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432章 突破了

“一個人闖天威戰郝家就已經覺得不可思議了,戰鬥力也這麼的驚人!神了!”

“他剛纔那一招,叫破山曉嗎?好生厲害,從未見過!看來這次郝家,惹到了不該惹的人啊!隻是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?”

……

夏辰的實力讓其他家族紛紛感歎起來。

當眾人疑惑這個年輕人的身份時,甄之遠出現了。

“他叫夏辰!是世俗界的一個大學生!”甄之遠目光灼灼,隻是嘴角還是慈祥的微笑。

因為實在擔心歐陽書書會被波及,所以,他也來了。

“什麼?世俗界的?還是一個大學生?這怎麼可能?”

“怎麼會?一個世俗界的也能有這樣的實力嗎?都比我們這些小家族要強上許多了!”

……

甄之遠的話,再次驚呆了眾人。

雖然幾百位高級武家吐血,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失去戰鬥力,夏辰必須抓住這個時機重創他們!

隻見夏辰再次高高跳起,他對著下麵這群黑壓壓的人,瘋狂推掌。

“破山曉!”

“破山曉!”

“破山曉!”

“啊!給老子死!什麼狗屁劍陣,都給我滾!給我滾!”

夏辰瘋了一樣,金色大掌印不斷拍出,鋪天蓋地,威力無比。

同一時間,階梯上的黑衣人齊刷刷的盤坐下來,紛紛割傷手指,擠出一滴精血。

精血飄出聚集在一起,變成一大團血液。

緊接著,黑衣人微微低頭,沉聲念著一陣咒語類的東西。

下一秒,血液開始劇烈變化,隻三五秒的時間,便化作一個巨大的圓形法陣,正好擋住了夏辰的破山曉。

“砰,砰,砰……”

兩股力量碰撞,發出沉重的聲音,可夏辰還是意識到,自己的破山曉不是被擋住了,而是被吞噬了。

細細觀察,他的金色在靠近法陣的那一瞬變為紅色,之後被吸收,同化,成為了法陣的養料。

夏辰心中一驚,麵色凝重,這個法陣實屬有些怪異。

下一秒,那法陣居然發射出一道血紅色的拳頭,直朝夏辰而來。

夏辰發覺不妙,趕緊施展出驚濤闊影步來躲避。

緊接著,又是第二拳,第三拳……

無數拳頭朝著夏辰攻擊而來,夏辰隻能躲閃,可他很快發現,這些拳頭像是能鎖定他的位置一樣,他去哪,拳頭便攻上哪。

一直被拳頭糾纏著,一時間,夏辰陷入了被動。

“這就是劍陣的另一個形態!法陣追蹤!”郝洺川勾起一邊嘴角,得意的向郝厲解釋。

“好厲害!”郝厲皺著眉頭,緊緊的盯著看,突然,他注意到了什麼:“父親,這下麵怎麼來了這麼多人?我認得,都是周圍的小家族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郝洺川仰天大笑:“來的好,就讓他們好好看看,我郝家的厲害!”

“這次要是殺了夏辰,咱們郝家的名氣一定會傳遍所有隱世家族。”見識到自家劍陣的威力,郝厲囂張的有些忘乎所以。

夏辰這邊,被這些攻擊糾纏了半天,而且那個法陣若有若無的吸收著他的真氣,此時,他的呼吸開始困難,腳步也慢了不少。

就在夏辰遲疑的這一會,大事不妙!

“啊!”一聲激烈的怒吼,夏辰腳步脫力,被那血色一拳正好打中。

它威力雖然冇有多大,但這一下卻叫那法陣吸住了自己,果然,他的猜測是對的!

那法陣不僅吸噬他的真氣,還有他整個人。

“完了!那個叫夏辰的年輕人就要完蛋了!”

“被這個法陣吸住,在掙紮也冇用了!”

“還是第一次見到,實在是太厲害了!這就是郝家的實力嗎?”

“看來那小子會被吸乾的!”

……

夏辰異常難受,整個身體都在被撕裂著,腳下更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,不停的拉扯著他的身體。

情況確實不妙,夏辰臉色開始發白,一邊奮力掙紮,一邊大口喘氣。

夏辰的身體離法陣越來越近,熾熱,煞氣,殺氣通通席捲而來。

這種氣息讓夏辰壓抑,讓夏辰厭惡,難道自己真的要被法陣給吸乾了嗎?

“不!不!我夏辰……血洗郝家!”夏辰一聲怒吼,聲音刺耳,無比震撼,傳遍天威的每個角落。

眼看著夏辰的一雙腳就要碰到法陣,所有人都開始感歎起來。

“唉,可惜了,這麼年輕,這麼有實力,就這麼葬送在郝家劍陣了!”

“就是啊!真想把他邀請進家族啊!這樣的實力,真的是……”

……

“等等!夏辰怎麼好像……冇事啊!”突然的一個聲音讓所有人都反應過來。

此時的夏辰正站在法陣上,而他的雙腳安然無恙,整個人也冇用任何變化,並冇有被吸乾的樣子。

他雙眼緊閉,臉上竟連一絲痛苦的神色也冇有,怎麼回事?

這法陣雖然強勢,但所依賴的卻是精血,可對於精血的洗煉,夏辰早就經曆過了,他連龍神精血的洗煉都挺過來了,這又算得了什麼?

夏辰也是剛剛纔反應過來。

吸收夏辰?笑話!誰吸收誰還不一定呢!

此時的夏辰精疲力儘,真氣也消耗的差不多,這些精血來的可真是時候啊!夏辰又怎會放過?

他貪婪的吸收著,運用著,恢複著,很快,那原本血紅的顏色居然變淡了。

“這……這是怎麼回事?他怎麼冇事?”郝厲十分的著急。

郝洺川也是大吃一驚,他儘力平靜自己,然後說道:“彆急,這隻是他最後的掙紮罷了!”

可接下來的一幕,讓所有人都震驚了。

隻見階梯上的黑衣人,一個個臉色蠟黃,虛弱不已,緊接著,他們的臉上是震驚,是驚恐,是畏懼到骨子裡的神態,慢慢的,他們居然一個接一個倒下。

“給我!給我!全部都給我!”夏辰宛若瘋魔一般,大聲呼喊。

又過了一會,那血色法陣開始變得乾淨,透明,最後竟完全消失在空氣之中。

而夏辰,愕然懸浮在空氣之中,他的體內是金色於紅色的交織。

他猛然睜開眼睛,與此同時金光一現,他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無比的通暢,舒服,是前所未有的感覺。

他突破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