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那個“郝”字,倒是磨損的有些厲害。

夏辰眯著眼睛,又看向被釘在木門上的郝洺川,深沉問道:“天威最強?郝家?哈哈哈……”

他大聲狂笑,大肆嘲諷。

等到夏辰平靜下來,他眉頭一皺,猛然起跳,直接將那牌匾摘了下來,然後丟到郝厲麵前,揚起一拳狠狠咂下。

“砰!”

霎時,眾人呆住了,那牌匾直接被咂的七零八落,碎的不能再碎了。

“天威最強?你們配嗎?”夏辰語氣滿是陰狠。

“天啊,牌匾都被咂碎了!郝雄還不出來嗎?”

“聽說那是郝雄年輕時候親手寫下的!如今夏辰這般挑釁,他還不出來?”

“說不定這次,郝家就敗了!”

……

不少人開始議論起來。

可下一秒,風停樹止,原本燥熱的空氣瞬間被凝固,變的無比森冷。

“夏辰,你破我劍陣,打死長老,折磨我兒,損我牌匾,我定要你生不如死!”一字一句,恨之入骨。

郝雄的聲音不大,卻殺氣凜然,彷彿就在人耳邊,勢於天地融為一體,這是天境高手才能做到的。

如今他才五十八歲,就已經是天境高手,完全跨越了武家年齡鴻溝,這不僅讓人想到了他年輕時,叱吒風雲的場麵,當年的他,也是這樣的驚為天人。

天境高手,完全可以稱之為地仙了,可現在的夏辰實力強勁,不知道對上郝雄,又會是怎樣的結果。

雖然夏辰實力強,但真正感受到天境高手的這一刻,才知道完全不是一個境界的。

話音一落,郝雄比從天而降,身姿挺拔,威武霸氣,隻是那一雙眼睛卻是血紅血紅的,眼神裡也是極致的怨恨。

他死死的盯著夏辰,目光如炬,像是利劍要刺穿夏辰。

兩人氣勢一起,空氣被撕裂的沙沙作響,氣氛瞬間凝固,整個空間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。

“年輕人……能做到這個地步,你很不錯!”郝雄眯了眯眼,聲音嘶啞,充滿了憤怒和怨恨。

夏辰隻是淡淡一笑,迴應道:“我這個人啊!一直都很不錯的!隻是因為你的畜牲兒子惹到了我!不然,你郝家絕不會有我這場災難!”

“好!我郝雄要用你的血,來寫我郝家的新牌匾!要用你的死,來開創我郝家新的輝煌!”郝雄咬牙切齒,深深的說了一句。

話音剛落,郝雄的身子驟然消失。

“消失了?是動手了嗎?太快了,我都冇看清就不見了!不愧是天境高手!太牛了!”

“我還是第一次見這樣的高手,這次夏辰怕是凶多吉少了!”

……

郝雄一小時,他強大的印象瞬間鐫刻在不少人的腦海中。

夏辰站在那裡,眉頭輕皺,目光閃爍。

老頭子說,天境武家能做到與世間萬物融為一體,互相溝通利用的狀態,傳說如果修煉到極致,甚至可以藉助天地和自然的力量,召喚狂風暴雨和電閃雷鳴。

而他從歐陽書書那裡聽說,郝雄距離天境隻差一步,也就說他也是剛突破不久,所以和自然間的融合,還差了很多。

隨著郝雄身影不斷閃現,夏辰眉頭皺得更緊了,他突然閉上眼睛,摒棄掉一切不相關的事物,他切身的感受著周圍的空間,感受著郝雄的位置。

他的高|官很靈敏,突破之後也跟著提升了不少,所以,他要用心的,認真的去感受這一切。

郝雄他隻是快速移動,不是消失,隻要他有動作,周圍的落葉,清風,甚至是塵埃都會隨之改變,他不是神,他不能控製這些實質性的東西,所以,隻要抓住它們的動向,郝雄的動作便很容易被捕捉。

很快,夏辰動了,可眼睛還是冇有睜開,他微微側身,這一刻,所有的東西都變得那麼清晰,塵埃,落葉,清風,和郝雄。

緊接著,一個碩大的拳頭出現在人們的視線裡,那是一個帶著血紅色光芒,無比狂暴的一拳。

整片空氣都在被燃燒,發出炙熱的波浪,撕裂的一聲鳴響,一拳錘下,隻是夏辰剛好側身躲了過去。

郝雄瞬間頓住,他震驚了,夏辰居然躲過去了,這怎麼可能?

這樣的速度,這樣征服自然的速度,出拳的節奏和威力,他居然真的躲過去了!

這一攻擊,夏辰已經掌握了節奏,他慢慢睜開眼睛,淡淡說道:“天境高手?不過如此!還是說,你隻是天境配不上高手呢?”

與此同時,夏辰邁出一步,微微聳肩,一手探出,直接擒住郝雄的手臂,而另一隻手的手肘也準備就緒,待夏辰狠狠一個拉扯,那閃爍著金光的手肘直接落下。

郝雄愣了一下,然後眯著眼睛,不慌不忙的笑笑,緊接著一聲低喝:“靈蛇繞頸!”

一聲畢,隻見郝雄那被擒住的手臂瞬間變軟,真氣外泄成條狀,竟反過來將夏辰的手纏住。

“所謂天境,不止無此!我會打碎你的驕傲,你的囂張,讓你墮入塵埃!”郝雄得意說道。

緊接著,他的另一隻拳頭緊握,縈繞著血紅色的真氣,濃鬱的殺氣瞬間席捲全場,狂暴凶猛的氣勢直逼夏辰。

夏辰隻覺得呼吸困難,下一秒,他雙腳用力,湧出真氣,想要掙脫他的束縛。

可他束縛實在是太纏人,似乎有一種他無法抗拒的力量,他逃不出去。

這一刻,他感受到了來自郝雄的憤怒,瘋狂,殘忍和邪惡,他深切的明白,他必須要殺了郝雄,否則,他的後果絕對很慘。

眼看著那血紅色的拳頭就要落下,既然如此,那就一起玩命吧!

夏辰一咬牙,調動真氣聚集勢氣,將身子變得十分沉重,然後一下子抱住郝雄,往階梯下壓去。

夏辰的身體素質可想而知,那可是能壓過一頭象齒雄獅的,兩人直接順著階梯滾了下去。

想讓老子死?看誰命硬吧!

兩人每咂下一層,身體就傳來劇烈的疼痛感,然後夏辰居然一點也不怕,反而覺得爽快,他最是不怕疼,不怕死,隻怕輸的心,再一次倔強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