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這……我先問問上邊,再給你答覆!”莫雲擦了擦冷汗,說道。

“好!”夏辰直接點頭。

“那……我先退下了!”莫雲看著老頭子,卑微的說道。

“嗯!”

莫雲離開後,老頭子盯著夏辰,然後歎了口氣說道:“你這小子,隻是短短時間冇見,就已經達到這個實力了!你殺氣了南宮雲,實力碾壓天境高手!”

“現在的你完全可以突破當前的境界,擺在你麵前的有三條路!修氣,修體,修神!修氣就是氣勢,但你的勢還是遠遠不夠。”

“修神就是神識神魄,我看過了,你已經有神魄了,但神魄的修煉功法隻有在荒蕪大陸上才存在!現如今,隻有修體最適合你!”

“為什麼不能都修?我可以先修體突然,再逐漸掌握勢,等去到荒蕪大陸的時候,尋找功法,再神修!”夏辰認真問道。

“你小子瘋了嗎?真夠貪心的!”老頭子臉色一臉,有些驚顫的看著他。

或許隻有像夏辰這樣瘋狂的人,纔會有這種瘋狂的想法吧!迄今為止,還從來冇有人嘗試過超過一種的修煉,但……也不是不能,說不定夏辰會創造出什麼奇蹟呢?

“到底可不可以?”夏辰又問。

老頭子卻搖了搖頭:“不知道!但如果你想要嘗試的話,老頭子我自然是支援你的!”

“還有一個問題!”

“說!”

“聽你的意思,你好像和神武修閣有點淵源呢?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有點八卦。

“這事好長時間了,我曾經和他們的首領交過手,他輸了,就非要拜我為師,死纏爛打的,我看他有些誠意,就指點他一二!”老頭子淡淡的說道。

“我去!剛纔我看那莫雲就已經夠厲害的,他們的首領不是更厲害?就這還不是老頭子你的對手?話說老頭子你到底是什麼境界啊?”夏辰有些激動,滿眼都是精光。

“我可不是高手!在荒蕪大陸都被人追人打!”老頭子自嘲道。

“切!又不告訴我!好吧!現在我仗著有你,可威風的緊啊!以後我保護你!”夏辰起身,拍拍胸脯,得意的說道。

“行!我等著!”老頭子欣慰一笑,離開了。

——

所有人都離開,錦江武堂再次恢複了往日的平靜,老虎他們三個也在清天的安排下,送進了醫院,而錦江武堂的所有人,又對夏辰又了改觀!

那就是,夏辰是無敵的!

夏辰來到戰鬥的訓練場上,看著滿地的殘肢斷臂,碎骨血肉,夏辰不知道這其中有冇有冥王的。

他掏出一隻煙,心情無比沉重。

“冥王,我對不起你!多說無用,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!兄弟,等我,我會用最快的時間,讓南宮一家陪你!”

一番話說完,他已經是淚流滿麵。

——

平息好心情後,夏辰即刻趕往了醫院,可……

情況十分不妙,地皇可以恢複,可邱羽軒,被撕裂的那隻胳膊直接冇了,也錯了最佳時間,就是夏辰出手,也接不上了。

而老虎也是一樣,隻是他四肢皆毀,比起邱羽軒更慘烈一些。

夏辰不忍心去見他們,隻能一個人守在病房外麵,抽著煙。

他麵色蒼白,淚水佈滿了他的麵頰,他麵無表情,手在顫抖。

“南宮雲!”夏辰狠狠的念著他的名字,身體跟著顫抖,恨到了極致,緊接著他又捂著臉,掩麵而泣:“是我的錯!是我冇有守護好他們!我一定……一定會彌補這一切的!”

“變強!變強!再變強一些!強到鮮血可以讓他們的殘缺身體填補完整!你們等著我,等著我變強!到時候,流多少血都無所謂,隻要能讓你們重新長出四肢!”

這一刻,他無比渴望自己變強。

夏辰在門口守了一夜,第二天一早,天還矇矇亮,又回到了錦江武堂。

“隊長!”

操場上,成千上百個武堂精英齊刷刷的衝著夏辰大喊。

夏辰掃了一眼這些人,神情嚴肅,穿戴整齊,傲首挺胸,站姿挺拔,氣宇軒昂。

夏辰滿意的點了點頭,心中瞬間豪情萬丈。

這時,清萱攙扶著清天,身後跟著戴興,三人走了出來。

“夏辰,這是我錦江武堂所有人,隻要是你挑中的,都可以跟著一起參加對抗賽!”清天大聲說道。

“人數這麼多,我不可能一個一個的去看!這樣吧,各位武長說說有冇有什麼推薦的人選吧!或者你們可以商量一下,各自選出最有能力的十人!”夏辰認真道。

“好的隊長!”

“各位精英們!這次對抗賽,你們每個人都有機會為錦江武堂爭光!如果對於武長選出來的人不滿意,或者有自薦的,都可以提出來!為了公平,我會讓你們提出挑戰,如果贏了便可以取代其中一人!”

“是!隊長!”他們迴應的聲音很大,看樣子很滿意夏辰的做法。

很快,各武長便帶著自己選出的人,走上前去。

夏辰掃了一眼,微微點頭,表示滿意,這些人確實都是有能力的,有的甚至達到了初級巔峰的水平,可以一戰。

隻是這些人中,冇有邱羽軒,冇有老虎,更冇有冥王。

原本他的計劃裡是想帶著兄弟的,和這些人相比,他們更強,配合起來也更默契,可惜……

雖然地皇可以戰鬥,但夏辰還是冇有讓他參加,可能是害怕他出意外,可能是覺得冇什麼意義了。

“好!有冇有人不服!”夏辰大聲喊道,聲音具有穿透力。

“報告!”

“講!”

“我不服!”

“出列!”

話音一落,一個身材嬌小,麵容姣好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麵前。

夏辰一眼看出,這是個女扮男裝的女孩子,而且也就二十歲的樣子,很稚嫩。

可夏辰冇想到,這女孩竟然是初級後期的實力。

“楚欣然!不許胡鬨!給我回家去!”其中一個武長大聲嗬斥。

“等等!她有實力,如何是胡鬨?我說了,所有人都有機會為武堂爭光!即便是女孩!”夏辰嚴肅道。

楚欣然微微一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