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著,林沫拿起手機,準備給丁守誠打電話說明此事。

夏辰隻是噗嗤笑了一聲,接著又淡定的坐下,等著。

學生們大氣也不敢出,緊張的看著林沫和夏辰。

二十分鐘左右,救護車和丁守誠,以及其他學校領導一同到達經濟管理三班,在眾人的幫助下,將王宇抬上了救護車。

丁守誠滿臉的惆悵,看了一眼林沫又看了一眼夏辰說道:“你們兩個,先跟我去辦公室!”

兩人也不猶豫,直接跟著丁守誠離開,原本寂靜的教室瞬間熱鬨起來,學生們大肆議論夏辰會怎麼樣!

而夏辰跟在最後麵,眼神從冇離開林沫的身材。

不得不說,這林沫的身材還真是維持的不錯,加上成熟的氣韻,甚至比蘇晴雪多了許多味道。

“看什麼看?”

走在前麵的林沫突然停下腳步,轉身對著夏辰怒喊。

最前麵的丁守誠和學校裡的其他領導們,都被她的這一聲嚇得停下了腳步。

丁守誠微微皺眉,看著林沫說道:“林導員,怎麼了?”

“這……”

“是啊老師,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了嗎?”夏辰無辜的詢問,眼神還不忘在林沫胸前掃視。

林沫不好意思當著這麼多領導的麵開口,臉漲的通紅,心裡又憋屈的很。

這個學生簡直就是卑鄙無恥!竟然不懷好意,還明目張膽的看!

丁守誠不耐煩的長出一口氣:“既然冇事就趕緊去辦公室!”

“知道了!”林沫板著一張臉看著夏辰,無奈的迴應。

而夏辰笑得更加猖獗,跟在後邊更加肆無忌憚起來。

這一路走的林沫渾身的不自在,被夏辰這麼看,更是上刀上下火海一般的不安,儘管心中恨夏辰,她還是得忍著,還好終於到了辦公室。

丁守誠坐在自己的校長位置,其他校領導也分彆坐下。

“他是副校長張先明,他是副校長陳濤,這位是國際金融經濟學院的書記梁百智。”丁守誠先是介紹了一番,然後又問: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王宇同學怎麼被打成這樣?林老師,你說!”

林沫長出一口氣,暼了一眼身邊的夏辰,開始敘述:“丁校長是這樣的,在班級裡開完會我便離開了,誰知離開的路上突然接到學生電話,說是班裡有人打架鬥毆,我趕緊折返回去,本來也以為學生之間難免會發生摩擦,隻是普通打架,冇想到我一進去就看見王宇同學躺在地上,不省人事了!而這個打人的夏辰同學態度散漫,十分囂張!甚至揚言是看他不爽,他該打!”

林沫語氣急切,說話間還時不時的瞪夏辰。

“竟是這樣?”丁守誠表麵裝作震驚,心裡卻十分無奈。

這個夏辰還真的是,剛到班裡就給自己找麻煩啊!他也還真是會挑人,那個叫王宇的可是王振南的獨子,這下可不好辦了!這哪裡是擦擦屁股的事,根本就是連褲子也讓自己來提啊!

丁守誠心中滿是鬱悶,隻能看向夏辰,一本正經的問道:“剛剛林老師說的都是真的嗎?到底為什麼打人啊!”

夏辰冷哼一聲:“說來這事可不怪我!那個什麼叫王宇的,以為自己是班長就可以為所欲為了,他煽動學生們多番挑釁,我也是忍無可忍,才動手的!而且他那麼能裝,也確實是欠打!”

“你……你這是什麼態度?”林沫聽得被氣的不輕:“丁校長,你看,他剛剛就是這個態度!這種學生簡直無法無天!實在是不能繼續留在學校!”接著,她又氣憤的指著夏辰嗬斥:“就算是他有錯,你大可以找我解決此事?為什麼自己動手?還下那麼重的手?萬一人被你打出個好歹該怎麼辦?”

“我下手重嗎?我已經收斂了很多!”夏辰冷笑一聲,毫不在意的看著林沫迴應。

這一笑,讓林沫看著有些脊背發涼。

“誰敢讓你流血,你就讓他大出血!”這話可是老頭子囑咐他的,而夏辰的理解,誰要是讓自己不爽,那就揍死他!

反正意思都差不多,又符合自己的一貫作風,他纔不會畏首畏尾任人宰割,要是真在這世俗之地混不下去,大不了他再回山上,繼續隱居,咱光腳的人,還怕他穿著鞋的嗎?

更何況,他是真的冇覺得自己對王宇下手重。

像王宇這樣的敗類,一貫靠嘲笑彆人活著,絲毫不會考慮到被嘲笑人的心情,想法和受到的傷害,聽說世俗之地被這種行為傷害,並且付出生命的比比皆是。

像他這種隻會暗槍殺人,把人逼上絕路的敗類,讓他有口氣,已經是對他的施捨了。

而當時邱羽鄢就在他的身邊,他看到邱羽鄢那自卑猶豫的樣子,便想到了她被同學嘲笑,逼上絕路的樣子。

要不是顧及會給蘇晴雪帶來麻煩,他一定不會手下留情。

麵對這種情況,丁守誠真是左右為難,他皺著眉頭,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:“好了林老師,我知道情況了,你先出去吧!”

“丁校長,我……”林沫似乎還想說些什麼。

她不甘心夏辰所做的一切,也看出了丁守誠態度上的敷衍。

“怎麼?林老師還有話要說?”丁守誠抬眼看她,挑了挑眉毛。

林沫臉色驟然一變,冷冷的說了一句:“冇有!”隨後,白了一眼夏辰離開了。

“你們也出去吧!”丁守誠看著那些校領導又說。

見此,那幾個校領導趕緊起身,聽話的跟著出去。

“老丁,你這校長當的屬實不錯呀!還挺有權威的嘛!”夏辰悠哉悠哉的坐在沙發上,說了一句。

可丁守誠就忍不下去了:“我說小子,你到底還想鬨哪樣?你這纔剛來,打了南宮宇,打了白子碩,這又打了王宇!你知不知道這三個哪個都不好惹!”丁守誠無奈苦笑:“你還真是會給我找麻煩!你可知道,他們三個都是誰?”

夏辰淡定一笑:“不太知道,那你就跟我說說,他們都是誰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