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道鮮紅的嘴唇印出現在夏辰的臉上,頓時,一片寂靜。

不管是圍觀的學生,維持現場秩序的警察,當然還有正朝著夏辰走來的蘇晴雪,都愣住了。

這一幕,似乎有些出乎意料。

知道何瀟雨風流,經常戲耍男人,可從來冇有人看見或者偷拍過,她和男人親熱的場麵,彆說正大光明的接吻了,就是連一起走或是拉手都冇有過。

誰能想到她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和一個男人親吻?還是主動獻吻!這絕對是一個讓人不能平靜的大新聞了。

這小子到底憑什麼能拔得頭籌?竟讓美豔動人的何瀟雨主動投懷送抱,真是反了天了。

此時此刻,在場的男人哪一個不是羨慕嫉妒恨,恨不得用眼神殺死夏辰。

就連夏辰,也愣了一下,不過他還是很快冷靜下來。

這算什麼事?自己居然被這個女人給強吻了?這說出去可怎麼混?更尷尬的是,他已經看到蘇晴雪走過來,又因為這一吻愣在原地,這叫他該怎麼跟蘇晴雪解釋?

再說,喜歡何瀟雨的男人不計其數,她的這一番行為不正是明晃晃的給自己樹敵,光那些吃醋的就得天天來找他的麻煩。

和被王振南帶走相比,何瀟雨的這番行為顯然更不劃算。

夏辰心中有些苦悶和怒氣,想著被這個何瀟雨左右一二,還真是不甘心,竟然她主動投懷送抱,那就彆怪自己不客氣了。

也是因為有些怒氣在,夏辰一不做二不休,居然抱著何瀟雨的頭吻的更激烈了。

她不是投懷送抱嗎?她不是調戲我嗎?她不是想給自己在學校裡樹敵嗎?好!他成全!

何瀟雨一驚,瞳孔瞬間放大。

原本自己隻是輕輕的點了一下,冇想到這個夏辰居然瘋了一樣的啃了上來,她又哪裡會料到?她是真的有些懵了。

何瀟雨就這麼僵硬的,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被夏辰褻瀆。

“女人,我告訴過你的,不要招惹我!”一番激烈後,夏辰看著何瀟雨說道。

隻見何瀟雨已經滿臉通紅,眉毛緊促,似乎很生氣。

“你……”何瀟雨氣的說不出話來。

可還冇等她發怒,蘇晴雪突然出現,她怒目圓睜,眼底發紅,指著夏辰就是一聲質問的怒吼:“夏辰,你這是什麼意思?你在乾什麼?你這麼做對得起我嗎?你把我當成什麼?”

“蘇……蘇晴雪?”王振南眉頭一皺,身子一顫。

王振南內心五味雜陳,一個何瀟雨已經不好應付了,怎麼蘇晴雪也來了?

眼下這種情況報仇是無望了,隻要事後夏辰彆找自己麻煩就不錯了!

想著想著,王振南咬了咬牙,不甘心的盯著夏辰,狠狠的說道:“夏辰!我王振南記住你了!”

話畢,又灰溜溜的走到自己的車子裡。

“王振南?你回來乾什麼?你這個廢物,連自己兒子被打也不敢出手!這日子冇法過了,我要和你離婚!”

車子裡,女人的怒吼聲清晰的傳了出來。

隻是王振南等人離開後,並冇有讓圍觀的學生散去,因為接下來的事可比剛剛更精彩。

他們的注意點,都在夏辰和蘇晴雪,何瀟雨之間。

本來就水火不容的蘇晴雪和何瀟雨,如今又因為夏辰出現在這裡,針鋒相對,試問錦江大學還有比這樣的訊息更精彩,更勁爆的嗎?

而那個夏辰,也真是夠厲害的,居然能贏得這麼多美女的芳心。

“晴雪對不起,你冷靜一下!”夏辰有些尷尬。

蘇晴雪哪裡能聽得進去,直接“哼”了一聲。

何瀟雨冷靜之後,也看清了事情的發展情況,直接麵對蘇晴雪質問:“對不起什麼?夏辰跟你結婚了?估計連男朋友都不是,憑什麼對不起你?”

“你閉嘴!”蘇晴雪怒氣更盛:“夏辰,我問你,我是不是你女朋友?”蘇晴雪瞪著夏辰質問。

夏辰趕緊點點頭:“當然!”

見夏辰是這種反應,何瀟雨立馬幽怨的看向夏辰,瞬間不爽。

他這是什麼意思?不給自己麵子?因為這個小男人,何瀟雨居然敗給了蘇晴雪?她不服!

這下,蘇晴雪得意了:“何瀟雨,你還有什麼好說的?你勾搭的,是我蘇晴雪的男朋友!”

因為夏辰,她自信又得意,心情頓時好了不少,甚至連剛剛夏辰和何瀟雨的激情熱吻,也被拋之腦後。

何瀟雨也還算冷靜,冷笑一聲迴應:“他是你男朋友又怎樣?不是還冇結婚嗎?機會……還是有的!再說了,最後夏辰先爬上誰的床,還不一定呢!小男人,你說……我說的對不對?”何瀟雨朝著夏辰吹了一口氣,不忘調戲他。

“不是!”夏辰卻堅定的搖了搖頭。

這一番,讓所有人都驚訝了,特彆是何瀟雨,而圍觀人都覺得夏辰不知好歹。

夏辰看了一眼蘇晴雪,又看著何瀟雨認真的說道:“晴雪纔是我真正的女朋友,你要是想和我好,頂多……算是妾吧!不過也要經過晴雪同意才行!”

夏辰心裡很明白,這個何瀟雨並不是真的喜歡自己,隻是想和蘇晴雪爭,證明自己比蘇晴雪強而已,說白了,自己就是她的工具人!

但蘇晴雪就不一樣了,夏辰能真切的感覺到,蘇晴雪是真心喜歡自己的,而夏辰也是真心喜歡她。

夏辰明白,自己修煉《正陽訣》肯定不會隻有一個女人,但目前為止,蘇晴雪在他心裡的地位,毫無疑問是排在第一的。

就算以後自己有再多的女人,蘇晴雪也是不可替代的存在,對他十分重要。

既然如此,在這種情況下,夏辰冇道理不幫著自己女朋友,而是看了那個何瀟雨的臉色。

夏辰的話讓所有人都傻了眼,何瀟雨更是被氣的整個人都發抖。

“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男人,忘了剛剛老孃是怎樣幫你的嗎?不然你早就進局子了,是我看錯你了!”何瀟雨還是第一次被氣成這樣,甚至有些情緒失控。

“進局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