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454章 約會

“醫生!給他們檢查身體!醫生!”夏辰急切大喊。

早就準備好了醫生趕緊上前,進行處理。

“暈倒了多少人?”夏辰眯著眼睛,嚴肅問道。

“十五個!”一個一聲大聲迴應。

“很好!這十五人成功通過,剩下的十五人就選取最前麵的十五人!”

夏辰一說完,一片嘩然,各種議論聲,有驚喜有抱怨,有不解有讚歎。

夏辰冇有做過多解釋,隻是滿意的看著他們。

此時的清萱,早就掩飾不住激動的內心,直接跑到夏辰跟前:“夏辰……你好厲害!”

“我隻是選出了一些人,有什麼厲害的!”夏辰苦笑著。

“不!在我心裡你就是厲害!比所有人都厲害!”清萱臉色微紅,堅定的說道。

“是嘛!”夏辰寵溺的摸了摸清萱的頭,然後又說:“走啊!去約會!我可是記得這個事的!彆想逃!”

清萱身子一頓,臉色紅的更加厲害。

兩人越發的不避諱,直接手牽著手,在所有人的羨慕嫉妒下離開了。

但他們很很服氣,誰讓夏辰實力強呢?

清萱駕駛著一輛越野車,直接載著夏辰來到了市中心,兩人一出場便成了一眾人中的焦點,尤其是清萱,那颯爽的英姿,非凡的氣質,讓人嫉妒的美貌,多少男人停下腳步將目光停在了她的身上。

“我帶你去一家特彆好吃的店!”說著,清萱就興奮的拉著夏辰走。

很快,兩人停下了腳步,而夏辰一眼就注意到,那家店的牌匾上毅然寫著“重辣”兩個字,這讓他不禁哆嗦了一下。

“清萱,你喜歡吃辣呀!”夏辰問道。

可清萱卻皺著眉頭,盯著一輛豪車看,她目光閃爍,似乎有什麼事。

“怎麼了?”夏辰詢問。

“冇什麼!夏辰,我們不去這裡了,換一家店吧!”她聲音有些小,看起來有些不高興,手心也有些汗。

夏辰意識不對,他瞥了一眼那輛車,是南陽的車牌子,車牌號很炸眼,應該是個人物。

“清萱,到底怎麼回事?是不是那輛車的主人對你有威脅?”夏辰十分擔憂。

“彆問了夏辰!”清萱語氣透著無奈,表情有些神傷。

“清萱!難道還有什麼事是我不能知道的嗎?乖!現在有我在,不會讓你受委屈了!聽話,跟我說說吧!”夏辰輕撫著她的臉頰,語氣很溫柔。

夏辰的話讓她慢慢鬆懈:“那輛車……是我母親的!”

夏辰一愣,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是這樣,他努力回憶著清天跟他介紹的家裡的情況,似乎真的冇有說過關於清萱母親的事。

“他們都以為我不記得,可隻有那天,我記得最清楚!就是我父親死訊傳回來的那天,我的母親,就是坐著這輛車離開的。”

“這麼多年,每當我向爺爺問起關於我母親的事,爺爺的回答不是失蹤了,就是死了!不過,我卻知道,我母親一直都在!她就在南陽!”

“但……我卻不敢找她!”說著說著,清萱哭了。

夏辰盯著那輛車,直覺告訴他,關於清萱父親的死,她母親一定知道些什麼!而且清天曾經說過,清永的死,跟南陽脫不了關係。

他很想去問個清楚,可看到清萱的狀態,他猶豫了,對於清萱來說,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更好。

“不哭了!我們走吧!”夏辰溫柔一笑,安慰著說道。

隻是突然,那輛車的車門打開了,從裡麵走出來不少人,看樣子也是剛到不久。

清萱十分緊張的握著夏辰的手,控製不住的看過去。

夏辰眼睛一眯,很快認出那個女人,就是清萱的母親。

那女人看起來有些年紀,可身上的氣質和韻味十足,想必年輕時也是位不折不扣的大美人,乍一看,還真和清萱有五六分相像。

女人身邊是兩個五十多歲的老人,都是武家,且實力在半步天境左右。

而女人的身側是一個年輕男人,模樣和清萱有些像。

見到女人的那一刻,清萱的身子立馬顫抖起,而夏辰卻緊緊的拽住了她:“是我母親!是我母親……彆攔著我夏辰,我要好好問問她,冇什麼要離開?為什麼!為什麼……”

清萱的情緒有些激動,有些崩潰,她趴在夏辰的懷裡大聲哭了起來。

與此同時,那女人朝著店走去,當她注意到牌匾上的“重辣”時,嘴角不自覺的勾起笑容。

就算離得很遠,夏辰依舊能看出來,這笑容中苦澀和憂傷。

“井瑞,這就是我當年最喜歡的一家店!已經很多年了,冇想到還在呢!他們家的味道很是不錯呢!過了二十多年了,還真是懷唸啊!”女人的眼神有些深邃。

“媽,這次來,我們不去看看姐姐嗎?”她身邊的年輕男人問道。

那女人身子一頓,緊接著苦澀的搖了搖頭說道:“還是不了!”

“懿夫人,大爺交代過了,您不能和清家有任何來往!”身後的一個老人提醒道。

“夠了井元昌!不用你來提醒!”井瑞眉頭皺的很緊,白了他一眼說道。

“不是提醒,是說明!大爺已經給我們權利,如果懿夫人和小少爺真有什麼舉動的話,我們可以動手阻攔!”井元昌又道。

“好了!我有自知之明!井瑞,走吧!陪媽吃點東西!”女人拉著井瑞直接走進那家店。

這一幕,憑著超常的視力和聽力夏辰儘收眼底,他目光閃爍,似乎讀懂了什麼。

“清萱,彆傷心了!或許……你的母親有自己的苦衷!我剛剛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了,我總覺得你母親也是身不由己的!不然哪有母親會丟下自己孩子不管的?”夏辰安慰道。

“真的?”清萱一下子來了精神,微微抬頭,滿眼期待的看著夏辰。

夏辰歎了口氣,本來打算帶著清萱就此離開,可知道了這些,他就不能不管了!說到底也是自己的丈母孃啊!真有什麼麻煩,說不定自己能順便解決了呢?

“我什麼時候騙過你?”夏辰摸著她的頭,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