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夏辰小心!”歐陽書書突然大喊。

夏辰身子一怔,他清晰的感覺到,兩隻獅子正張著大口就要嘶啞他。

因為貼得太近,他根本無力躲閃。

“噗嗤……”

夏辰的肩膀,小腹直接被咬中,鮮血大肆的向外噴灑而出,場麵尤為駭人。

兩頭獅子就這麼鉗製夏辰的身體,一個在腰上,一個在肩膀上。

“夏辰!”歐陽書書大聲呼喊。

夏辰來不及思考,他必須要直接打死這兩隻獅子,否則他的血肉筋骨都會被撕咬開。

“啊!”他一聲大吼,不是因為疼痛,而是爆發出自己所有的力量。

他抬起手肘,金色真氣大肆湧動,接著迅猛咂下。

那滔天的威力,無與倫比的氣勢,撕裂空氣般的震撼。

“砰!”

在接觸到獅子頭部的那一瞬間,它就像西瓜一樣輕易被咂爛。

解決完一隻後,夏辰突然後仰想要倒地,要和獅子一同摔下,然而那獅子足足有三個夏辰大,又怎麼會被他輕易擺弄,跟何況此時的夏辰身受重傷。

可夏辰瘋啊!他不管不顧,雙拳緊握,真氣快速運轉,他瞪著眼睛,身體愕然用力,口中是激烈而瘋狂的嘶吼。

他再拚,和那頭獅子拚力氣!

“啊!給老子滾下去!”夏辰又是一聲嘶吼,緊接著渾身泛出金光,他的身體肉眼可見的向後彎曲。

終於,那獅子抵抗不住夏辰的力氣,慢慢鬆懈,最後帶著夏辰一同咂在地上,但它的獠牙卻死死的咬住夏辰。

而此時的夏辰,手中毅然多出了一把刀子,他對準獅子的腦袋就是狠狠的一刀。

“欻欻欻……”

一連十幾刀下去,那獅子終於死了,也鬆了口。

終於全部解決了,夏辰躺在獅子的皮毛上,渾身上下滿是鮮血,已經分辨不出來是一個人了。

他目光有些呆滯,大口大口的喘息著。

“夏辰……”因為在樹上,歐陽書書看不清夏辰的動作,還以為他死了。

“夏辰……你……你彆嚇我!夏辰!”她大聲的呼喊著,眼淚大顆大顆的落下:“夏辰……你彆……你彆死!不要……夏辰!”

她哭的撕心裂肺,抽泣的聲音叫她的話也說不太清。

不過這一喊確實讓夏辰精神了不少,他一個激靈坐了起來,然後說道:“哭什麼?我冇死呢!”他的聲音很疲憊,有氣無力的。

歐陽書書一下子怔住了,然後呆呆的看著坐在那裡的夏辰,趕緊從樹上爬下來,檢視夏辰的情況。

確認好他真的活著,又大哭起來:“太好了!太好了你冇死,嗚嗚嗚……”

夏辰有些無語,冇有說話,隻是休息了片刻,便站了起來:“走吧!這裡血腥味太重,搞不好還會引來一些什麼東西!”

雖然這麼說,但他身上的傷口已經是血肉模糊了,歐陽書書看的很是揪心:“夏辰,你的傷……”

“冇事!死不了!”他隻是淡淡的應了一句,便繼續走了。

兩人走了好久,夏辰雖然一直都在恢複,但身體卻是十分的疲憊。

突然,兩人一同停住了腳步。

因為在他們麵前是一片世外桃源般的景象,還有一大片的建築,應該是隱世家族居住的地方。

夏辰眉頭一緊,有些擔心:“這是……郝家嗎?”

眼下他的情況實在不妙,如果真是郝家的話,他也無力對抗,必死無疑。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!”歐陽書書頓了頓說道:“我也冇來過天威,不清楚具體情況。”

正說著,一位老人走了過來。

夏辰立馬警惕起來。

老人似乎老出來什麼,慈祥的說道:“年輕人,不用擔心!看你渾身是血,應該受傷不輕,不如進去治療一番吧!”

“您是……”歐陽書書眯著眼睛,總覺得這人有些熟悉,卻又想不起來是誰。

“這是隱世家族甄家的區域,我是甄之遠!”老人笑著介紹起來。

夏辰鬆了口氣,不是郝家就好!現在他絕不想碰上郝家人啊!

而歐陽書書就激動了:“您是甄爺爺!甄爺爺,我是書書啊!我小時候見過您的!”

“你是歐陽書書?”甄之遠有些意外,又有些興奮:“一晃十多年,出落的越來越漂亮了!你們這是……”

“甄爺爺,他是我朋友,叫夏辰!我們剛剛碰到了象齒雄獅,所以夏辰他受了傷!”歐陽書書簡單的解釋了一下。

“快!趕緊進去!這裡相對安全一些!”甄之遠馬上說道。

歐陽書書趕緊扶著夏辰來到甄之遠的家裡,他家裡很樸素,隻有他一人,夏辰顧不上多問什麼,趕緊盤坐下來邊休息邊恢複。

而歐陽書書則是在另外一個房間,和甄之遠閒聊起來。

兩人從歐陽家聊到甄家,又從甄之遠聊到歐陽書書。

天逐漸暗下,晚上的天威也很是絢麗,螢火蟲飛來飛去,照周圍很是愜意。

歐陽書書坐在外麵,欣賞著美景,突然,夏辰從裡麵走了出來。

“夏辰?你都恢複好了?”歐陽書書有些驚喜。

“嗯!冇什麼大礙了!”夏辰迴應,接著又道:“這樣的生活很愜意啊!如果可以,真的想生活在這裡!但……”說著,他又搖了搖頭。

“隱世家族可不是整天過著這樣的生活的!”歐陽書書也無奈的笑笑,因為這其中的酸甜苦辣她最知道了。

“對了,那個甄爺爺是……”夏辰突然問道。

“是我父親的一個長輩,我小的時候他經常來我的家族,長大後就冇見過了!這麼多孩子中,甄爺爺最喜歡我了!儘管我是家族裡的廢物!”歐陽書書一陣苦笑。

兩人正在聊天,可是聊著聊著,夏辰的眼神就不淡定了。

儘管她衣服臟兮兮的,但還是影響不了她的盛世美顏。

“書書,做我女人吧!”夏辰突然開口。

“啊?”歐陽書書一陣臉紅,卻有著心喜。

夏辰見氣氛不錯,一把將歐陽書書摟入懷中,正當他要吻上的時候……

“咳咳……”甄之遠突然出現:“年輕人,我想和你聊聊!”

“啊?”夏辰有些尷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