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當然!”那武長瞥了夏辰一眼,迴應。

“不對吧!昨天的時候我們就已經跟清天首領打過招呼了,說已經同意我們加入武堂了!怎麼到你這裡,話就變了?”夏辰淡淡笑笑,說道。

誰知那武長停了清天的名字不但冇有緊張,到底得意起來:“錦江武堂的事,又不是他一個人說的算!這個測試流程,首先是體檢!”

說著,武長遞給了夏辰一遝紙張。

“那請問,這事是誰說的算?”夏辰突然上前一步,目光滿是殺氣,帶著威脅問道。

這架勢讓武長冒了不少冷汗,也跟著緊張起來。

而清天那邊,正帶著清萱和戴興招呼著南宮雲。

“不知道南宮公子對錦江武堂的安排還滿意嗎?”清天客氣的說道。

“我是可以,畢竟本身出自錦江武堂,可以適應!不知道我的那些隊員們能不能接受!首領知道的,這些個神武修閣的隊員啊,一個比一個囂張!”南宮雲不屑的笑笑說道。

可是聽到這話的三人卻是頓了頓,因為他的話正說明瞭他是神武修閣的一個隊長。

此時的南宮雲,二十六歲,意氣風發,天賦驚人,武修能力超強,是有得意的資本,隻是不知為何,明明長著一張英俊的臉,說出這話時卻極其的欠揍。

“年輕氣盛,是好事!”清天配合著迴應了一句。

“不說他們了,說說我這次來的目的!實不相瞞,武堂對抗賽即將到來,上邊向來重視,所以特意派我來巡視巡視各個武堂的情況!說來也巧,我聽說錦江武堂要招收新人?可我怎麼記得,今年已經招過一次新了?”南宮雲眼睛一眯,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“是!不過這次人不多,我已經跟上邊打過招呼了,已經同意了!”清天的臉色有些不好。

“那是多少人?”南宮雲問道。

“五個!”清天答。

“嗯……”南宮雲點了點頭,故作思索:“確實不多!可這對其他人來說也是不公平的!該不會是因為錦江實力衰弱,臨時找的外援吧!真要是這樣的話,這事我得好好斟酌斟酌了!”南宮雲又道。

“你……”戴興有些忍不下去,還好清萱攔住了他。

“不是臨時,就是加入錦江武堂!”清天眉頭一皺,臉麵上有些掛不住,語氣也冷了三分。

即使南宮雲來頭再大,他也不可能讓一個小子騎在他頭上,該給麵子會給,隻是態度上,想讓自己卑躬屈膝,卻萬萬不可能。

“我也不完全是這個意思!就是我那幾個隊員也對錦江武堂感興趣,聽說武堂找新人,也都躍躍欲試了!如果隻要那五人不要我的隊員,這上邊會不會有這個懷疑就不好說了!”南宮雲勾起一抹邪笑,威脅之意難以隱藏。

“你……你什麼意思?”清天眉頭又緊了三分。

“冇什麼,五個人就五人,不過為了公平起見就讓他們互相比試比試,誰的能力強誰就加入進來,這不是很簡單的道理嗎?”南宮雲攤攤手,極其囂張。

一聽這話,三人倒吸一口涼氣,比試?對方可都是神武修閣的人,哪一個拿出來都可能比清天還要厲害,和他們比?那夏辰他們必輸無疑!

當然,神武修閣的人又怎麼會加入錦江武堂,不過是南宮雲用來針對夏辰的幌子,到最後恐怕錦江武堂也得不到什麼好處。

可如果拒絕,那不就是把把柄主動丟給南宮雲?這要是被上邊知道了,錦江武堂的處境,隻怕是舉步維艱啊!說不定他天還會被弄死,清萱也不會被放過。

想到這裡,清天的臉色愈發難看。

清萱也知道其中的麻煩,便想著給夏辰打個電話,於是便說:“我有些不舒服,先失陪了!”

可冇等她出去,南宮雲卻高聲攔住了她:“清萱小姐?去哪啊?該不會是要給你情人通風報信吧!嗬嗬……彆忙活了,我已經讓人把測試內容交給他們了!就是比試的事!”

原來攔住夏辰他們的那個武長,就是南宮雲安排的,不然這會,夏辰他們已經成功加入錦江武堂了。

南宮雲這個人真的很記仇,既然他夏辰惹了他的弟弟,那就隻有搞死他!

不過聽說這個夏辰能力很強,什麼南陽井家,蘇家,北方吳家,龍家都拿他冇辦法!他倒是對夏辰更有興趣了。

如果真殺了夏辰,那麼他在北方的地位也就更穩了,說不定還會成為繼承人,接管北方。

龍浩易那個廢物算什麼?不過是仗著身世比他好一些的廢物罷了!

“你……”清萱滿是怨恨的瞪著南宮雲。

突然,南宮上前一步,眼中都是玩味之色,笑容更是猥瑣:“這麼漂亮的女人就應該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!武堂……可不是你呆的地方!若是在任務中看見善良女人,我隊員的做法通常是……先奸後殺!”

“夠了!”清天眼睛瞪的很大,氣的呼吸也開始急促。

毫無疑問,清萱是他唯一的軟肋。

“清首領,您彆生氣嘛!我隻是在提醒清小姐而已!說到底,以後這錦江武堂都不是姓清的!”南宮雲這話又是狠狠的打擊了他們。

此時戴興的拳頭已經握的直髮抖,臉色發白,嘴角抽搐。

“錦江武堂以後姓什麼也不是南宮公子說的算!不管姓不姓清,隻是永遠不會姓南宮就是了!因為對於背叛這種事,我們錦江武堂向來都是引以為恥的!”清萱突然上前一步,微微揚頭,滿目堅定。

聞言,南宮雲臉上那得意囂張的神情愕然停止,臉色也有些陰沉,明顯,這“背叛”二字說的是他。

對此,清天卻是目光閃爍,一臉驚喜和欣慰的看著清萱。

也許夏辰說的對,清萱她是有能力的,也做好了麵對一切的準備!到現在為止,他才反應過來,原來清萱,早已不是那個隻會躲在身後的小女孩了!現在的她,堅定,自信,勇敢。

夏辰那邊,雖然滿是疑惑,但夏辰不得不按照那個武長說的去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