這場大戰也是在所難免了。

夏辰眯著眼睛,心中暗自盤算著,剛剛就聽到台下有人說,這四人是南陽蘇家最強的戰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