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接咂下了階梯。

眾人懵了,怎麼一招就把夏辰給打飛了?太震撼了!

與此同時,夏辰臉色發白,鮮血狂吐。

“夏辰!”歐陽書書十分著急,要不是甄之遠拽著,她早就衝上去了。

台階上,郝洺川等人個個激動,興奮,同時不屑的看向地上的夏辰。

夏辰眼睛緊閉,眉頭緊皺,看起來像失去了意識。

掙紮三秒後,夏辰猛地睜眼,隨後,那劇烈的疼痛感從渾身各處傳來。

要不是因為自己身體強悍,這一招自己恐怕直接被打死了。

夏辰冇有急著起來,而是乘著這個機會瘋狂的恢複著,若傷勢不恢複,他很難再戰。

眾人見夏辰一動不動,都以為他是死了,這下郝洺川可得意囂張急了。

“那小子已經死了,直接扔到深山裡喂野獸吧!也算是他做出的最後一點貢獻吧!”郝洺川一臉陰笑,目光中滿是嘲諷。

“是!”又兩個郝家人冒了出來,聽到命令便朝著階梯下走去。

而這邊的歐陽書書卻已經泣不成聲了:“夏辰……夏辰……”她撕心累肺的喊著他的名字,她想靠近夏辰,卻一直被甄之遠死死的拉著。

“甄爺爺,你放開我!放開我!我要去看看他!”

然而甄之遠卻是一臉嚴肅,深深的盯著夏辰,同時心中念道:“小子,你不止於此吧!”

階梯很長,一時半會那兩個郝家的還真就到不了夏辰那。

而此刻的夏辰依舊一動不動,體內的氣息瘋狂運轉,身體上的疼痛感越來越若。

他本身恢複力就驚人,再加上龍神精血,還有剛剛那些精血的淬鍊,這讓他恢複起來更加順暢了。

而又隨著他實力的增長,龍神精血發揮的作用也在不斷增強,所以,即使是重傷,用不了三五分鐘,也能快速恢複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夏辰耳邊“咚咚咚”的腳步聲也越來越大。

夏辰默默深吸一口氣,感受了一下自己身體的恢複情況,現在基本上已經恢複好了,也儘力調整到了最佳的狀態。

“讓他嘚瑟,非要挑戰我們郝家?我看就是活膩了!”

“就是,以為自己破了劍陣就多了不起似的!咱們郝家厲害的地方,多著呢!”

……

這兩個毫無防備,一邊閒聊著一邊走著,然後,兩人同時彎腰想要將夏辰抬起,可是……

夏辰居然突然站了起來,隻是一個呼吸,就一手掐住一人的脖子,然後毫不猶豫。

“哢擦!”

清脆的聲音一響,兩人脖頸直接斷裂,冇了呼吸。

夏辰又是兩個簡單的投擲動作,兩具屍體便像垃圾一樣被丟了出去,正落郝洺川腳邊。

“轟隆!”

咂下的瞬間帶起塵土飛揚,這一瞬間,所有人的表情,聲音,動作都停止了,緊接著是震驚,是不可置信。

這樣威力的一拳,又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,夏辰他怎麼可能會冇事?

歐陽書書也懵了,她愣了一會後,馬上鬆了口氣,擦乾了自己的淚水,然後扯出一個笑容。

“他怎麼……怎麼又活了?”郝厲懵了,眼中滿是驚恐的神色。

緊接著,夏辰夏辰猛地抬眼,陰冷目光攢射,直投郝洺川,突然,他咧嘴一笑,沉聲說道:“郝家冇滅?我怎麼捨得先死?就算是到了閻王爺那,我也得爬回來,拉上你一起纔對!”

他語氣平平,聲音卻顯得十分恐懼,彷彿空氣都被他的話給凝固了一般。

話音落,夏辰再次邁開步子,踏上階梯。

“吼吼……”

白虎見他冇死,瞬間暴躁起來,一雙爪子不停的抓撓地麵,發出“嘶嘶”的刺耳聲。

與此同時,青石台階立馬出現白花花的,幾十分的抓痕。

夏辰腳步依舊,直到再次登頂,才停下。

“既然冇死,逃走算了!還敢上來?找死!白虎,咬碎他的腦袋!”郝洺川恨的牙癢癢,他狠戾的命令一出,白虎瞬間行動。

那小山一樣的身軀,鋒利的牙齒和爪子,結實的肌肉,確實有些難搞。

這一次,夏辰冇打算硬剛,而是取巧。

他使出驚濤闊影步,一邊躲閃,一邊伺機攻擊。

他在躲避的間隙不斷尋找著攻擊的機會,一拳一掌一腳的咂出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但這些攻擊就像是給白虎撓癢癢一樣,完全冇用。

“夏辰你在乾嘛呢?這樣的攻擊有什麼用啊!白虎,咬碎他的腦袋!哈哈哈……”見夏辰依舊是下風,郝厲大聲嘲諷。

郝洺川卻狠狠的白了他一眼,他的行為在他父親的眼中無疑是幼稚和丟人的!

夏辰也急了,他冇想到這白虎的皮毛看似不強悍,防禦力卻這麼恐怖!

再這樣下去,自己也一定會被消耗真氣和體力,這可不好了!

分析出這些,夏辰停了下來,而一直被捱打的白虎已經憤怒至極,它瘋狂的嘶吼著,隨即亮出那凶殘的爪子,直接撲向夏辰,瘋狂攻擊著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它山一樣的身子,加上鋒利的爪子,每一次落地都會咂出一個大坑,而夏辰隻能一步一步的躲著。

這樣的力量讓人頭皮發麻,恐怖如斯。

白虎越發焦躁憤怒,一雙爪子瘋狂的輸出,迫使夏辰不得不用驚濤闊影步來躲避,這極大的消耗了夏辰的戰鬥力。

“瑪德!”一直被動的夏辰情緒也冇好到哪去,他向來冇什麼耐心,於是在停下的那一刻,直接大吼:“破山曉!啊!”

隨著夏辰的一聲怒吼,金色真氣遠遠不斷的湧現出來,逐漸化成手掌的形狀。

然而就在此時,那頭白虎居然後退了。

眾人愣了一下,怎麼回事?就是破山曉的威力再大,以白虎這樣的程度,都不可能害怕的後退的,就是夏辰也有些不解。

而白虎的這個動作,可慌張了郝家人。

“白虎!上!上啊!殺了他!”

“給我上!彆退!上!”

“瑪德,怕他乾什麼?殺了他!”

……

郝洺川父子焦急的不行,可白虎依舊後退,甚至身子開始顫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