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456章 恨!

“不!你們快走!快走!會受傷的!快走!”她擔憂的說道。

“是啊姐,你們快走!他們真的很厲害!而且大夫人更是十分痛恨夏辰,姐姐,你快帶著他走吧!”井瑞稚嫩的臉擔心的不得了。

“你們不用擔心!夏辰他很厲害的!”清萱卻是淡定的很,她可是親眼目睹過,夏辰滅了南宮雲的整個過程。

“是啊!既然來了,你們……就彆想走了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神情自若。

“你找死!”井元昌麵目猙獰,滿是怒吼,隨著一聲大吼,灰色真氣直接顯現。

井正祥也滿是怒火。

“真是可悲啊!明明年紀都這麼大了,實力還是這麼弱!可悲可歎啊!”夏辰一聲不屑的冷笑,更是氣的兩人臉紅脖子粗的,直接攢射過去。

井元昌握著拳頭,一拳揮出,那灰色的拳影直接飛向夏辰,氣勢之大,似乎直接能將夏辰包裹進去。

與此同時,井正祥也打出一掌,氣勢卻不像井元昌那般激烈,倒是有些縹緲的感覺,隻是真氣的凝聚力十分的強勁,這一招的威力也敵炮彈。

這一拳一掌眼看著就要打中夏辰,丁春懿和井瑞皺著眉頭,緊張到了極點。

然而夏辰卻淡淡開口:“太慢了,太弱了!”

話音一落,夏辰身體驟然消失,速度快的十分詭異,再出現時,夏辰直接一手擒住他們一人的手腕。

兩人直接愣在了原地,臉上滿是震驚和驚恐。

“這怎麼可能?”井元昌更是發出感歎。

還冇等兩人反應過來,夏辰隻是稍稍一個一用力,這兩人便控製不住的狠狠的撞在了一起。

“砰!”

沉悶的一聲,兩人被彼此撞了個七葷八素。

緊接著,夏辰再次動了,那誇張的軌跡,讓人捉摸不透的速度,直接嚇傻了眾人。

夏辰直接來到兩人麵前,抬起手肘,“砰砰!”直接就是兩下,兩人被打得直吐血。

兩人好不容易纔找到間隙站起身來,再次擺出戰鬥的姿勢,可夏辰的速度實在是太快,殘影漸漸,縈繞在他們周圍,叫他們攻也不得,躲也不得。

在夏辰麵前,他們這引以為傲的實力就拿捏的跟小雞仔似的,實在恥辱,可卻真的毫無對抗之力啊!

“我告訴你們,夏辰的強大遠不止如此!就是殺了井瑟,抓了井清,你們也拿他冇辦法!懂嗎?”夏辰站在丁春懿和井瑞身前,對著那兩個老東西說道。

此時此刻,清萱滿滿的驕傲和得意。

“姐夫他……這麼厲害的嗎?完全吊打啊!”井瑞驚訝的話都要說不利索了,瞪著眼睛看著他。

而夏辰這邊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因為摸不清夏辰的蹤跡,兩個老東西隻有被捱打的份,很快就被打的鼻青臉腫,身體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的,隻能癱坐在地上,十分淒慘。

“夏辰!我警告你放了我們!不然,你一定會死的很慘!”都到這個時候了,井元昌還在囂張。

“你知不知道,上一個說這話的人已經死了?”夏辰躬著身子,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。

他陰冷的聲音,滔天的殺氣,王者般霸氣,直接嚇得兩人不敢再說了。

畢竟夏辰他連井瑟都敢殺,他們兩個老東西又算得了什麼?更何況,他們也見識過夏辰背後那個神秘老人的氣勢,這麼一想,二人更加的害怕了。

“很好!懂事!”夏辰滿意的笑了笑,然後又道:“井瑞,過來!”

“啊?我嗎?”突然被點名的井瑞有些驚訝。

“就是你,過來!”夏辰挑了挑眉毛。

可能是因為太崇拜夏辰,確認好之後,井瑞直接跑了過去。

夏辰淡淡一笑,認真問道:“井瑞,我問你,恨他們嗎?”

井瑞愣了一下,瞬間,所有被欺辱,打壓的場麵出現在腦海中,想著想著,井瑞滿臉憤怒。

“恨!我恨!”井瑞緊緊的握著拳頭,大聲說道。

“既然如此,這兩人就在你麵前,而且有我在,他們不敢出手!你會怎麼做?”夏辰又道。

這時,丁春懿有些不安,剛要說什麼卻被清萱攔住了:“媽,放心吧!夏辰是對的!或許,夏辰這是在教他,教他怎麼反抗,怎麼不被欺負!”

清萱的這一聲“媽”讓她身子一顫,讓她倍感親切。

這一個字,她不知道期盼了多少年,她深深的看著清萱,眼裡是愧疚,心疼和無奈,她輕撫著清萱的臉頰,多想參與進她的童年,見證她的成長,可惜……

與此同時,夏辰的話卻讓井瑞有些猶豫,有些緊張,他真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。

“井瑞!你不想活了嗎?”

“井瑞!你知道你應該做什麼,不應該做什麼!就是不考慮自己,也要為丁春懿想想!”

……

兩個老東西還真是怕井瑞會做些什麼,趕緊大聲威脅著。

而夏辰卻冇再說什麼,隻是默默的看著。

而聽到他們的威脅,井瑞心裡更加恨了!他不想再忍下去了!

“姐夫!我想讓他們生不如死!有什麼辦法嗎?”井瑞突然轉頭,認真問道。

“當然有!”夏辰點點頭。

“還請姐夫教我!”井瑞惡狠狠的看著地上的這兩人,心中的小惡魔突然被放了出來。

夏辰滿意的笑了笑,然後直接抬腳,對著井元昌的一隻腳……

“砰!”

狠狠的一腳直接落下,那骨裂聲十分的清脆。

“啊!”井元昌撕心慘叫,臉色漲的通紅。

井瑞的表情越發的冰冷可怕,他眯了眯眼睛沉聲說道:“我懂了!”

然後效仿著夏辰的動作,狠狠的,一腳接著一腳的跺了下去,冇有停頓,致使他這麼做的是他心中壓抑多年的恨!那種恨到了骨子裡,即使實力再弱,力量卻不小。

在劇烈疼痛下,井元昌嗓音沙啞而顫抖。

一旁的井正祥臉色蒼白,嘴角也忍不住的顫抖,井元昌的每一次慘叫都叫他身體發顫。儘管他冇被井瑞踩,但精神上的折磨絲毫不比井元昌弱。

看著井瑞幾近瘋狂的樣子,丁春懿忍不住的哭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