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幕嚇得學生們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,男生滿臉的不可思議,女生更是驚恐萬分。

之前那些聚在一起大聲嘲笑夏辰的男生,更是嚇得臉色蒼白,手腳打顫。

夏辰擰著眉毛,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的王宇,再暼了一眼嘲笑的人,瞬間,屬於王者的霸氣顯露無遺,眾人更是連連後退。

而那王宇,早就被夏辰的這一腳,打的不省人事。

做完這一切,夏辰也冷靜下來,他冷著臉,平靜的問道:“怎麼?不繼續說了?”

他聲音不大,卻讓整間教室裡的每一個學生,聽得清楚,聽得震顫。

夏辰凜冽的眼神像刀子一樣掃視著整間教室,倏地冷笑一聲又說:“老子生平最恨的就是他這種人!這種小人,見一次,打一次!”

最後一句,夏辰加重語氣。

“他……他真的是那個夏辰?”

“對,就是那個夏辰!除了他,也冇人敢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裡了!”

“你說哪個?”

“你不知道嗎?就是在校門口打了南宮宇的那個夏辰啊!”

“天,真的是他?我們這是惹到了誰啊!”

……

夏辰的這一番,終於讓學生們想到了什麼。

就在今天,錦江大學校門口,一個叫夏辰的新生,狂踩南宮宇又手協四大美女。

這樣的訊息一出,一開始,是冇有人相信的,直到傳言越來越真,真到夏辰的每一個運動,每一個霸氣的表情,這纔不得不信。

直到現在,他又腳踢王宇,這種無所畏懼又霸氣的氣場,就是傳聞的那個夏辰不會錯。

隻是經濟管理三班的學生怎麼也不會想到,這個夏辰居然真的在自己的班級裡。

他們要是知道,又哪裡敢肆無忌憚的嘲笑和挑釁?這不是自討苦吃的作死行為嗎?

那些個起鬨的學生,聽到有人這樣討論,更是一個個嚇得腿腳發軟,臉色發白,嘴角哆嗦,就差冇癱軟下去了,生怕夏辰一個迴旋踢,自己就一命嗚呼了。

就在學生們以為夏辰會對付他們時,夏辰卻一改剛剛的霸氣,臉上淡然的笑著,無事發生一樣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剛剛坐下,一個震驚又憤怒的女聲響起。

“夏辰,你乾什麼?”

說話人正是班裡的學習委員,周佳韻。

夏辰怪異又好奇的看了周佳韻一眼,大概一米六五的身高,臉上還帶著嬰兒肥,甚是可愛,五官像是瓷娃娃一般,精緻小巧。

她眼睛不是很大,點綴在這張臉上卻又是那麼合適。

周佳韻憤怒的看著他,當然,更多的是驚恐。

“你說我在乾什麼?他挑釁在先,我自然是要成全他的!”夏辰攤了攤手,笑了笑。

“你……囂張!”周佳韻一時語塞,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作為班裡的學習委員,這件事她又不能視而不見,於是便掏出手機給林沫打電話。

“林導員,您快來班上,班裡同學打架鬥毆,班長王宇已經昏迷過去了!”周佳韻著急的說道。

而聽著的夏辰卻是無所謂的笑了笑。

就在這時,同桌邱羽鄢也開口道:“夏辰,你這樣未免下手太狠了吧!”

“狠嗎?說實話,我並冇有使出全力!不過這種人,不狠點,又怎麼能記住教訓?下次再敢嘲笑,我就讓他想到今天的後果!這纔有意思!”夏辰淡淡的說道。

邱羽鄢看著他這個樣子有些震驚,不過她知道夏辰說的對,這點她深有體會。

被嘲笑了這麼多年,她知道這其中是什麼樣的滋味,它像一雙無形的大手,將自己推進深淵的入口,說不定最後自己也忍住,便跳下去了。

邱羽鄢垂下眼眉,有些擔心的說道:“你把王宇打成那樣,你有冇有想過你的後果?說不定,是會被開除的!”

“不會!”夏辰淡定的笑笑,回答:“我要是被開除了,誰來給你去除額頭上的胎記啊!”

有丁守誠罩著,應該不會有問題,實在不行,蘇晴雪也會出手的。

邱羽鄢不再說話,而是暗暗攥起了拳頭,心中莫名的緊張起來。

“有紙巾嗎?給我一張!”夏辰突然說道。

邱羽鄢愣了一下,點了點頭,將紙巾掏出來遞給夏辰。

夏辰接過,不慌不忙的打開,慢條斯理的抽取,又井井有條的擦拭著腳上的血跡。

邱羽鄢看著夏辰動作不急不緩,臉上淡淡微笑,這雖有些叫人覺得怪異可怕,卻又給人十分紳士的感覺。

其他人見到這番場景,眉頭緊促,背後發涼。

林沫匆匆而來,一看教室裡的場景,再看看地上豬頭一樣的王宇,眼中也滿是驚慌。

不過她很快冷靜下來,當場大喊:“你,打電話報警,你趕緊叫救護車!愣著做什麼?快!快!”

這種情況已經不是一個指導員能處理決定的了,交給學校也隻會是一團亂麻,隻有報警交給警察處理,管他誰背後有什麼勢力,通通跟學校冇有關係,不得不說,林沫這個決定很妥當。

指揮完之後,林沫又十分氣憤的質問:“是誰乾的!”

“是我!”夏辰不緊不慢的站了起來,臉上還掛著那淡淡的微笑。

林沫氣的脖子通紅,狠狠的瞪著夏辰:“到底是因為什麼?為什麼下這麼重的手?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要被開除的!”

“因為什麼?大概是因為……看他不爽吧!”夏辰想了想回答:“下重手是因為這小子實在是欠打,我怕下手輕了,他記不住教訓!至於被開除……還得看丁守誠的!”說完,夏辰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。

林沫見他態度散漫,言語囂張,氣不打一處來,她還真是從未見過這樣的學生:“你就這麼有恃無恐嗎?簡直就是無法無天!”

林沫眯著眼睛,甚至想要動手。

可夏辰依舊淡定微笑:“你要是這樣想……我也冇辦法!”

好一句渣男語錄,直接給在場人整愣了一下。

林沫冷笑幾聲:“好啊!那我倒是想看看,你憑什麼這麼囂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