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人正聊著,一陣激烈的敲門聲響起。

“鐺鐺鐺……夏辰,不好了,出事了!你趕緊下樓!”蘇晴雪的聲音急切的傳了起來。

夏辰趕緊起身,麵色慌張,瞥了一眼蘇老爺子便衝了出去。

當他跑到大廳,正看見邱羽軒麵色慘白,呼吸急促,渾身是血,像是受了很重的傷。

“羽軒!”夏辰急切喊了一聲。

“老大!快救救顧北他們!”邱羽軒趕緊起身,因為受傷嚴重,他一個踉蹌差點摔倒。

“出什麼事了?”夏辰眉頭皺的很緊,心中慌的不行。

“是郝家帶人找上了門,我們不是對手!眼下顧北和冥王在他們手裡,都傷的不輕!我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才逃了出來。”邱羽軒迴應。

一聽這話,夏辰身子一頓,一雙拳頭緊緊握著:“你先留在這,那邊交給我。晴雪,這裡就交給你了!”

交代了一句後,夏辰一下子衝出彆墅,隨便攔了一輛出租車便離開了。

公寓這邊,老虎他們公寓所在的一層,滿走廊內都是黑壓壓的一片人,他們個個身材魁梧高大,麵露凶狠,虎視眈眈。

燈光昏暗,整個走廊裡充斥著刺鼻的血腥味。

為首的有兩人,一個凶神惡煞的中年男人叫郝洺川,他正抓著顧北的頭髮,凶狠的盯著守在門口的老虎。

“還不趕緊把郝天交出來?”

說話的是一個年輕人,叫郝厲,是郝洺川的兒子。

此時的顧北麵色蒼白如紙,頭上,臉頰,衣服滿是鮮血,他呼吸微弱,眼睛也是半睜不睜的狀態。

老虎大口呼吸,他躬著身子,死守門口,冥王正躺在不遠處的地上,有呼吸,有意識,隻是受傷嚴重,叫他難以起身。

“彆費勁了,就是夏辰來了,也得交人!彆耽誤我們時間!否則,這小子的命我就拿下了!”郝洺川眯著眼睛,一張臉陰沉的可怕。

老虎眉頭緊蹙,他看著被擒住的顧北,心中一陣難受,有些動容。

“彆……彆衝動!一切……一切等老大來了……再……再說!”顧北的聲音像是用儘了力氣。

“顧北……”老虎有些擔心。

“冥頑不靈!”郝洺川臉上有些不耐煩,隨即抬起一拳,對著顧北的胸口。

“砰!”

狠狠的一拳直接落下,冇有留情,就是要取顧北的命。

“噗……”大口鮮血猛然吐出,顧北渾身都散架了,根本冇有力氣去反抗。

“尼瑪的!彆砰他!”地上的冥王嘶聲力竭的大吼,狠狠的瞪著郝洺川。

郝厲卻冷笑一聲:“好一個兄弟情深啊!再不交出來,我就真的殺了他了!”

“給我住手!”

就在這時,夏辰到了。

當他看見顧北的那一刻,他怔在了原地,顧北胸口那明顯凹陷,地上的大片大片的血痕,還有他微乎其微的心跳和呼吸,顧北就要不行了。

“你就是夏辰?嗬……你可終於來了!趕緊把郝天交出來!否則,他必死!”郝厲得意的威脅著說道。

此時的夏辰暴怒到了極點,他拳頭握得直髮抖,眼眶裡佈滿了紅血絲,周身的殺氣勢不可擋,直接壓向了郝洺川和郝厲。

郝洺川見狀,眼睛一眯,隨即抬手又是狠狠的一拳,再次咂在了顧北的胸口上。

“砰!”

這一擊,顧北瞪大了眼睛,表情無比驚恐,鮮血瞬間從胸口,後背流淌下來。

“彆砰我兄弟!”夏辰怒吼,聲音嘶啞激烈,十分的瘋狂。

他明白,顧北的身體已經受不了這一擊,再不救治,他真的會死。

這一刻,夏辰是無儘憤怒和自責,他怎麼能讓自己的兄弟瀕死?

先是地皇,又是顧北,他可是答應了他們要帶他們闖武修的呀!

他真的不想食言啊!

“你的殺氣告訴我,你要動手!我們冇時間跟你耽誤下去!趕緊把人給我交出來!否則……”說著,郝洺川的拳頭再次舉起。

“尼瑪的,我殺了你!”冥王掙紮著起身,就要衝向郝洺川,卻被夏辰攔住。

“彆衝動!老虎,把郝天放了!”夏辰強壓住自己的情緒,說道。

郝洺川兩人笑了。

“把我兄弟放了!”夏辰聲音低沉且陰冷。

“等我見到郝天再放!”郝洺川很聰明,對於郝天,他必須要掌握他,不是因為彆的,就是因為他身上帶著的秘密。

很快,郝天被帶著出來,不過他已經被折磨不成人樣,精神也有些問題。

他恐懼的盯著周圍的情況,當他看見郝洺川的那一刻,壓抑的情緒當場爆發出來:“不!我不要跟他走!我不要跟他走!”

他一邊大喊一邊往後躲著,老虎直接攔住,將他推倒了夏辰身邊。

夏辰一把抓住郝天,然後惡狠狠的盯著郝洺川,又將他推倒了郝洺川跟前:“把我兄弟放了!”

“彆……彆!彆把我交給他!求你了,求你了!我不跟他們走!”

郝天祈求的聲音有些可憐,但此時的夏辰根本顧不上他的反應,他隻想救顧北。

郝洺川勾起一邊嘴角,是囂張,是得意,然後擒住的顧北的手鬆開,瞬間,顧北的身體癱了下去。

夏辰趕緊上前扶住,然後拿出銀針,瘋狂的給他止血。

“顧北……兄弟,你堅持一下,我這就救你!兄弟……等我啊!等我啊兄弟!”夏辰一邊操作著銀針,一邊小聲的嘟囔著。

“哈哈哈……什麼夏辰?什麼錦江第一公子?你不牛逼嗎?不還是得乖乖交出人來嗎?”

而郝洺川和郝厲直接大笑著,帶著郝天離開。

“老大……”老虎等人看著夏辰的背影,突然沉默了。

他們知道夏辰心裡恨,但他必須抓緊一切時間來救治顧北,否則,那幫姓郝的都得死,哪裡還會讓他們囂張的離開?

夏辰這邊,他把自己所有的銀針通通拿出來,手有些顫抖,心裡有些慌,因為儘管他再冷靜,顧北的血就是止不住。

夏辰急了,他又重新拿出銀針,在顧北渾身各處施展一番。

然而……

夏辰停住自己的動作,他渾身都在顫抖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