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心知肚明,南陽武堂擺出這麼一道,無非就是想羞辱錦江武堂而已,真要是把他們在門口全部誅殺掉,這對他們來說相當於親手摸黑了自己的門楣。

“你……”領頭明顯害怕。

“砰!”

夏辰直接就是一拳,正中領頭的臉上,隨著清脆的一聲,那領頭的半邊腮幫子直接腫成兩倍,牙也掉了兩顆。

“回答我的問題!”夏辰死死的盯著領頭,陰沉說道。

“有……有資……”

然而他話還冇說完,夏辰又是一拳,那領頭直接被打摔在地上。

“有什麼?還不放行嗎?”夏辰直接打斷他的話,握著拳頭就快速靠近那領頭。

領頭嚇得眼珠子瞪的溜圓,連連向後蹭,可夏辰當然不會放過他,他就是讓所有人明白,錦江武堂不是任人拿捏的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,夏辰凶殘施暴,拳拳到肉,又恰到好處,不傷及要害,也不至於讓他疼暈,就是叫他怕!

很快,領頭便是鮮血淋淋,慘不忍睹。

見此,夏辰才停下,拳間的鮮血“嘀嗒”“嘀嗒”的落在地上,聲音無比清晰。

“不放行?你們!都給我跪下!”夏辰一開口,宛如九幽之下的煉獄惡鬼,聲音空蕩直擊人心,那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威懾力,更是叫人無法反抗。

“砰!”

讓人不敢想象,那原本拿著武器的精英們,居然不約而同的全部跪下。

與此同時,知道訊息的威淩海等人也趕往南陽武堂門口,隻是一到這裡,就懵了,特彆是威淩海,氣的臉色通紅,這簡直就把自己的臉麵按在地上摩擦。

威淩海暴怒,想他堂堂南陽武堂首領,竟被夏辰狠狠的打臉了,這是何其羞憤。

“你們在乾什麼?都給我滾起來!夏辰!你無法無天!”威淩海憤怒咆哮,眼神凜冽如刀,直逼夏辰,接著又大聲命令道:“來人!把這個……無法無天的給我抓起來!”

“抓我?您這威風可真不小啊!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毫不在意的說道。

“我是南陽武堂的首領,威淩海!給我把這個狂徒抓起來!”威淩海怒氣沖沖,眼裡就差冇噴火了。

“你是首領就能讓他們拿著武器把錦江武堂的人攔在外麵嗎?難道我還比你狂嗎?難道我也要把你抓起來嗎?”夏辰眉頭一立,語氣陰沉,目光可怕。

“你……你說你們是錦江武堂的人?有證據嗎?南陽武堂不是你們想進就能進的!”威淩海冷哼一聲。

與此同時,又衝上來不少拿著武器的精英們,將夏辰等人團團圍住。

楚欣然三十人有些緊張,戴興的臉色也陰沉下來。

如果威淩海在這個時候動手,這對他們可不利。

“你跟我要證據?好啊,那你們也拿出證據來,證據自己就是南陽武堂的人啊!”夏辰攤了攤手,不屑的笑了笑。

“知道今天其他武堂的人會來,如果真的怕有人冒出,那為何不迎接?還要拔刀相向?我看啊,你們是冒充的纔對!”

夏辰的話把威淩海氣個半死,竟無言以對。

他怔怔的站在原地,眯著眼睛,狠狠的盯著夏辰,一拳拳頭早就被握的“嘎巴”直響,身上的暴躁怒氣已經難以壓製,陰邪之息隨時都有可能爆發。

初次見麵,夏辰就當著其他武堂的麵,狠狠的打了他的臉,威淩海心中恨得不行,而此時此刻,那些跪在地上的精英還冇有起身。

“還不滾!”威淩海又是一聲大喝,可那群人不但冇起身,反而更加的害怕。

夏辰淡淡一笑,輕聲開口道:“可以滾了!”

話音一落,跪在地上的人連滾帶爬的,全部逃開,這讓威淩海的臉漲的更豬肝一樣,臉更是被打得啪啪直響。

“威首領的人訓練的不錯!我隻是稍加調教了一番,就這麼聽話!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我錦江武堂的人呢!”夏辰毫不掩飾的笑了笑。

威淩海一言不發,心裡卻如同火山噴發,被氣的身子發抖,可他不能動手,一旦動手,吃虧的隻能是自己。

“夏辰!很好,我威淩海,記住你了!”威淩海眯著眼睛,目光深邃,眼底皆是鋒利的光芒。

“瞧!威首領不是認識我嗎?現在,可以歡迎我們進去了吧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攤攤手說道。

“好……好!我代表南陽武堂,歡迎錦江武堂!”威淩海咬牙切齒,硬生生的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,大聲說道。

夏辰笑了,帶著戴興和他的隊員們,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。

這一記下馬威給的不錯,夏辰也很滿意,戴興心裡暗暗發爽,楚欣然他們更是昂首挺胸的走了進去。

“威首領,夏辰他牙尖嘴利,有些難纏啊!”單魏笑了笑,說道。

“哼!不過會耍些小聰明罷了!”威淩海冷著臉迴應。

“何止如此!我竟冇有看出他的境界!”赤決皺著眉頭,也跟著說道。

這話一出,所有人都沉默了,不止是赤決,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冇看出夏辰是何實力。

也就是說明,夏辰的實力已經超過他們了,這一點,他們誰都不願意相信。

“或許是學了什麼隱藏實力的功法吧!”孫偉突然道。

“應該是這樣!”威淩海迎合起來。

“不管怎麼樣,既然大家決定要對付他,就不能輕視!等隊伍組建完畢,我們商量商量,該如何對付他!”單魏眯起眼睛,目光閃爍。

這場對抗賽中,南陽武堂派出了十多個神武修閣的成員,而且都是核心成員,他們實力強大,可和夏辰冇什麼仇,指著他們殺了夏辰,機率不大,所以關鍵還得是威淩海的侄子,威天嘯。

威天嘯一直都是神武修閣的預備成員,實力上差不太多,對於他,威淩海還是很有信心的。

“殺死夏辰並不難,隻需要多幾個神武修閣的高手圍攻,他實力再強,也強不過這麼多的高手!”赤決突然提議道。

可威淩海卻皺了皺眉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