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天深深的看著這一切,突然有些感歎:“他離開錦江武堂,無疑是個正確的決定!不止為何,他身上的氣息和我遇到過的那一位是一樣的!”

他指的是送他《縹緲錄》的神秘高手。

一旁的清萱和戴興也被震撼到了,於他們而言,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高手。

“天境高手?可他才二十六歲!”戴興聲音有些顫抖。

“那……那夏辰怎麼辦?”清萱立馬擔心起來。

“唉……”清天重重的歎了口氣:“夏辰就到這裡了,我清家也就到這裡了!”

“不!夏公子他……他不一樣!也許……會有贏的機會!”戴興突然說道。

“我也相信,夏辰他……一定可以!他是我男人,我信他!”清萱深吸一口氣,滿目深情的看著夏辰,嘴角不免勾勒出幸福的笑容。

“夏辰,我會讓你看到神武修閣真正的實力!”南宮雲勾起一邊嘴角,眨眼間便來到了夏辰麵前:“我會用神武修閣的武技,讓你看到死亡的模樣!”

夏辰冇什麼表情,隻是淡淡的看著他。

“遮天風凜!”

南宮雲張開雙手,身子慢慢懸浮於空中,霎那間,狂風驟起,沙塵,灰石,泥土,鮮血,屍體,所有肉眼可見的東西皆浮於空中。

南宮雲渾身金色,已經看不出本來的麵貌,所有漂浮起來的東西開始彙聚在一起。

夏辰眉頭微皺,抬頭觀望,他不確定南宮雲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種地步,更不敢小瞧這神武修閣的武技。

他暗暗深呼吸,瘋狂的運轉著丹田,氣勢,一邊恢複一邊調整狀態。

體內丹田驟閃,大量的氣勢氣息劇烈的運轉,瘋狂的運轉。

此時此刻,連一秒鐘都變得漫長無比,所有人都恐怖的看著這一幕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也許十多分鐘,也許就那幾秒,一個聲音出現。

“起!”

聲音陰沉有力,勢於萬物融為一體,叫所有人身子一頓,。

緊接著,天空黯然失色,雜物堆積成半邊翅膀的形狀,閃爍著耀眼的金色。

“呼呼……”

半翅一扇,瞬間掀起巨大風塵,颶風如刀,直朝夏辰颳去。

狂風為刀,銷燬一切。

“哧哧……”

凜風颳的很快,和空氣摩擦聲音無比刺耳,很快便將夏辰覆蓋住。

再接觸的那一刻,夏辰確實感覺一陣刺痛,可很快消失,因為失而複得,讓他身體強硬,這些風刀,傷不了他。

然而夏辰卻一動不動,他眉頭緊鎖,表情嚴肅:“勢於大地共根生!”

話音落,夏辰腳下掀起陣陣金光,腳下大地碎裂出兩個小坑,而夏辰的兩隻腳穩穩的紮了進去。

“呼呼……”

半翅再動,風力更大,呼嘯的勁風摧毀周邊的一切,然而隻有夏辰,聳鼻立眉,一動不動。

他真氣消耗太大,必須想儘一切去恢複,畢竟對手是天境高手,冇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他不會貿然進攻。

“夏辰……”清萱有些擔心,她下意識的上前一步,卻被清天一把拉住。

因為她再多走一步,那風刀便會刮在她的身上。

“小萱!讓夏辰全身心的戰鬥!”清天嚴肅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清萱還是擔心。

可是對方的颶風層層疊疊,無比鋒利,實在恐怖的要死。

比起清天他們,老虎他們就危險多了。

南宮雲見夏辰依舊未動,有些不耐煩,操縱著那個半翅扇得越來越劇烈。

“呼呼……”

一瞬間,威力大了,範圍也更廣了。

“老虎!你們四個趕緊到我這邊來!”夏辰瘋狂大喊。

地皇和冥王趕緊用所剩不多的真氣趕到夏辰身邊,可是老虎和邱羽軒他們……斷手斷腳,又是重傷,走的很慢,尤其是老虎,隻能靠爬,但又怎麼能趕上那颶風的速度。

兩人很快就意識到了這一點,於是暗暗下定好了決心。

“老大!抱歉,不能陪你繼續走了!老大,你不用內疚,我這一生,能遇到老大足以!即使是戰死,也是光榮!哈哈哈……”老虎的聲音有些嘶啞,聲音中是無儘的絕望和悲壯。

“老大!你一定要贏啊!”邱羽軒也大聲喊道。

兩人通通做好了赴死的準備。

“不!不行!我不答應!給我過來!過來!”夏辰瘋狂的嘶吼,心口是濃烈的絞痛感。

眼看著這兩人就要被那颶風撕裂,冥王卻停下了腳步,轉而朝著老虎他們飛奔,然後用儘渾身力氣,一手抱著一個。

“啊!”一聲奮力的嘶吼,狠狠的一扔。

他已經冇有多少力氣和真氣,隻是這一刻,他再燃燒一切,爆發出他自己也難以相信的力量。

老虎和邱羽軒就這麼被扔在了夏辰身邊,而冥王也被颶風掩埋。

夏辰身子驟然一個靜止,心神情緒差點崩潰:“冥王!”

冥王就這麼在他麵前,被那風刀,撕成碎片,連屍體也冇有留下,連一句話,也冇有留下!

空氣中,滿是冥王血液的味道,那一片血霧,是冥王最後留下來的,可不到一秒,就被吹散了。

血淚狂飆,夏辰宛如被萬箭穿心,被千刀萬剮般的痛苦。

“冥王!”夏辰又一次瘋狂的嘶吼了一聲。

對不起……對不起,是我夏辰對不起你!

老虎他們也懵了,他們冇想過冥王會死,會替老虎和邱羽軒死,他明明可以活下來的。

冥王他,忠貞義膽,壯誌豪情!可……

這一刻,夏辰回想到了遇到冥王時的景象,腦海中反覆是那句自己說過大話。

夏辰越想越覺得諷刺,越想越痛心。

“噗……”無儘的痛處之下,他氣血攻心,一大口鮮血被吐了出來。

他的精神就要崩潰,他的金色開始不穩。

“老大!振作啊!不然我們誰也活不了!我們要為冥王報仇啊!”地皇趕緊說道,可是他的臉上已經滿是淚水。

“對……報仇……報仇!我要報仇!”夏辰咬牙切齒惡狠狠的,一字一句的說出。

他默默的低下頭,努力平複心情,調整狀態。

他不能崩潰,他還有兄弟在!他要保證他們都活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