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行了,那這臭小子自己玩吧!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,好好聊聊!”老頭子淡淡一笑說道。

華廷風點了點頭,然後,兩人直接消失在原地。

氣氛好一會都冇緩和過來,夏辰背後的那老頭子,就連閣長大人都敬重,難怪人家如此囂張!

威淩海臉色發白,身子微微顫抖,也是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,而威鳴忌憚的盯著夏辰,殺氣在真氣間不停湧動。

既然夏辰的背景這麼強大,那對威家來說,就隻有將夏辰徹底抹殺,並且不能讓那兩位知道,是他們做的。

如果不殺死夏辰,以夏辰性格和背景,他也絕對不會放過威家。

“我的媽呀!難怪人家夏辰如此囂張,搞了半天背景這麼大!”

“那又怎樣?如果他不那麼裝,直接跟那兩位離開也就冇事了!接下來的測試,還是會變成白癡的!”

“他隻不過是運氣好罷了!”

……

不少刺耳的聲音傳來,而跟前的嘲諷不同,這次是嫉妒。

威鳴給了威淩海一個眼神,他即刻清了清嗓子,繼續道:“安靜!接下來,第二項測試正式開始!”

可歐陽正峰卻是滿臉陰沉,他也搞不清楚夏辰為什麼要繼續?難不成他真的有把握?不可能啊!隻有天境高手纔有神魄,他怎麼可能?

之前的計劃是,將夏辰的精神力徹底破壞,不讓他又生出神魄的可能!而如今,接連兩位的出現,叫他有些為難!

“有背景又怎樣?夏辰!我絕對會打敗你!”江群雖在笑,但聲音狠戾到極致。

其他兩人也是如此,戰意凜然。

“井兆武堂的單魏,和歐陽先生,請入測試儀器!”威淩海大聲說道。

兩人冇說話,直接走了進去。

當儀器門關上的時候,威淩海按下一個按鈕,頓時,兩道不同顏色的光芒從他們頭上發出,直衝螢幕。

歐陽正峰的真氣是紫色,光柱很粗很亮,而單魏的藍色卻顯得纖細暗淡,這樣一對比,差距不要太明顯。

接著兩人同時閉眼,螢幕上的兩道光柱瞬間化成人的形狀,隻見那紫色迅速靠近藍色,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子,隨時都要斬斷藍色光影。

此時此刻,單魏大腦嗡嗡直響,頭痛欲裂,他下意識的嘶吼起來,臉色也越發慘白,冷汗從額頭上冒出,他表情猙獰,十分痛苦。

很快,單魏的藍色光影忽閃忽現,開始劇烈抖動,像是人的驚恐,光影逐漸後退,收縮,躲避,而紫色光影卻突然放大,將那團藍色逼得躲無可躲,避無可避。

接著,紫色開始進攻藍色,藍色光影越來越淡,越來越小。

而此刻的單魏完全撐不住,直接跪在地上,捂著頭痛苦嘶吼。

這場麵叫眾人驚恐,頭皮發麻。

紫色還在進攻,直到將藍色完全吞噬,而單魏也暈了過去。

“停!”

隨著威淩海的一聲,螢幕上所有光影散去,隨即出現一個數字,42秒,是單魏的最終成績。

終於結束,觀眾們也跟著鬆了一口氣,這種場麵,對他們來說,無疑是一場心靈上的折磨,就是赤決和江群,臉色也開始發白。

可夏辰的眼神倒像是在發光。

自從發現自己有了神魄後,他幾乎每天晚上都在神魄中度過,參悟,修煉,這麼長時間以來,還是有所提升的,至少他神魄裡的環境從沙漠開始向綠洲進化了,他想,這應該是一個好的開始吧!

大概過了十幾秒,單魏也醒了過來,虛弱的從儀器中走了出來。

整個過程,他痛不欲生,但痛苦過後似乎又觸摸到了什麼,可能是歐陽正峰對他的指點,這種感覺有些奇妙,應該會有所突破吧!

“雖然痛苦,但你的天賦很不錯!居然可以驅動自己的精神力,這已經是很了不起了!正常人是無法做到這一點,隻能等待著磨滅和吞噬。你是個天才!”歐陽正峰一邊點頭,一點欣賞的看著他。

“謝謝……”單魏也是由衷的感謝,這次機會很難得,而且還得到了歐陽正峰的肯定,他心裡還是很激動的。

“下麵是萬窟山武堂的赤決!”威淩海又道。

“隊長加油!”

台下,萬窟山的隊員們紛紛大聲呼喊起來,儘管如此,赤決也是被趕鴨子上架,他心中緊張的不得了。

赤決深呼吸,然後皺著眉頭,大步走進儀器中,歐陽正峰緊隨其後。

過了一會,兩道光柱再次衝上螢幕,化成人影。

而赤決的綠色光柱似乎要比單魏的要粗一些,這讓台下的很多人都激動起來。

儘管如此,赤決依舊不堪,紫色光影剛剛發動,綠色直接崩潰,直接被紫色撕裂,刺穿,分散,吞噬。

場麵十分壯觀且殘忍,而赤決在儀器中更是捶地打滾,慘叫了好半天,堅持了十二秒後,直接暈倒。

這樣的表現讓夏辰直接安靜,而赤決也是好一會都冇醒過來,和單魏的對比尤為鮮明,這讓萬窟山的麵子有些掛不住了。

“萬窟山成績,12秒!”威淩大聲宣佈,隨後又示意萬窟山隊員,將赤決抬了下去。

好一會,赤決終於醒了,當他看見歐陽正峰的那一刻,不由得身子一抖,那那種痛苦深入人心,唯恐一輩子也忘不了吧。

靈活的炙烤和折磨,整個大腦像是被無數根鋼針穿透一般的痛苦,叫他心中想恨不敢恨。

歐陽正峰深深的看著赤決,隨即歎了口氣說道:“孩子,放棄這種突破方式,另辟蹊徑吧!因為你的精神力根本無法開辟神魄。”

“不可能!為什麼?”赤決不甘心,他絕不想承認自己不去單魏。

“你的精神力雖然多,但上升空間不大,承受力弱,所以,一點打擊就能被擊潰!孩子,你本來天賦很好,隻是走錯了路!”歐陽正峰有些可惜。

聽著這話,赤決身子頓了頓:“您知道?”

“當然!你的氣息被掩飾的很好,但本質永遠無法被掩飾!”歐陽正峰笑了笑。

這話讓江群心中有些不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