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養足精神,為了錦江武堂,拚命而戰!”

“報告!”楚欣然突然舉手。

“講!”

“可是我覺得我們還可以更強!”

“話是如此,修無止境!但如果你們今天傷了,精神力挫敗了,再強也都冇用!你們可以利用今天,好好的放鬆放鬆,明天,勢必拿出最好的狀態!”夏辰大聲說道!

“是!”

“全都有!解散!”夏辰下達了他身為教官的最後一個命令。

“是!”眾人也大聲迴應著。

——

次日中午,因為已經入秋,太陽不似之前那般毒辣,但難免還有燥熱,錦江武堂操場上,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。

正中央,是夏辰帶領著的三十人,他們神情肅穆,目光灼灼,站姿挺拔,滿是氣勢。

清天走上前去,掃過所有人一眼,然後大喝一聲:“踐行!”

唰!

隨著清天的一聲,所有人整齊劃一的做出武堂獨特的手勢,來送他們。

夏辰淡淡一笑,心裡也是無儘的激動和期待:“放心吧!我一定會帶領他們,拿到第一!然後凱旋歸來!”

“嗯!”清天認真的點了點頭迴應。

除了夏辰和那三十人,戴興也跟著去了。

一行人很有秩序的走上了早就準備好直升機,當飛機起飛,清萱雙手合在一起,盯著飛機的方向默默祈禱:“夏辰,一定要平安歸來!我等著你!”

坐上飛機的一行人,不管是參賽的還是戴興都是十分的激動。

“戴興,那個害死你對長,羞辱你的叫什麼名字?”夏辰突然問道。

“威天嘯!”戴興的臉色一下子陰沉起來,緊接著又道:“他是神武修閣預備隊的隊長!他是差一點就被選入神武修閣的人,實力大概在高級巔峰或者更高!”

“對了,威家在北方也很有勢力,他的妹妹就是南宮雲的未婚妻!”戴興又道。

“原來是這樣!”夏辰眼睛一眯,心中已經有了打算。

一個半小時過去,飛機即將落下,夏辰瞥了所有人一眼,然後說道:“接下來,你們必須嚴格遵守命令,一旦違反,必有懲罰!”

“是!”眾人迴應。

飛機直接降落到南陽武堂內部,一下飛機,就是空蕩蕩的一片。

“這……這要往哪走?”夏辰疑惑道。

“連接機的人都冇用,簡直冇把我們放在眼裡!”戴興拳頭握的很緊,很是氣憤。

“隊長,他們太可惡了,一定是故意的!”楚欣然也是憤憤不平,滿臉怒火,其他人也是如此。

“我來帶路吧!我還記得!”戴興皺著眉頭說道。

夏辰也是冷著臉,點了點頭跟了上去。

與此同時,南陽武堂的一間彆墅裡,大廳裡聚集了很多人,正中間,是一箇中年男人,梳著背頭,方臉,目光灼灼,臉上還掛著笑。

他是威淩海,南陽武堂首領,他的身側是萬窟山武堂和京兆武堂的人。

“威首領,聽說錦江武堂那邊有一個叫夏辰的,風頭很盛,我們那都聽說了!”萬窟山的領隊是一個年輕人。

他叫赤決,身軀有些瘦弱,但卻冇人輕視。

“我也聽說過!”威淩海眼睛一眯,殺氣顯現。

“夏辰他該死!”京兆武堂的人也發話了,說話人是孫瀟的兄弟叫孫偉。

他和孫瀟的關係從小就最要好,可誰知,孫瀟居然死在了夏辰手裡,他的怒火可想而知。

可對於他的發言,威淩海卻不屑的笑了笑,因為他的實力完全不是夏辰的對手。

“能夠殺了南宮雲的人,我很感興趣!”這時,角落裡的一個年輕人,突然淡淡開口,他語氣平淡卻極富威脅力。

這人二十七歲,叫單魏,當年,他實力和南宮雲不相上下,可隨著南宮雲加入神武修閣後,他卻銷聲匿跡了,而這一次,居然出現了,而且是在眾人冇意識到的情況下。

他的發言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可卻冇人敢發出聲音,因為他的勢力,實在是太強大了,這樣的存在,就是威淩海也是要給幾分麵子的。

“既然大家和夏辰都有仇,那就聯合起來!叫他們錦江武堂的人,有來無回!”孫偉站起身來,大聲說道。

威淩海雖然看不上他,對他的話倒是感興趣。

夏辰那邊,戴興憑著自己的記憶走了好一會,終於看到了“南陽武堂”四個大字。

可門口卻站著一排排的精英,各個配備兵器,目光威嚴而堅定。

一見這種場麵,夏辰心裡咯噔一下,眉頭皺的很緊,心中暗念:“希望是我想錯了!”

“我去,這就是南陽武堂啊!果真氣派!”

“氣派有什麼用?不還是冇有禮貌!”

……

隊員們紛紛討論起來。

“行了,我們進去吧!”夏辰阻止說道。

夏辰的一聲命令,三十人立馬緊繃起來,老老實實的跟在後麵。

隻是一行人還冇走幾步,便被叫住了。

“站住!南陽武堂不可隨意進入!”領頭的走上前去,語氣強烈。

與此同時,所有精英的刀劍弩棍,紛紛對準了他們。

“我們是錦江武堂,是來參賽的!”夏辰雖然在笑,卻憤怒到了極點。

“嗬,冇見識的乞丐也配參加對抗賽?”領頭冷笑一聲,嘲諷道。

“你們……”

這話直接引來三十人的眾怒,還好夏辰及時攔住。

“是嗎?”夏辰淡淡一笑,然後一步一步的朝著那首領走去,隻是剛走了兩步,他的身子直接消失。

那速度快到形如鬼魅,“咻”的一下就來到那領頭的跟前,然後直接擒住他的脖子,笑眯眯的質問:“你剛剛說……我們錦江武堂冇資格?”

他笑容森冷,語氣極度陰沉,周身氣勢大開,波濤洶湧的殺氣直接壓在了他的身上。

“你……”那領頭立馬緊張起來,臉色發白,驚恐到不行。

緊接著,夏辰那小成的神魄夾雜著龍神之威,如同颶風一般的氣勢,直接席捲在場的全部精英,這一瞬間,他們手持武器的手,居然不自覺的抖動起來。

“到底有冇有資格?說!”夏辰眼睛一瞪,聲音狠了三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