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這說明您很瞭解這東西,而不是從彆人口中知道的!”

夏辰思維清晰,有理有據,一番話下來,倒是讓甄之遠有些懵了。

他皺著眉頭,眼神是猶豫,好一會,他才歎了口氣,開口說道:“你很聰明,很警覺,說的也對!不過事出有因,我不能把我事全部告訴你!你隻需要知道,這東西對你有好處就是了!”

“既然如此……甄爺爺為什麼選擇給我?”夏辰又問。

“我也不知道,隻是覺得應該是你!”甄之遠的笑容耐人尋味,又深不可測。

夏辰也知道這是個好東西,不然也不會有人來搶,對自己來說定是有好處的。

“那就多謝甄爺爺了!”夏辰笑了笑,將木盒收了起來。

“夏辰……不要!不要死!不要離開我……夏辰……”突然,歐陽書書微弱的聲音從屋裡傳來。

夏辰皺著眉頭,有些擔心:“甄爺爺,我去看看她!”

說完,他直接跑了過去。

此時的歐陽書書還在昏迷,由於害怕一直在囈語。

見狀,夏辰一把握住她的手,溫柔急切的說道:“書書,我在,我冇死!彆怕!我在!”

可能是感受到了夏辰溫暖,歐陽書書竟慢慢的睜開眼睛,當她看見夏辰的臉時身子一頓,她緩了緩,仔仔細細的撫摸著夏辰。

“你是夏辰……你真的是夏辰!太好了……太好了,你冇死!太好了……”歐陽書書喜極而泣,直接撲進夏辰的懷裡大哭起來。

“是我,我冇死!真的冇死!”夏辰也不停的安慰著她。

過了一會,歐陽書書抬頭,她皺著眉頭,眼中滿是柔情,深深的看著夏辰,可是下一秒,她居然主動吻住了夏辰的嘴唇。

她再也忍不住了,當她看到夏辰身死的那一刻,她崩潰了,她的心好痛,她還有好多事冇做,好多話冇對他說過。

她害怕失去他,所以,她要得到他。

這是她第一次有這種想法,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情深。

夏辰哪裡受得了這樣的刺激,體內的燥熱無法被壓製,很快,夏辰就由被動變成了主動,一雙手也不停的上下遊走。

等到氣氛烘托到曖昧,這兩人自然而然的就結合到了一起。

屋內聲音震顫,可能是第一次,歐陽書書叫的很大聲,這讓外麵的甄之遠老臉一紅,滿是羞憤。

自己活了這麼久了,頭一次碰到這樣的事,年輕人的事他又不好多說什麼,隻能坐在門口,抽著煙,聽著裡麵香豔的聲音。

錦江武堂內,清萱正一臉憂愁的坐在窗前,嘴裡還時不時的念道著:“夏辰,你在哪?你不是答應我要帶領錦江武堂參賽的嗎?”

天威這邊,夏辰和歐陽書書倒是睡的香甜,可甄之遠卻一夜無眠,第二天還頂著兩個黑眼圈,這這對小情侶做早飯。

“甄爺爺,你昨晚冇睡好嗎?”歐陽書書天真的問道。

甄之遠有些尷尬:“嗯!年紀大了!”

夏辰卻是一臉猥瑣的附在她耳邊說道:“你還問?還不是因為你昨天晚上折騰我?”

歐陽書書臉色一紅,隻想找個地縫鑽進去:“你閉嘴!彆……彆亂說!”

“亂說什麼了?”夏辰嘟囔了一句,腦海裡滿是歐陽書書那激烈的樣子。

兩人吃過早飯後就打算離開了,因為帶著兩個頭顱,兩人冇有選擇飛機,而是水路,打車,各種各樣的輾轉,好幾天纔回到了錦江市,這可累壞了兩人。

歐陽書書趕緊回去休息,而夏辰則是馬不停蹄的來到了存放顧北屍體的地方。

冷庫內,夏辰帶著老虎他們站成一排,個個痛心疾首,除此之外,還有郝洺川父子的頭顱。

“兄弟,我為你報仇了!”夏辰眉頭皺的很緊,即使報了仇,也難掩他的心痛。

夏辰深呼吸,然後說道:“老虎,顧北的後事就交給你來處理了!地皇,冥王,羽軒,你們的傷怎麼樣了?”

“放心吧老大,都好的差不多了!”地皇迴應。

“嗡嗡嗡……”就在夏辰想說什麼的時候,手機響了。

“喂……”

“夏辰,我可算是聯絡到你了!”電話那頭,清萱語氣沉重。

“是發生什麼事了嗎?”夏辰問道。

“馬上就是武堂間的比試了,現在武堂裡已經開始訓練了,隻是你……”清萱有些難為情。

夏辰有些愧疚:“抱歉,最近發生了太多事!我一會就過去!”

掛斷電話後,夏辰又對著他們說道:“對了,解決完顧北的事記得去錦江武堂一趟!到時候我會安排你們加入武堂的!”

“知道了,老大!”

說完,他便匆匆離開了。

——

錦江武堂,清天書房內。

“武堂裡的人都已經在訓練了,就等著你來挑人,再進行下一輪的訓練了!”清天喝了口茶說道。

“好!不過這次我想帶著老虎他們參賽,我和他們熟悉,這樣贏的機率會大一些!”夏辰突然說道。

說實話,就錦江武堂這群人的實力,雖然和普通人相比都是精英,但平心而論,除了戴興,夏辰還真冇看得上誰!

“可以是可以!但武堂招納新人都是有講究的,畢竟所屬中華征服,需要申請一下!如果隻是他們幾個話……應該是冇什麼問題的!一會打聲招呼,看看上邊什麼態度!”清天皺著眉頭,一邊思考著一邊說道。

“行!”可是夏辰卻突然蹙眉,表情也變得嚴肅:“清首領,您的身體……”

清天遲疑了一會,然後歎了口氣說道:“還是冇能瞞過你!我也是老了,身體每況愈下,而且還操持著武堂的事,有些心力交瘁,力不從心了!怕是……堅持不了幾年了吧!”

夏辰也歎了口氣,然後又道:“清首領,您有冇有想過,一旦您從這個位置上退下來,會由誰來接手?”

“這……我倒是冇想過!盯著我的人這麼多,想接手的也不在少數!”說著,清天也泛起了愁死人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交給清萱!”夏辰突然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