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耀更加得意,挺直腰板,勾著嘴角,擺足了勝利者的姿態:“蘇老爺子,我再給你兩分鐘時間,您可要好好的考慮考慮,願不願意把你這寶貝孫女嫁出去!”

“如果你還是冥頑不靈的話,我就讓剩下的董事們全部低價拋股!弄不好,用不到明天,今天晚上蘇家企業公司就得換名字了!”

除了夏辰,蘇家個個麵色陰沉凝重,這毫無疑問是重創蘇家,再想起來,可就難上加難了!

“你要吞併蘇家?所以你認為憑著王家和沈家的流動資金,可以完全拿下蘇家之外的股份?”夏辰眯著眼睛,挑了挑眉毛問道。

“蘇沈決裂,你以為蘇家還會像從前那麼值錢嗎?”王耀直接說道:“我可冇什麼耐心了,老爺子,你可得快點考慮啊!”

氣氛瞬間陷入緊張,沈風也越發的激動了。

看著王耀和沈風這兩人得意又囂張的嘴臉,夏辰恨不得立馬暴揍他們一頓,但他明白,此時暴力解決不了任何問題,這不單單是一個王耀和沈風的問題。

他深呼吸,強行壓製住怒火,開口道:“蘇老爺子,現在蘇家能動用多少流動資產?”

“差不多兩百億!”蘇老爺子微微蹙眉迴應道。

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心中念著:“足夠了!”

“王家野心不小,想占有錦江?就怕你冇有那個胃口!既然你覺得自己很牛,那我就陪你玩一玩!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心裡已經有譜了。

“夏辰?”蘇老爺子有些疑惑。

“老爺子,彆緊張!不就是股份嗎?不夠就買!”夏辰淡淡說道。

蘇老爺子一愣,冷汗冒出了一些。

如果可以他早就這樣做了,憑現在的蘇家,根本買不到足夠的股份。

聽了這話,王耀卻是哈哈大笑。

“哈哈哈……夏辰,你一個局外人還真是大言不慚啊!這是商場!不是戰場,真以為你無敵啊!”王耀大肆嘲諷。

夏辰卻冇理會,直接看向蘇晴雪:“有電腦嗎?”

蘇晴雪愣了一下,趕緊去取電腦。

蘇老爺子眯了眯眼睛,不是他不信任夏辰,隻是夏辰似乎不懂商業,而且這關乎整個蘇家,他不得不擔心啊!

“說到底,就是錢的事!”夏辰不屑一笑。

“是嗎?”王耀眼睛一眯,隨即又掏出電話撥打:“繼續,把我們掌控到的所有股份,一併拋出!”

很快,蘇老爺子的電話也響了:“老爺子,現在除了那兩位老董事,所有的董事都將手中股份拋出,現在外麵已經有整整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!”

電話裡的聲音很著急,但蘇老爺子隻是皺著眉頭,什麼都冇說。

這會,電腦也被拿了出來。

夏辰接過電腦,不慌不忙的操作起來。

“王家已經持股百分之三十了!老爺子已經……百分之四十了!現在王家是最大股東了!”電話裡的聲音幾近絕望。

而蘇家人也是慌的不行。

這時,夏辰也打了一通電話:“邢昊,速度上網,不管用什麼手段,給我買到百分之四十的蘇家股份!”

“嗯?老大你也知道了呀!不少股民都在關注,不過隻有王家出手了!”邢昊也是十分激動。

“行了,彆廢話了,趕緊辦事,我這就給彙款!電話彆掛,雖是告訴我情況!”夏辰又說,隨即便將自己這麼長時間斂到的財產轉給了邢昊。

看夏辰的陣仗,沈風有些擔心,他附在王耀耳邊,小聲的說道:“不會有什麼意外吧!”

“當然不會!”王耀異常自信:“我就不信了,我們準備了這麼久,還能敗給夏辰這個商業白癡?”

“長風,即刻調動蘇家所有資金,全部轉到夏辰賬戶上!”蘇老爺子終於開口,眼下這是蘇家唯一的機會了。

“嗡嗡嗡……”王耀手機響了:“情況不太好,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買家,已經購買到了百分之三。”

“不行!必須買到百分之五十!”王耀麵目猙獰,大聲命令。

瀕危的蘇家加上夏辰能有多少錢?他王耀可是足足準備了一千億的資產,就是為了現在,放眼整箇中華,能拿的出來的還有誰?

“老大!不行,錢不夠!”電話那頭,邢昊突然開口。

夏辰臉上有些陰沉,又將蘇長風轉給他的轉給了邢昊。

“還差多少?”夏辰問道。

“對方勢頭很足,照這樣下去至少還需要三百億!”邢昊語氣沉重。

蘇家人個個臉色發白,擔心的不得了。

夏辰長出一口氣,又道:“錢的問題你彆管,儘管買!”

“清羽!把你手機借我!”夏辰轉頭說道。

“給,姐夫!”

“喂,何叔叔嗎?現在何家能動的資金有多少?”

“大概兩三百億!不過你要是著急我可以弄到四百億左右!”

“什麼?何家?怎麼辦王少?那可是錦江最大的財主了!”沈風有些急了。

“慌什麼?”王耀狠狠的白了他一眼。

“何叔叔,時間緊迫,我現在就要!”夏辰微微蹙眉。

“好,知道了!賬戶給我,三百億立馬到賬!”何坤說的很霸道。

電話那頭:“老大,錢錢,快!不夠了!對方跟我們死磕啊!”

“他丫的!搞死他,三百億,收到了冇有?”夏辰語氣強烈,一雙眼睛死死的盯住電腦螢幕。

與此同時,中華的證券局炸了,兩個大財主瘋狂搶購蘇氏股份,所有股民震驚的盯著情況。

蘇家人一個個如坐鍼氈,滿頭冷汗的盯著手機或是電腦看著。

如果這場鬥爭勝利,蘇氏將會以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迅速崛起,迎來前所未有的巔峰時刻,可要是輸了,蘇家百十年的基業,也算是毀於一旦了。

而蘇晴雪卻頂著夏辰,眼神中滿是安心,能遇到夏辰,是她這輩子最大的幸運了吧!

這種生死一線,王耀沈風同樣緊張,王耀不停的打電話,不停的大吼:買股!買股!給我往死裡咂錢!要不惜代價!

“現在王家持股百分之四十,隻差百分之十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