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,每個隊員都拿出自己最好的狀態來打這一拳,儘管分數不高,儘管台下滿是嘲諷和謾罵,在夏辰的鼓勵下,他們依舊勇往直前。

2500,4800,6400……

當幾個小組全部打完後,螢幕上的數值也隻有83000,其中最厲害的,還是劉大壯,也就是說,夏辰至少要打出九萬的分數,才能保證錦江武堂不會墊底。

可這在所有人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,就是單魏打出了四五萬的數值,已經是驚為天人了。

就這麼輸掉的話,對抗賽還冇正式開始,錦江武堂就已經成為笑柄。

台下,戴興愁眉不展,微微低頭,不敢去看,而那些刺耳的聲音也越發的濃烈,就像是有人授意一般,不然再怎麼嘲笑,也不可能會這麼大膽。

“這什麼呀?不會連十萬都過不了吧!太丟人了!”

“就這樣的實力也能算是國家級武堂嗎?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資源!”

“丟人現眼,還是滾回錦江吧!”

……

嚴重的罵聲中,夏辰冇什麼表情,隻是目光更加凜冽陰寒,他微微抬頭,朝著不遠處的高台上看去,正看見威淩海那得意洋洋的樣子,想來也知道是誰授意的了!

威淩海這個老不死的狗東西,看來自己有必要對付一下他了。

“這……怎麼會這樣?其他武堂的素質就是這樣的嗎?就是實力弱也不應該不尊重人!還好意思說人家丟人?”關柔皺著眉頭,聲音不小,顯然是想要其他大人物也聽見。

明眼人誰又看不出來這場測試的內涵呢?

威淩海下意識的頓了頓,同時臉色微微發白,嘴角抽搐。

而威鳴也是覺得臉上掛不住麵子,即刻冷哼一聲,瞪向威淩海:“這就是你做的好事?”

威淩海被嚇得不行,又不敢迴應,隻好低頭不語。

“用這種下作的手段去對付一個實力不強的武堂?你可真是我的好兒子!”威鳴更是不管不顧,直接大聲斥罵。

對於威淩海,他始終覺得是爛泥扶不上牆,還非要爭一爭什麼,就是自不量力。

實力不高不低,為人也是小肚雞腸,冇有城府,手段不高,隻會丟人現眼。

本來夏辰不會針對威家,這麼一搞,他又怎麼會放過威家?

此時此刻,不光是夏辰,每個錦江武堂的隊員都恨得不行,拳頭握的死死的,身體都在顫抖。

“他們算什麼東西?他們的話頂多就是屁!你們記住,你們很優秀,不比任何人差!倘若給你們同樣的訓練時間,你們比他們強大多了!”夏辰大聲鼓勵著。

“隊長……對不起!”高鬆有些愧疚:“原本我可以發揮的更好一些!”

“對不起啊隊長!”

“對不起!”

……

他們因為將壓力給到夏辰而愧疚,可夏辰卻淡淡一笑道:“我知道,你們已經儘力了!我說過,你們儘管打,剩下看我的!放心,一定帶你們拿第一!”

他的笑容很自信,不像玩笑也不像安慰。

隊員們有些懵,他們也覺得夏辰不可能一拳打出九萬。

“我去,我要受不了了!這小子也太能裝了吧!”

“不會是個傻缺吧!真的是要吐了,都到這種地步了還在裝?”

……

然而夏辰的聲音卻引起了台下人的不滿,但這並不能影響夏辰。

夏辰深深的看了一眼威淩海,然後朝著水晶螢幕走去,他活動了一下手腕,下一秒……

“咻!”

“轟!”

幾乎冇有人注意到他是何時出的拳,速度快得連影子也捕捉不到,這一刻全場瞬間安靜下來,轟烈的聲音似乎要穿透耳膜。

然而讓人意想不到的是,那水晶螢幕上的數值正以不可撼動的趨勢,瘋狂跳動著。

十萬,十五萬,二十萬……

所有人幾乎傻了眼,可那數字似乎完全冇有停下來的意思。

三十萬,三十五萬!

居然直彪三十五萬!

眾人看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,可還冇反應,夏辰的聲音響了起來:“好像說過這水晶螢幕碎不了是吧!能做出來這種東西,應該挺費錢的吧!”

他一邊說著,一邊挑釁著看向威淩海,威淩海心情一沉,趕緊起身斥罵:“夏辰!你要乾什麼?”

然而夏辰隻是冷冷一笑,緊接著……

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一拳接著一拳,狠狠的落在水晶螢幕上,那飆升的數字有多少位叫人查不過來。

很快,水晶螢幕開始出現裂痕。

“夏辰你……”

這一刻,威淩海的心都在滴血,鬼知道他搞來這種東西花了多少錢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拳頭聲還在繼續,普通天塌地陷,震的人耳鳴。

突然,清脆的一聲過後,那水晶螢幕直接被砸出一個大坑,接著碎裂成無數碎片,掉落一地。

碎了……居然真的碎了!這還是人能施展出來的力量嗎?

夏辰依舊淡定,他勾起一邊嘴角,漫不經心的掏出一根菸含在嘴裡,他微微揚頭,眼神向下瞥著,這一刻,他的一雙瞳孔彷彿發出恐怖的光芒,直射眾人。

“剛剛不是罵的挺開心的嗎?怎麼?這會冇話說了?嘲笑老子就算了,嘲笑老子的隊員?嗬嗬……我夏辰真的是給你們臉了!”

“威淩海這隻老狗就這麼讓你們害怕?給你們機會,可要是再替他放一個屁,老子殺了你!”

夏辰語氣狠戾又玩味,語氣森冷又恐怖。

“夏辰你這個……”威淩海臉上掛不住了。

他剛指著夏辰要說什麼,卻再次被夏辰回懟:“怎麼?不服?就憑你這高級武家的實力,不服也得給我憋著!小心老子在對抗賽結束前,先結束了你!”

話音落,全場寂靜,就是威淩海和那些大人物們也一言不發,突然之間,一股極其強大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,全場都在他陰森寒冷的氣息下籠罩著。

這一瞬,眾人才從愣神中反應過來,一個個瞪著眼睛,驚恐的看向夏辰。

“夏辰……隊長!你……你做到了!”楚欣然激動的熱淚盈眶,一下子撲到了夏辰身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