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440章 重生

夏辰猛然一驚,目光閃爍,大口大口的喘息,前進的步伐也停止了,他看向周圍,有些不解。

“這是什麼地方?”他剛要開口說話,卻發現說不出口,隻能在心裡疑問:“剛剛是誰在跟我說話?是誰的聲音?是誰把我叫醒了?”

忽然,一陣狂風吹來,捲起陣陣沙塵,叫他喉嚨難受,瘋狂的咳嗽。

好不容易平息下來,他猛然一驚。

他居然發現這空氣中居然有靈氣!大量的靈氣!

“吼吼……”

突然,夏辰聽到身後是無數頭的妖獸嘶吼的聲音,他下意識的轉身,隻是眼前的一幕叫他呆住了。

他的身後居然是一眼望不頭的,全部都是妖獸,各種各樣的,他見過的,冇見過通通都有。

緊接著,一個滔天般的金色掌印從天而降,直接拍向這群妖獸們!妖獸們嘶吼的聲音更加大,四處逃竄,掙紮,然而一切行為皆是突然,一巴掌下去,所有妖獸,瞬間覆滅!

繼而天空金光閃閃,慢慢彙聚成一條金色的龍。

龍神?

這是夏辰第二次看到龍神,記得上一次還是在一個山洞裡,隻是這一次龍神更加的清晰,壯觀,逼真。

怎麼回事?自己為什麼又看到了?

夏辰皺著眉頭,瘋狂的思考著,回憶著,然後他猛然驚醒,生前的所有記憶如走馬燈一樣閃現在腦海中。

“我是……死了?”夏辰目光深沉,不斷的詢問自己:“我真的死了嗎?不會!不應該,我不能死的!不能!我有太多的事還冇做!不,我不能死!”

而他不知道的是,此時此刻,他的肉身正在進行著瘋狂的,讓人無法理解的變化。

原本蒼白如紙的膚色居然變得有生機般的紅潤,慢慢僵硬的身體也開始變軟,更神奇的是,他的血液居然泛出金色的光芒。

而他的血液就像是有靈魂一般,快速湧動在身體各處,把那些壞死的器官,血管,經脈不斷的整合,修正,治癒。

而那早已破碎不堪的五臟六腑,居然奇蹟一般的恢複著。

他可能冇有想過,這個龍神精血真正的精妙之處,居然是將自己的身體重新組合。

自己這是新生了嗎?蛻變了嗎?

這次的死亡讓龍神精血完全契合他的身體,發生了質的改變。

可夏辰的意識,精神卻還停留在那孤慌的沙漠裡。

他冇有慌張,更冇有著急,他認為,自己不會無緣無故的看到這一幕,也許龍神是要告訴他什麼資訊。

到底是什麼?他想不通,就極力的去想。

這一刻,時間過得很慢,彷彿過了十年八年,夏辰依舊在思考。

終於,他身體一個震顫:“這裡是我的精神世界?可為何我的精神世界會是一個混沌初開的景象?難道是因為龍神精血?”

想到這裡,夏辰突然深陷黑暗之中,他的眼皮像是被強迫一樣,睜也睜不開。

他努力的調整狀態,努力的睜眼。

而此刻夏辰的肉身,居然猛地一個顫抖,然後夏辰突然睜眼,從地上坐了起來。

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他大口呼吸,調整身體狀態。

“老頭子,謝謝你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由衷的笑了笑,回到現實世界裡,夏辰才反應過來,沙漠裡叫醒他的聲音是老頭子。

也許老頭子早就知道自己會有這麼一劫,而又會在這一劫中蛻變成更強大的武家,所以他纔沒出手的吧!

要不,他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死了。

夏辰慢慢站起身來,這可嚇壞了不少人。

“他……他……他是人是鬼?”

“詐屍了嗎?我冇看錯吧!”

“我怎麼感覺……他不一樣了?又說不出來哪不一樣!”

“到底怎麼回事?總不能真的是死而複生了吧!”

……

就是郝雄也是一臉的錯愕和不解,不過很快,憤怒,怨恨,殺意再一次湧上心頭。

“我管你是人是鬼!今天,你必須得死!”郝雄氣勢再開,看著夏辰,瘋狂的怒吼著。

緊接著,那血紅色的氣勢再次顯現,比之前的還要洶湧,還要狠絕。

而夏辰一如既往的淡定,甚至麵無表情,有些可怕。

這一次的強行組合,讓他實力,身體提升了十倍之多,更加的誇張和恐怖,完全可以用刀槍不入來形容了。

他之前以為,隻要心臟冇事就不會死,可這一次的經曆讓他徹底明白,最關鍵的不是心臟,而是血,龍神精血!隻要血流不乾,他就有恢複的可能。

而這一次的精神世界,也讓他悟出了不少東西,說不定會再讓他突破。

夏辰依舊麵不改色,隻是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,郝雄明顯的感覺到,他的氣勢變了。

他不敢小瞧夏辰,於是氣勢全開,身影不斷壯大,氣勢扭動翻湧,整片天空開始被陰暗的真氣籠罩,他麵目猙獰,怨恨的眼神死死的盯著夏辰。

突然,他舉起拳頭,再次打出。

“轟!”

隨著他肢體動作,一個拳影再次被打出,血色漫天直沖天際,然後凶猛落下。

郝雄怒了,這一拳可比之前那個又大了五六倍不止,恐怖如斯。

夏辰微微抬頭,表情淡然的盯著那個拳影。

緊接著拳影四散,化成無數小拳頭,可這每一拳都蘊含著十足的威力,將夏辰包圍再一次,即將把夏辰給吞噬掉。

“夏辰!受死吧!”郝雄瞪著眼睛,大聲嘶吼,他聲音沙啞而顫抖,麵目猙獰可怕。

然而夏辰依舊一動未動,可他渾身散出金光,閃亮無比,緊接著他身體微微懸浮,光芒四散,遮蓋血色。

此時此刻,他身子挺拔,瀟灑帥氣,那無與倫比的高傲氣勢,霸氣之風,那唯我獨尊,讓人俯首稱臣的感覺,顯露無遺。

金光慢慢包裹血色,征服血色,血影開始震顫,掙紮,妄想逃脫,可下一秒,卻全部消失殆儘。

金光散去,夏辰依舊穩穩的站在那裡,冇有一絲神色和波瀾。

郝雄呆住了,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隻覺得金光刺眼。

突然,夏辰動了,他朝著郝雄走了進步,然後伸出手指著他說道:“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