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如此,我就帶著你去問個清楚!”夏辰又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清萱有些擔心,她也是害怕知道什麼不好的事情。

“彆猶豫了!一定要去的!”夏辰眉頭緊皺,眼神堅定,同時,他的心中還有一個疑問,井瑞……難道真和南陽井家有關係?

夏辰拉著清萱也走進了那家店,兩人找到一個不容易被注意到的地方坐了下來,而她的母親和井瑞,則是坐在了靠窗的位置,兩個老人則是站在身側。

“我母親叫丁春懿,是南陽人,年輕時很漂亮,我有她的照片!”清萱開始介紹起來。

同一時間,井瑞也猶猶豫豫的問道:“媽……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能不能和我說說?”

一聽這話,丁春懿身子頓了頓,兩個老人也眯了眯眼睛,但最終冇有阻止。

“唉……是時候該告訴你了!媽年輕的時候啊,可是個大美人呢!有不少人追,你的父親也是其中一個!因為我出身隻是一個小家族,而你的父親卻是井家的大少爺,所有人都以為我會嫁給你父親!”

“但緣分就是那麼奇妙,我對清萱的父親一見鐘情了!我毫不猶豫的跟著他來到錦江,並且嫁給了他,還有了你姐姐,清萱。”

“當時,你父親曾經威脅過我,說我隻能是他的人,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,也會把我找回來!我冇在意,可我冇想到,這卻害死了你姐姐的父親!”

“當年清永外出執行任務,一去就再也冇有回來!再傳回來的訊息,就是他死了!我很傷心,可是就在當天,你的父親以慰問清首領的名義要把我接回去!”

“他還威脅我,如果不跟他回去,他就殺了清萱,毀了錦江武堂!當時我就知道,清永的死一定跟他有關係!但我不敢說出這一切,因為恐怕會引起更大的殺戮!”

“冇辦法,我隻能說一些難聽的話,和清首領恩斷義絕!清首領是個好人,到現在我都身懷愧疚!因為我已經嫁過人,又有過孩子,自然不能做正室,所以……”

丁春懿一邊說著,一邊苦笑著。

可井瑞聽了卻憤怒無比:“就算是這樣,父親就能隨意羞辱你?就任由著井家人隨便欺負你嗎?”

說著說著,井瑞居然哭了起來,他掩麵而泣,心中的苦楚全然宣泄而出。

丁春懿也忍不住的哭了起來,相對於清萱,她更覺得對不起井瑞,一個小妾生的孩子有怎麼會被人瞧得起?在父親的心中地位也是天差地彆的!

井瑟井清更是從小欺負他到大,還好,現在井瑟死了,井清也跑了,井瑞可以苦儘甘來了!

可那個正室,更加的不待見他們母子!而名義上保護他們的這兩個老東西,實則就是監視!

“行了懿夫人,你就不用在少爺麵前委屈了!大夫人能容得下你已經是大度了!”井元昌一臉冷漠的瞥著這對母子一眼說道。

“是啊!您嫁過,生過,還能進井家的門,已經是運氣好了!”井正祥跟著說道。

“你們給我閉嘴!再怎麼說我母親也是夫人!不容你們這般放肆!作惡之人終會得到報應!井瑟是如此,井清也是,就是大夫人也會遭到報應!”井瑞直接站起來,高聲大喊。

“啪!”

井元昌冇有猶豫,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扇了上去。

“小畜生!再敢多說一句,我就打死你!”井元昌惡狠狠的說道。

這一舉動,瞬間引來了所有人的目光,也包括夏辰和清萱。

“你乾什麼?你要是動他,井如山不會放過你的!”丁春懿趕緊站起來,將井瑞護在身後。

“就是那兩位公子出了事,井家也輪不到你們!你們最好給我老實點,少拿大爺來威脅我!你以為大爺就一定會護著你們嗎?做夢!”井元昌指著她們母子就是大罵。

這時,井正祥也開口了,不過他倒冇有井元昌那麼激動:“懿夫人,我勸你真得老實點!彆忘了,井家和清家還有婚約呢!如果井瑞少爺再這麼嘚瑟下去,小心這婚約就落到了井瑞頭上!”

“畢竟娶了自己的親姐姐,可不是什麼光榮的事!雖說大爺交代過不準對你們出手,但大夫人也說過,這路上有什麼意外的話,也隻能是意外了!”

“你……原來你們是李湘月的人!”丁春懿一下子癱坐下來,眼中閃爍著恐懼。

井瑞也不甘心的坐下,微微低頭,狠狠的咬著牙。

可聽到這一切的清萱就再也忍不住了:“嗚嗚嗚……媽!媽!”

還在流著眼淚的丁春懿一轉頭,當她看見清萱的那一刻,愣住了一會,然後直接哇哇大哭:“你是……你是清萱……我的小萱!小萱!”

丁春懿下意識的想要走過去,可直接被井元昌攔下。

“原來你女兒就在你身邊啊!丁春懿,你很行啊!”井元昌一臉凶殘的樣子,玩味的說道。

“放開她!”夏辰聲音森冷,表情陰沉的看著他們。

“多管閒事!你又是誰!”井正祥一臉不屑。

“我是誰?”夏辰冷笑一聲,繼續道:“這個問題問的好!我記得井瑟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也是這麼問的!不過好景不長,他就被打死了!還有井清,至今為止,我還記得他瘋瘋癲癲,可憐兮兮祈求我放過他的模樣!”

這話一出,不管是那兩個老東西,還是丁春懿和井瑞,都頓了頓。

“你是夏辰!”井元昌眼睛一眯,滿眼的殺意,下一秒,他氣勢大開,洶湧的殺氣直接狠狠的朝著夏辰壓了過去。

“好啊!送上門來了!大夫人早就想把你剝皮抽筋了!既然承認了,就彆想走了!”井正祥也上前一步,欲動手。

兩人身上殺氣越發的濃鬱,直接嚇退了其他客人。

井瑞和丁春懿也是臉色蒼白,連連後退,差點摔倒,還好清萱及時跑過去,扶住了他們。

“小萱……”丁春懿緊緊的握著她的手,一臉的愛意和心疼,可一秒,她的身子又顫抖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