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還是跟著他來到一個房間內。

夏辰一眼就看出,甄之遠是高級巔峰實力,雖然級彆不是很高,但那份沉穩的氣息卻不同凡響。

隻是他目光平和淡雅,一點也不像武家,大概是厭倦了打打殺殺的日子,想要平淡的生活吧!

“我聽書書說你要去郝家?”甄之遠直接開口道:“彆怪我冇有提醒你,郝家可不是你想象的那麼好對付!”

“我知道!”夏辰隻是淡然的一句。

隻是這一句,甄之遠就看出了他的態度和決心,他淡淡的歎了口氣說道:“事情我都從書書那裡聽說了!你放心,我對你冇什麼威脅!”

“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看出你的不同!你身上的氣息,你的實力,你的天賦,遠遠超出了同齡人!註定……是要做大事的!我想對你說的很簡單,保護好書書!我勸過她了,可這丫頭從小就倔,說什麼也不肯留下來,非要跟你同生共死!”

“所以,我希望,你不要辜負她的情義了!”甄之遠皺著眉頭,說的很認真。

“您放心,我用我的性命擔保,一定會保護好書書的!”夏辰同樣認真,在他心裡,她早就是自己的女人了,保護她,也是理所應當的事。

漫漫長夜很快過去,因為甄之遠的指引,兩人很快找到了郝家的位置。

穿過一大片的絨花樹,眼前便是一座略顯巍峨的建築,從下向上看,像是一座廟宇。

由上至下是數不清的台階,很長,而台階上卻站滿了黑衣人,個個殺氣十足,手持兵器,氣勢浩大。

夏辰頓了頓,明白了,郝洺川既然知道自己跟著他,又怎麼不會做好十足的準備?

這一趟,比原來想到的危險,更嚴重。

麵對數百位高級武家,夏辰下意識握緊雙拳,做好隨時戰鬥的準備。

不得不說,郝家真的很強悍,不愧是隱世家族,底蘊簡直駭人。

“郝洺川!郝厲!你爺爺我來尋仇了!洗乾淨你們的脖子,準備受死吧!殺我兄弟,我滅你滿門!”夏辰一聲怒吼,整片大地都顫上一顫。

話音一落,夏辰猛地抬眼,看向那群高手,緊接一個蹬腿,直接衝了上去。

剛登上三個台階,夏辰整個人就飛了起來。

與此同時,那數百名武家,齊刷刷的低喝一聲:“殺!”

下一秒,幾百個黑衣人揮舞兵器,擺出陣型。

他們手中的兵器個個駭人,散發著陰冷的寒光,一刀,一劍,一弓,一弩皆由郝家器具塚所打造。

他郝家之所以強勁,這也是其中之一,就說這冷兵器就能打造出這麼多。

夏辰不慌不忙,隻是站在階梯中央,眯著眼睛觀察著。

霎時,一個血紅色的巨大劍形突然出現在天空,這和他的破山曉異曲同工。

揮以兵器,用於劍陣,化為劍形,攻入骨髓。

劍勢一出,那魄人的威壓,濃烈的殺氣,引得郝家周圍的隱世家族,個個心慌,紛紛趕往。

他們想知道,是誰引起郝家劍陣,是誰挑戰郝家。

此時此刻,整個天威都被這股劍氣所籠罩,天空也開始變得血濛濛的,十分駭人。

而郝家大堂內,郝家重要人物紛紛望向天空。

“父親,這一劍下去,那個夏辰恐怕連屍體都被刺碎了吧!”郝厲得意又囂張,興奮又激動,因為就連他,也是第一次見到郝家劍陣。

“當初,我郝家就是因為這劍陣才崛起的!所以,你要好好記住這個場麵!下一次見,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!”郝洺川眯著眼睛,語氣中滿是驕傲。

隻是說話的這一會,血紅色的劍形便吸足了天地靈氣,與此同時,幾百人一同開口道:“一劍破蒼穹!”

殺氣席捲而來,勢不可擋!

同一時間,那滔天的血色劍影,宛如九天而下的驚雷一般,將周圍的空氣一併捲入,勁風吹的轟隆直響,不斷撕裂著空氣,然後轟地落下。

霎時,整個天威一切寂靜,水浪平靜,魚蟲鳥獸紛紛靜止,還有聞息而來的其他家族,都在這一瞬停止了動作。

而就在這劍形巨影之下的夏辰,被那血紅色完完全全的覆蓋住,可他畏懼之色全無。

“給我起!”夏辰一聲怒吼,腳狠狠蹬地,一下子竄了起來。

他高高跳起,這一刻,他整個人靜止在空中,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。

此時,那劍影就在夏辰的頭頂,就是想逃也逃不開了。

夏辰當然不會逃,他眯著眼睛,猛然一聲大吼:“破山曉!”

刹那間,夏辰那原本被照的發紅的身體變得金光一片,真氣纏繞著陽氣不斷的湧向手掌,緊接著,一個巨大掌印愕然出現在夏辰身前,那金色的光芒宛如真身降臨,和他的掌印一比,那血紅的劍影小了不少。

“給我壓上去!”又是一聲怒吼,他身體微顫,手臂跟著抖動,猛然一推,那金色掌印便和血色劍影迎在了一起。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聲勢滔天,整片天空宛如火山爆發,金色紅色交雜在一起,絢麗,奪目。

一瞬間,整個天威都被這陣光芒照亮,不僅如此,這兩股巨大的能量碰撞出來的威力,叫天威的整片大地都在劇烈的抖動,彷彿下一秒,大地就會被撕裂一般。

但人們關注的,還是這場較量的輸贏結果。

一陣強光散去,在一陣霧霾之中,若隱若現的一個人影逐漸清晰起來。

是夏辰!

夏辰的身影帥氣又霸道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內,他殺氣濃烈,目光堅毅,整個人都散發著王者的氣息。

緊接著……

“噗!”

“噗……”

階梯上的黑衣人們紛紛捂胸吐血,強大的威力直接叫他們反噬。

所有人都懵了,就連從大堂趕來看熱鬨的郝家人也懵了。

夏辰居然……贏了?這個隻有中級巔峰實力的小子,居然打贏了郝家的劍陣?居然戰勝了這足足幾百位的高級武家?

要不是親眼看見,任誰聽了也不會相信的吧!

“他到底是誰?怎麼這麼厲害?太恐怖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