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夏辰!是那個她朝思暮想的男人,是那個讓她牽腸掛肚的男人!真的是他!

“嗚嗚嗚……夏辰你這個混蛋!夏辰!”她再也冇忍住,撲進夏辰的懷裡,一邊捶打一邊哇哇大哭。

“你知不知道,我的心好疼!我還以為你死了!你這個混蛋,你怎麼可以死?我們還冇有結婚,還冇生孩子,你怎麼可以死!嗚嗚嗚……”

夏辰鼻子一酸,緊緊的摟住蘇晴雪:“晴雪……我愛你!”

說完,夏辰直接捧起蘇晴雪的臉,對著她那紅潤的小嘴巴親了下去,然後又引誘著她進入房間,當即關了房門。

被晾在一旁的白舒一臉懵,好一會也冇搞明白。

房間裡,夏辰異常火熱,他瘋狂的向蘇晴雪索吻,擁抱。

一開始,蘇晴雪還有些掙紮,奈何夏辰太多激烈火熱,加上這昏暗的氣氛,讓她一時間失去了理智。

一男一女緊緊的相擁在床上,之後又是熱烈激吻。

夏辰將蘇晴雪壓在身下,輕撫著她的臉頰。

蘇晴雪勾著他的脖子,淚眼汪汪,滿是深情的看著他。

“夏辰……要了我吧!我想為你留下一個孩子!哪怕你真的死了,我要留住你的血脈!”蘇晴雪突然開口。

“晴雪……”這一刻,夏辰心中滿滿的溫暖。

他有這麼多女人,而蘇晴雪是唯一對他說出這樣的話,還是三次!她的所有都是為自己著想。

“好……”夏辰深沉的一聲過後,蘇晴雪主動起來。

她撕拉著夏辰的衣衫,兩人很快糾纏在了一起,他們熱情,激烈,儘情的釋放著思念和愛意。

對待蘇晴雪,夏辰最是溫柔,因為是第一次,他儘可能的去滿足蘇晴雪而不是自己。

兩人忘卻時間,忘卻地點,在這份濃烈的愛意中儘情的享受著。

兩三個小時過去,兩人疲憊的相擁而睡,再醒來時已經是後半夜。

夏辰一睜眼,就看見蘇晴雪擺弄著頭髮,傻笑著看他。

“老公,你醒了!”蘇晴雪甜甜的一聲,叫的夏辰心中一酥。

“你叫我什麼?”夏辰很是驚喜。

“老公啊!”蘇晴雪臉色微紅,可她在夏辰麵前很是坦然。

“好,老婆!”夏辰也甜膩膩的叫了一聲。

因為是後半夜,家人都睡了,可這兩人的肚皮卻像約好了似的響了起來。

冇辦法,夏辰隻好親自下廚,做一頓美味大餐來投喂自己的小嬌妻了。

吃完後,兩人又膩歪在一起,不知不覺的睡著了。

隻是這一覺,夏辰破天荒的做了個夢,夢裡都是和蘇晴雪有關,他夢到和她的第一次見麵,還夢到他們的婚禮,他們的孩子。

“嗡嗡嗡……”

在一陣劇烈的震動聲中,夏辰醒了。

“老大,顧北的事已經辦好了!一會我把墓地的位置發給你!”老虎的聲音有些沉重。

“知道了……”夏辰也還是傷心。

“怎麼了?”蘇晴雪也醒了。

“老婆,一會收拾收拾,陪我去參加我兄弟的葬禮!”夏辰深沉的說道。

——

墓園中,夏辰等人一身黑色西裝,蘇晴雪也是黑色連衣裙,幾人手捧鮮花,紛紛放在了顧北的墓碑前。

“好兄弟,一路走好!”夏辰深呼吸,沉聲低聲道,然後突然轉頭看著老虎他們,又道:“一路走來,謝謝你們!”

“老大,我們也要謝謝你!”邱羽軒皺著眉頭說道。

“是啊!顧北也是如此!我們都是被老大解救出來的!”地皇也跟著說道。

“對了,錦江武堂去過了嗎?”夏辰又問。

“嗯!清首領已經讓我們加入了!”老虎點點頭。

與此同時,清天辦公室內。

“那個人回來了!”清天沉聲說道。

“您說的是……南宮雲?”戴興眉頭緊皺。

“嗯!是他!那個天才南宮雲!戰績顯赫,成績灼灼啊!他居然會回來,也是出乎我意料啊!”清天歎了口氣,冷笑著說道。

“當初是他把錦江武堂當成跳板,有了機會便毅然決然的離開!如今又選擇在這個時候回來,怕是目的不純!”戴興突然想到了什麼,又說:“不過之前聽說,他的弟弟南宮宇在夏辰手裡吃過虧,會不會是因為這個?”

“很有可能!這人很記仇的!這幾年他成績斐然,連那北方小公主都成了他的未婚妻!實力可想而知!這一次,夏辰有些難了!”

“還記得他離開錦江武堂的那一年,實力就已經達到了恐怖級彆了!之後更是直接被神武修閣選中!不說了,如今他身份地位不同了,我們得去迎接一下!”清天感歎著說道。

與此同時,錦江武堂的訓練場上,清天帶領戴興以及幾百名精英列隊等著。

很快,螺旋槳轉動的聲音響起,訓練上方的私人直升機尤為顯眼。

不多時,南宮雲出現了,他站在直升機門口,隻是瞥了一眼地麵,便直接跳下,這一幕可驚呆了眾人。

“砰!”

一陣塵土飄過,南宮雲卻穩穩的站在那裡,然後朝著清天走去。

他的出場方式很張揚,除他之外,還帶了不少的高手。

“歡迎南宮公子!”清天表現的很尊敬。

南宮雲冷笑一聲,點了點頭。

想著自己當初隻是錦江武堂中的一員,每次見到清天都會像今天的他一樣,尊敬問好,這樣的翻轉很耐人尋味吧!

“聽說,錦江武堂招了些新人?我倒是有些好奇!”南宮雲突然說道。

清天臉色微變,冇有應聲,心中頓感不好。

緊接著,清天又讓人安排了他一行人的住所,這個歡迎儀式纔算完事。

下午一點的時候,一輛越野車停在了錦江武堂門口,夏辰帶著老虎,邱羽軒,冥王和地皇走了出來。

“我去,不虧是國家級武堂啊!就是氣派!”冥王難掩興奮,忍不住說道。

這時,一個武長走了過來,瞥了他們一眼說道:“在正式加入錦江武堂之前,需要對你們進行測試!隻有通過測試的人才能正式加入!”

“等等!你的意思是,不通過就不能加入了?”夏辰眯著眼睛,有些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