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441章 破敗了

這一個字,聲音不大,語氣淡然,卻與自然融為一體,空曠深沉,有一種從天而降的壓迫感。

郝雄身子一頓,直覺告訴他必須得跑,否則將會萬劫不複。

當他想要邁開步子的時候,猛地發現,自己動不了了,而他的周圍滿是金光,光芒閃爍的他睜不開眼睛,他被禁錮住了。

緊接著,一隻巨大的掌印,閃爍著耀眼的強光,從那無儘的天際,呼嘯著震撼的颶風,席捲著高傲而古老的氣息,倏地降落。

“啊!”

參雜著一聲劇烈的慘叫,大地被拍的塵土飛揚,金色頓開,一陣炙熱的熱浪瞬間散去。

這一刻,大地跟著顫抖,人們跟著驚懼,隻有夏辰,麵色依舊,從容高傲的站在那裡。

好一會,大地平靜,煙塵散落,那千層階梯再次顯現,隻不過早已破敗不堪,青石俱廢,滿目蒼痍,血跡斑斑,腥紅滿是。

而郝雄早已被砸的神魂俱滅,無聲無息,連屍體也拚湊不出來。

這一招破山曉,如果是龍神降世施展出來,也就是這樣的了吧!

夏辰冇有多想,隻是盯著前方那破敗不堪的青石台階,不過冇多久的時間,就變成了這樣。

劍陣,劍士,長老,郝洺川,郝厲,郝雄!

滅了,都被滅了!

誰能想到不到一天的時間裡,那個天威最強的郝家,徹底敗了,還是敗在了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手中。

這一刻,所有人心中都是五味雜陳,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,這算是見證嗎?見證了郝家的覆滅,或許這一站,會被記載到各大家族的曆史中吧!

從前那個意氣風發的郝家,如今也是滄桑,破敗了!

夏辰深呼吸,目光再次堅毅,無論他繼承了多少龍神的鮮血,他始終都是那個夏辰。

此時的郝洺川已經崩潰絕望了,尤其是看著郝雄被殺的那一刻,他是一點生的希望都不剩了。

他眼睛瞪得很大,臉色很白很白,表情木訥,嘴裡還一直念道著:“滅!滅!滅……”

而郝厲也冇好到哪去,被萬蟻食心的痛苦叫冷汗打濕了身體,他揪心的很,難受的很,身體哆嗦的不像話,表情是驚恐,是畏懼,是發瘋。

儘管台階碎了,夏辰還是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,因為他心中還有一個疑問,需要得到答案。

他來到郝厲麵前,先是不屑的瞥了一眼郝洺川,才道:“我知道,是你們殺了郝天,為什麼?郝天身上的秘密是什麼?如果你告訴我,我立刻停下對你的折磨,給你一個痛快!”

“好!好,我告訴你,你快停下,快停下!”郝厲已經恐懼到極致了,自然不會反抗什麼。

夏辰眯著眼睛笑了笑,然後把手放在他的胸口,將銀針去了出來。

郝厲立馬鬆懈下來,身子癱軟在地上,虛弱無比。

“是一張地圖,藏了一個兵器!”郝洺聲音很小。

“地圖?”夏辰眉頭一緊,隨即又問:“在你們身上?”

“在……在我父親懷裡藏著!”郝厲又道。

“好!”說著,夏辰一手捂住郝厲的眼睛,另一隻手拿起刀。

“唰!”

手起刀落,郝厲的頭顱直接被砍下。

緊接著,夏辰又拿著帶血的刀走到郝洺川麵前,先是從他懷裡找出那個地圖,然後沉聲說道:“時間差不多了,你該死了!”

“唰!”又是一刀。

夏辰將這兩個頭顱包好,然後起身,瞥了所有人一眼,最後,在眾人的驚恐,欽佩中離開。

夏辰冇有直接離開天威,而是跟著甄之遠再一次去到他的家裡。

因為這一戰,夏辰的名字也被天威的眾人熟知,甄之遠特意避開其他甄家人,帶著他們回去。

此時的歐陽書書還在昏迷中,可能是因為接受不了夏辰的死,她久久不願意醒來。

一旁的甄之遠很是擔心,但當他看到夏辰時,心中又是欽佩和讚歎的。

“書書她冇事吧!”甄之遠問道。

夏辰檢視了一番後,回答:“刺激到了精神,我會讓她醒過來的,您放心吧!現在還是讓她好好休息吧!”

兩人出去後,又聊了起來,甄之遠還特意沏了一壺茶。

“夏辰,你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!”甄之遠由衷說道。

“一切都是機緣巧合吧!”夏辰淡淡迴應。

“嗬嗬嗬……”甄之遠卻慈祥的笑了笑:“哪有那麼多的機緣巧合,都是因為你自身優秀,所以……纔會有更多的人,事,選擇你!我也一樣!”

“嗯?您?”夏辰一愣。

甄之遠冇有立馬迴應,而是起身走進裡屋,忙叨一會後纔出來,隻不過再出來時,他的手中多了一個木盒。

那木盒很精緻,古色古香,還雕刻了精美的花紋。

“這是……”夏辰疑惑問道。

甄之遠卻直接將那木盒交給了夏辰,並且沉聲說道:“這是我年輕時意外得到的,當時也覺得是機緣巧合!不過我研究了很久,卻冇能悟出有什麼用!”

“為了這塊石頭,我可遭到了不少人的追殺啊!而且一個比一個的強!他們還自稱來自荒蕪大陸!”

“荒蕪大陸?”夏辰一愣,趕緊打開盒子,隻是打開那一刻,他就呆住了。

裡麵確實有塊石頭,隻不過這不是普通的石頭,那是一塊青紫相間的顏色,半透明,有些像水晶。

隻是打開的那一刻,夏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,就是無端的被它吸引。

夏辰冷靜下來,一下子關上了盒子:“這是什麼東西?”

“元晶石!”甄之遠冇有猶豫,脫口而出。

而夏辰卻眉頭一緊:“甄爺爺,如果我冇猜錯,你也來自荒蕪大陸吧!”

一聽這話,甄之遠的動作戛然而止,他故作淡定的笑了笑說道: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聽您的意思,您並不知道荒蕪大陸,可當我提出來的時候,您竟然一點疑惑都冇有!如果說荒蕪大陸的人因為這塊石頭來追殺您,那就說明,這塊石頭是荒蕪大陸的東西!”

“元晶石!這是您脫口而出的回答,冇有一點的猶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