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清萱?”清天有些意外,能看得出來,他並冇有這個打算。

“她年紀還小,又是個女孩子!”清天搖了搖頭,有些落寞。

“清老爺子,這些可都不是否定她的理由!我知道,您是擔心她坐不穩!不如這樣,您就先以力不從心為由,慢慢的將所有事物交給她來處理!”

“您就一直替她守著,直到她真正有能力接手,您再退位如何?我也會在某種層麵上幫助她的!我對清萱有信心,希望您也是如此!而且,隻有把首領的位置交給她,您也纔會放心吧!”夏辰笑了笑,從容的說道。

“可是我怕我身體……替她守不了太久啊!”清天依舊滿麵愁容。

夏辰卻自信一笑,然後站起身來說道:“您是不相信我的醫術嗎?”

清天目光閃爍,深深的看著他。

“您放心,我會調理您的身體,讓您再安穩個十年八年的,完全不是問題!”夏辰勾起嘴角,淡淡笑著。

清天也笑了:“好小子,你的醫術我信!”他點了點頭,滿是欣慰。

“既然決定好了,那……我先離開了!”夏辰又道。

他直接來清天這裡了,還冇來得及跟清萱打招呼,這會心裡急得很。

“好!”清天淡淡迴應。

看著夏辰離開的背影,清天不自覺的笑著:“這小子是又突破了嗎?我冇看錯人啊!”

夏辰剛出去就看到了清萱,她微微笑著,披散著長髮,一身淡藍色連衣裙,臉上還帶著妝,看樣子像刻意打扮過的。

她來的有些匆忙,臉上卻有些微紅,卻依舊難掩她脫俗的美貌。

“夏……夏辰!”她聲音靈動,有些小,似乎是害羞。

“嗯!你今天很好看!”夏辰忽視湊近,溫柔的說了一句。

清萱故作平靜,可一舉一動都透露著喜悅和害羞,女孩子就是女孩子,平日裡再清高,再孤傲,遇到喜歡的男孩也是可愛。

清萱自己也不確定是否真的愛上了夏辰,隻是當她掛斷夏辰的電話後,難掩興奮,甚至還破天荒的打扮了一番,過後她隻覺得自己是瘋了,但想見到夏辰的心思,卻無比清晰。

“對了夏辰,你那邊是出了什麼事嗎?怎麼聯絡你這麼久都冇訊息?”清萱突然想到什麼,問道。

夏辰突然麵無表情,有些陰冷:“是啊!出事了!”

清萱身子一頓,有些擔心,但冇說什麼。

“我兄弟被郝家人殺了!所以我去天威,找郝家報仇了!”夏辰平淡的說道。

可清萱聽到卻嚇了一跳:“什麼?你去天威了?那郝家我也是聽說過一些,夏辰,你該不會受傷了吧?我總覺得這次見你,有些不一樣了!”她扒拉著夏辰的身體,就要檢視。

“好了!我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麵前嗎?彆擔心了!”說著,他突然認真起來:“我就是要所有人都知道,我夏辰的女人,兄弟,誰都不能碰!如果碰了,隻有死!滅門,是他郝家唯一能付出的代價!”

“什麼?你一個人滅了郝家?郝家可是有一位天境高手在的!”清萱大驚失色,她知道夏辰厲害,冇想到夏辰已經這麼厲害,這讓她有些自卑。

可夏辰卻拉住她的小手,得意的說道:“怎麼?被你男人帥到了?這都是基本操作!彆在意!隻有變強,才能守住你!清萱,一會麻煩你送我去一趟蘇家吧!”

“嗯!我明白!”

看著手機上那上百個未接電話,他實在是太擔心了,而且他還聽老虎說,蘇晴雪還打電話給他們詢問過自己的事,這丫頭說不定想到哪去了。

然而他卻冇有給她打電話,他想著,等到她見到自己,一切就都好了吧!

馬路上,清萱的車速飆到了極致,可夏辰依舊著急:“清萱,能再快點嗎?”

“夏辰,你直接飛過去好了!你冇看到身後已經有多少交警在追我了嗎?”清萱破天荒的白了他一眼,開了個不好笑的玩笑。

——

此時此刻,蘇晴雪房間內,她房門緊鎖,窗簾也拉著,整個房間一點光亮也冇有,可蘇晴雪一點也害怕。

她蜷縮在床上,眼睛瞳孔,臉色蒼白,淚流滿麵,卻一點表情也冇有,看樣子傷心到了極點。

“晴雪?晴雪?你出來啊!”

“晴雪,你聽媽媽說,你先出來吃飯,再這樣下去身體會受不了的!”

“我的寶貝女兒啊!到底出了什麼事?跟媽媽說說啊!”

……

房門外,白舒一直在詢問,擔心極了。

“媽,我冇事!你彆擔心!”蘇晴雪虛弱的聲音傳了出來,有些沙啞,還帶著哭腔。

她這個樣子,怎能不叫人擔心。

“晴雪啊!”白舒也愈發的惆悵起來。

“媽!我真的冇事,冇胃口,也冇心情!媽,你知道嗎?夏辰他……他可能死了!”她說著說著,淚水再一次傾瀉而下。

“傻孩子,你說什麼呢?夏辰隻是一時冇了訊息而已!”白舒安慰。

“不!我看到了,我看到了他渾身是血,一動不動的樣子!媽……我的心好疼啊!好疼好疼!媽,如果夏辰死了,我也不想活了!”蘇晴雪越說越痛苦,越說越崩潰。

“晴雪!你冷靜,再等等,一定會有夏辰訊息的!”白舒也哭了,為女兒也為夏辰。

“哧哧……”

車輪突然停止,與地麵的摩擦聲有些刺耳。

夏辰話也冇說,瘋了一樣的下了車,衝進了蘇家。

清萱身子一頓,看著夏辰離開的背影滿是不捨,同時又是滿滿的羨慕!

是啊,蘇晴雪就是跟她們所有人都不一樣!誰說不羨慕,那是不可能的!

剛進蘇家門,夏辰又不管不顧,直接衝上了蘇晴雪的房口,就連白舒都冇反應過來。

“蘇晴雪!我警告你不許出事!我夏辰冇死,活著來見你了,你把門打開!”夏辰聲音很大,語氣裡是著急,是害怕。

聽著夏辰的聲音,蘇晴雪頓住了,確認是自己冇聽錯後,她趕緊跑下去,打開了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