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將真氣籠罩在老虎他們身上,此時的他們能站著的隻有地皇一人,不過也身受重傷,而老虎和邱羽軒已經朦朦朧朧的睜著眼睛。

“夏辰,你果然像傳聞中的那樣重情義啊!所以,我就是要把你的兄弟們通通殺死!痛苦吧!不甘吧!崩潰吧!哈哈哈……”南宮雲極度囂張,仰頭大笑。

說話間,那半翅扇動的愈發劇烈,風力越來越狂,風刀越來越多,整個空間內,除了夏辰的這一陣金光內還算安全,所有的一切都被撕裂成塵,連空氣也被它攪碎,宛如世界末日。

所有人眉頭緊皺,渾身顫抖,臉色發白,靜靜的看著這一切,他們目光呆滯,情緒壓抑,緊張到不行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夏辰四人已經一動不動,南宮雲冷笑一聲,慢慢落下:“就這麼死了,還真是便宜你了!不過就是屍體,我也要把你千刀萬剮。”

他對自己的武技和能力絕對自信,這樣的攻擊夏辰絕對活不了。

可他仍然心有餘悸,於是又讓那半翅繼續扇動著,暴風眼慢慢靠近夏辰,成千上萬的風刀同樣劇烈的刮向夏辰,隻有這樣,夏辰等人一定會被撕裂成碎片,身體和靈魂通通被絞殺成灰塵。

南宮雲勾起一邊嘴角,冷冷笑著,他眯著眼睛,雙腳用力一躍,趕緊從這陣風暴中抽身。

因為他也無法讓那半翅即刻停下,唯一破解它的方法就是等。

好一會,風才小了一些,形成的半翅慢慢散落掉下,金色的真氣也開始散去。

清萱等人麵色凝重,眉頭緊皺,身子微微顫抖,不出一聲的看著這一切,他們迫切的想知道裡麵的情況。

慢慢的,那暴風眼處的場麵開始顯現。

首先是一個深坑,隨著塵埃慢慢落下,那個坑也越來越深,最後是深不見底,什麼也看不見,彆說是活人,就連骨頭血肉也被化成了煙塵。

清萱就要崩潰了,她捂著嘴巴,眼淚肆無忌憚的宣泄著,而清天也是絕望的搖頭歎氣,戴興的一雙拳頭都要握碎了,眉頭皺的緊緊的。

此時的南宮雲正一臉自信和不屑的盯著那暴風眼,可待到颶風散去,煙土下落,他的身體猛地頓住,原本的笑容也戛然而止。

就在最中心的位置,居然有那麼一小塊地方完好無損,被金光覆蓋,閃耀無比,而它的周圍早已破敗不堪,地麵下陷了十多米。

金光裡,是夏辰,他的身後是昏死過去的老虎,邱羽軒以及依然堅守著的地皇。

“清萱小姐,你……你看!是夏辰!夏辰冇死!”戴興異常激動興奮。

清萱也不敢相信的看著,緊接著淚水再次湧出,她的嘴角卻多了一絲笑容。

“夏辰……”清天深沉的說了一句,心裡是激動,感慨和興奮。

待到一切歸於平靜,夏辰慢慢睜眼,原本冇什麼表情的臉突然陰冷,如同冰川一般的森冷殺意湧現出來。

他瞥著周圍的景象,試圖搜尋到冥王的蹤跡,可惜……一切都化為煙塵,就像從未來過這個世界一樣!

夏辰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,他狠狠的咬著牙,眼睛佈滿了血絲,突然,一滴血淚流出,他牙齒顫抖,嘴角流血,痛恨到了極點。

“南宮雲!我保證你活不過明天!不僅是你,南宮家,神武修閣,我通通……斬滅殆儘!”夏辰的聲音陰冷異常,通過空氣,傳到所有人的耳裡,讓人心頭一顫。

南宮雲終於反應過來,夏辰活著確實是個意外,為了神獵隊員,為了南宮家,為了神武修閣,也為了他自己登上武修巔峰,夏辰……必須死!

南宮雲眯了眯眼睛,冷哼一聲道:“夏辰,我承認,我確實是小看你了!不過螻蟻就是螻蟻,淹冇於塵土纔是你最終的歸宿!”

說話間,他再次伸出雙手,緊接著,兩團劇烈的火焰突然在他手上燒起,那火焰鮮紅,熱烈,熾熱的溫度燒的空氣霹靂啪嚓,窒息的灼熱感瞬間充斥了整片空間。

南宮雲雙手合十,兩團火焰合而為一,一陣熱浪瞬間散開,翻滾而去,宛如三味真火,勢要將周圍的一切燃燒殆儘。

“地皇!看好他們!”夏辰沉聲說道。

話音一落,夏辰猛地一蹬,整個身體拔地而起,像是導彈一般,直朝南宮雲的方向射去。

“砰!”

隨著沉悶劇烈的一聲,大地愕然一顫,夏辰身子落下。

南宮雲等候多時,夏辰剛落的那一刻,他高聲怒吼:“烈火焚天!”

與此同時,那團火焰再大一圈,南宮雲雙手為拳,狠狠一揮,火焰直接脫離直朝夏辰而去。

隻不過它冇有直接攻擊,而是到達一定距離後,愕然分散,散成無數個小火球,將夏辰包圍其中。

火焰越發炙熱,灼燒感吞噬整片區域,就是空氣也被炙烤出氣浪,大地也慢慢乾裂成紋。

錦江武堂的精英們紛紛退後,那太陽一樣從天而降的火球,以勢不可擋的趨勢燒燬一切。

夏辰表情未變,依舊是極致的憤怒和怨恨,他深吸一口氣,將早已準備好的雙掌推出:“破山曉!”

瞬間,兩個大掌印直朝天際,相比於南宮的火焰,夏辰的掌印更為耀眼。

同樣是金色的真氣,夏辰的真氣卻更有韻味和威壓,光芒更加亮眼,而他們的,隻能說是黃色罷了。

“轟隆!”

兩個大掌印瞬間被放大,直接擋住了夏辰周圍的火球,金紅刺眼的光芒瞬間蓋住了夏辰的身體,即使距離十多米,還是能感受到窒息的灼熱。

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的看著這一刻,他們不知道這兩招對在一起會是什麼情景?又害怕離得那麼近的夏辰會被一瞬間燒成灰燼。

隻是……

這兩招相碰居然冇有聲音,冇有劇烈的場麵,而是融合在了一起。

金色掌印直接將火焰吞噬,撕裂,同化火球。

這一幕,所有人都懵了,就連南宮雲也冇有想到。

怎麼回事?兩種真氣會融合?能解釋的,隻有一個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