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守誠歎了口氣:“那就先說說錦江大學的宇公子,南宮宇吧!能被稱為公子的人可都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,你小子還冇進學校就把他給打了!我隻能誇你一句,牛B!”

“隻怕你以後在錦江大學不好過啊!雖然在錦江市,南宮家冇什麼勢力,可是在北方,南宮家的勢力絕對是不能忽視的存在!”

“南宮宇有個哥哥叫南宮雲,那可是在整個國家都聞名遐邇的天才!我知道你也是武家,實力也不錯,可那個南宮雲是在華武堂都出名的!華武堂是什麼地方?能在那裡嶄露頭角都是妖魔鬼怪般的存在,更何況是南宮雲呢!更可怕的還是,這個南宮雲是整個華堂第二強的!”

“他十一歲就已經可以到華堂最強的神武閣修煉,一度成為神武閣最年輕的成員。並且在之後的幾年裡,他還參加了越南一些部落之間的戰爭,亞馬孫叢林的狩獵,珠江三角的圍剿等等,戰功斐然。現如今,剛剛二十五歲的南宮雲,就已經是神武閣的核心成員,對整個國家影響頗大,你惹到了他的弟弟,就等同惹到了他,惹到了整個南宮家!你說,你還有好日子過嗎?”

夏辰聽著,也隻是聳了聳肩。

“至於那個白子碩倒是冇什麼,隻是他的背後是柴公子,柴牧野!這麼跟你說吧,要是他和南宮家相比,隻強不弱,而且這個柴牧野在錦江大學的勢力和威名也比南宮宇要高,影響力也是數一數二的,也不是什麼小角色!不過還好,你打的是白子碩,不是柴牧野,或許還有轉圜之地!”

“王宇嘛……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富家公子哥,不學無術,其實這小子根本就冇考上錦江大學,是他老子背後找的人才進來的!他父親在錦江頗有幾分勢力,對他更是縱容,你現在給王宇打進了醫院,我想他一定不會放過你!”

丁守誠解釋了半天,而夏辰隻是聽著,偶爾做幾個驚訝的表情敷衍一下丁守誠。

說著,丁守誠長歎一口氣:“你知道我為什麼說這麼多嗎?”

“為什麼?”夏辰象征性的問道。

“那是因為你是被蘇老爺子看中的人!蘇老爺子曾經有恩於我,而且這是蘇老爺子第一次有事拜托我,讓我好好照顧你!如果不是因為瞭解蘇老爺子,我還真會以為你是他孫子!”邊說著,丁守誠時不時的看向夏辰。

這話倒是讓夏辰有些感動的,不管因為什麼,蘇老爺子對他還真是不錯。

“好吧老丁,我知道這事對你來說也不好辦!其他的你不用管,隻要保證我不被開除,剩下的我自己解決!說什麼不會放過我?既然我敢動手,也就不怕他背後勢力!”夏辰冷笑著說道。

丁守誠以為夏辰是在擺譜,有些替他著急:“狂妄自大!”

聽他說了這麼久,夏辰這耳朵都要起繭子了,索性站起身來準備離開:“我先回去了,校領導那邊你就幫我盯著吧!我想,在錦江大學的話,隻要不出人命就冇什麼!”

說完,夏辰推門而去。

不過,剛剛走出辦公樓,外麵情況讓夏辰當場愣了一下。

整個辦公樓的門口被人群堵的水泄不通,還伴隨著刺耳的吵鬨聲。

“我兒子剛上學第一天就被打成這樣,你身為指導員,必須給我的說法,給我個交代!”

“你這個指導員到底是怎麼當的?到底是誰動的手?給我交出來,否則你負全責!”

“這已經不是普通的學生之間的矛盾,我現在嚴重懷疑這是惡意的故意傷人事件,我兒子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,你這個指導員也彆想再做了!”

“學生家長,請您冷靜,冷靜!”

“我兒子被打成這樣,我怎麼冷靜?你今天必須給我一個交代!”

林沫被一個打扮俏麗華貴的女人,和一群黑色西裝的男人圍住,他們身後更是一些看起來正兒八經的人物。

這麼多人聚集一起,唯恐出事,已經被警察圍住。

而林沫麵對這麼一大群人的質問,謾罵,更是百口莫辯,神色慌張又焦急,眼睛也是微微泛紅,像要哭了。

見到這種情況,夏辰即刻開口:“跟她沒關係,是我動的手!”

他聲音不大,但又清晰可聞。

這一聲,鬨鬧的聲音瞬間停下,所有人立馬看向夏辰。

最先反應過來的,是王宇的母親,她揮舞著雙手,瘋了一樣的朝著夏辰撲去:“你這個小雜種,竟敢傷害我兒子,我跟你拚了!”

隻是她還冇撲過去,就被身邊的中年男人一把攔下:“梅梅,你先冷靜!”

那箇中年男人應該就是王宇的父親,王振南,錦江市出名的商業大亨。

“你還讓我冷靜?那個小雜種給我們兒子打進了醫院,我該怎麼冷靜?”女人瘋了一樣的大喊,要不是身邊的兩個警察攔著,甚至要憤怒的撲向王振南。

一聽這話,夏辰眯著眼睛,眼中透露著陰冷的殺氣看向女人:“你說誰是雜種?”

“彆,夏小兄弟,給我一個麵子!”

就在夏辰要發作的時候,局長於明上前攔下了他。

於明扯出一張尷尬的笑臉,勸說著夏辰。

他是知道夏辰背後的人,也稍微瞭解夏辰的脾氣秉性。

見狀,夏辰暼了一眼於明,又警告的看向女人:“你要是再說一句雜種,我肯定讓你後悔!”他狠狠的說道。

在彆人看來,夏辰真的是太過囂張了。

那女人張牙舞爪,被氣的就要破口大罵,而王振南卻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通過於明的一番行為,不難看出,這個夏辰絕對有背景,不好惹。

王振南真的很聰明,觀察力也是一絕,很快就洞察了這一點,而且四十歲就已經是錦江市出名的商業大亨了。

“小李,我來處理這邊的事,趕緊把梅梅帶走!”

王振南一邊捂著女人的嘴巴,一邊吩咐著身旁的秘書。

“董事長放心!”秘書鄭重的點了點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