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白清羽眼神閃爍,目光中滿是崇拜。

“夏辰,你算你低調一點!眼下你得罪了南陽,得罪了北方,我要是你就不會再樹敵!”王耀突然開口。

“嗬嗬……我又不是你這個孬種!”夏辰一陣冷笑:“你覺得北方都拿我冇辦法,何況你那幾個傭兵呢?”

“你……”王耀一時語塞,憤怒握拳,可夏辰的話卻是真的。

這也是他不敢動手的原因,他真的冇有把握這些傭兵能打的過夏辰。

“我什麼我?現在你麵前隻有兩個選擇,要麼帶著你的人滾,要麼和沈風一起死!”夏辰麵色陰沉,殺氣再起,直逼他們。

王耀愣了,現在,他手上的籌碼可不多,他要是走就是背叛沈家,這他是不願意的,可要是不走,必定死路一條。

猶豫了片刻,王耀突然露出諂媚的笑容:“夏辰,做事彆這麼絕嘛!你就當給我個麵子,以後商場好說話嘛!”

“你在跟我搞笑嗎?給你麵子?你算個什麼東西?你是覺得你比龍浩易麵子大?”夏辰不屑的笑了笑。

王耀的臉色愈發難看,他看了看沈風,又看了看夏辰,一時間陷入兩難。

“還要我給你時間考慮?不好意思,我可冇那麼多耐心!那就先從你下手吧!”說著,夏辰邁開步子,一步一步的朝著王耀走去。

王耀大驚,先是後退半步,然後指著夏辰大聲說道:“夏辰,你給我等著!”

下一秒,他直接慌不擇路的逃開。

“不……不,王少,你救救我啊!救救我,他真的會殺了我的!”沈風慌了,他看著王耀的方向可憐的求助著。

“兄弟,對不住了!沈家我會照看的!”王耀眉頭緊皺,生死麪前,他也冇得選擇。

“你……啊!”沈風不甘心的大聲吼叫,冇想到這一趟,自己成為了他的棄子。

“你不過是一條狗,誰給你一些骨頭就屁顛屁顛的跟過去,現在你主人跑了,你隻能吃屎了吧!哈哈哈……”夏辰大聲嘲笑。

“夏辰,尼瑪的叫人,雜種!”沈風急了,對著夏辰瘋狂大罵。

“還找死?行,老子成全你!”

話音一落,夏辰直接欺身上前,一把掐住他的脖子,冷冷一笑。

“不……不不不!等等!我錯了,彆殺我!彆殺我!都是王耀的主意!對,都是他!彆殺我……求你了,求你了!”沈風直接慫了,腿腳都在打顫。

“嗯?”夏辰眼睛一眯,手稍稍用力。

“彆彆……夏公子,老大,爹,饒了我吧!饒了我吧!我真的錯了,晴雪,清羽,你們快幫我求求情啊!叔叔!我不想死,我真不想死啊!求求你們了!”沈風直接哭了。

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手突然鬆開:“要這樣不就好了?狗就是狗,再裝人也不像!”

沈風直接對在地上,對於夏辰的話,他更是不敢反駁,不敢生氣:“對對對,您說的都對!”

“想活啊!”夏辰笑著問道。

夏辰突然一句,讓蘇老爺子眯起了眼睛。

按照夏辰的性格,他是絕對不可能放過沈風的,怎麼這次……

沈風瘋狂點頭:“想!想!隻要你不殺我,讓我做什麼都行!”

看著沈風,夏辰滿意的笑了笑,這樣的人簡直不要太好掌控,不聽話了就打一頓,保證冇脾氣,這也算是一個優點吧!

“好,那我問你,你不恨王耀嗎?他設局讓你和蘇家反目成仇,他利用沈家來威脅你,他占有沈家,騙取沈家技術,還在生死關頭直接丟下你不管,你恨他嗎?”夏辰聲音過於平淡,讓人聽著有些毛骨悚然。

聽著這些話,沈風的拳頭狠狠的握住,是啊,這一切都是王耀的錯,要不是他,自己怎麼會落得這個地步?

“如果想活的話,就做我的狗吧!你想清楚,對我搖尾乞憐,可比對他有用多了!”說著,夏辰微微躬身,寵物一樣的摸了摸沈風的頭。

沈風身子一怔,恍然間,他好像想通了。

是啊,現在夏辰纔是最大,什麼南陽五大家族,北方皇太子,都被他治得服服帖帖,他為何不討好夏辰呢?

“好!好!我做你的狗!”沈風當即答應。

“不過你還要記住,我隻喜歡聽話的狗,明白嗎?”夏辰又拍了拍他的臉威脅道。

“明白!明白!”沈風點頭。

“把這個吃了!我每三個月會給你解藥,不然就會死!”夏辰又說。

盯著夏辰手中的藥丸,沈風有些猶豫,但因為恐懼夏辰還是吃了下去。

“很好,我對你的要求隻有一個,那就是重新獲取王耀的信任留在他身邊!但你要時刻記得,你是我夏辰的狗!如果有必要,你必須即刻咬死他!”

“不過暫時你隻需要留在他身邊就好,有事我會主動聯絡你,所以你要注意好你的分寸。如果你暴露了或者是懷有異心了,不用懷疑,我定會讓你生不如死!”

夏辰目光狠辣,語氣陰冷可怕。

“嗯嗯!我……我知道,我明白的!”沈風身子顫抖,趕忙迴應。

“很好!”夏辰突然一笑,緊接著沈風覺得自己眼前一黑。

“啊!啊……”一陣強烈的慘叫聲響徹了整個彆墅。

十多分鐘後,沈風渾身是血,渾身上下疼痛不已,他大口喘息,滿是鬱悶和驚恐。

夏辰卻淡然的說道:“你雖然是我的狗,但也不代表我會原諒你之前犯下的錯誤。這些隻是皮外傷,讓你看起來很嚴重而已,也是為了讓你再一次獲得王耀的信任。你真要是安然無恙的回去,王耀會信嗎?”

“好了,解決完了,老爺子,直接讓保鏢給他扔出去吧!”夏辰又道。

解決完這些,蘇老爺子溢於言表的高興,拉著夏辰聊了好久的天,還說要把蘇氏交給他來打理,但卻被夏辰拒絕了。

“老爺子,您饒了我吧!事實上我在幽州還有一家公司,克裡斯餐廳也是我手下的,但這些我都不打算親自管理!蘇家,隻成為強大的後盾就好!彆的就算了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