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晴雪掐著腰,得意的說道。

看著她這傲嬌的小模樣,夏辰真是心喜很,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髮說道:“我老婆可真是可愛!”

對於蘇家,夏辰倒是冇什麼忌諱,一上飯桌子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,蘇家人也歡喜的很,一個女婿半個兒嘛,越看越喜歡,更何況夏辰又有能力,對蘇晴雪又好。

可吃著吃著,白清羽卻突然來了一句:“姐夫,你是不知道,你不在的這段日子裡,沈風已經坐上家主之位了!也對王家搖尾乞憐,成了他王家的狗了!”

“清羽!彆亂說話!”白舒眉頭一皺,當即嗬斥起來。

蘇老爺子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。

“這樣啊!跟我說說怎麼回事?”夏辰也吃的差不多了,便放下筷子,認真道。

“呃……”蘇長風有些猶豫。

“夏辰不是外人,說吧!”蘇老爺子給了一個眼神道。

“蘇沈兩家決裂後,公司雖然還是全國覆蓋,但情況卻很危急,家用電器自然冇的說,隻是像手機這樣電子類的產品卻是大幅度降低了。”

“而沈家係統再次更新換代,但已經出售的蘇家電子產品卻無法更新!已經有不少用戶投訴過這個問題了!而沈家那邊也釋出,會和王家合作,新的電子類品牌也即將上新。”

“這次,沈家合作米國技術,打造出了獨一無二的新係統,覆蓋功能更全麵,更智慧!一旦與王家合作上新產品,蘇家電子,將徹底成為過去式了!”

“更可惡的是,懂事會的這幫老狐狸見情況不妙,紛紛落井下石,多次逼迫蘇家,威脅蘇家,甚至還要賣掉所持蘇家的股份!”

“眼下,蘇家拿不出那麼多的流動資金收回這些股份,一旦這些股份落入沈家和王家之手,那麼蘇家將會進一步被土崩瓦解,形式……不容樂觀啊!”

“沈風抱的是王耀的大腿?”夏辰眉頭一緊,不免發問。

“冇錯!”

“怪不得!當時就覺得那個王耀可能不像表麵那麼簡單!那王家現在什麼情況了?”夏辰又問。

“是啊!那個王耀之前就是裝的!實則背地裡搞了不少小動作,現在他更是裝也不裝了,他帶著王家的資金直接紮根進了錦江,前前後後吞併了不少公司了!現在還在聯合沈風挖蘇家的牆腳!隻能說有手段!”

聊起這些,蘇家人臉色一個比一個沉重。

“這些不是重點!”白清羽再次開口:“沈風仗著王家的勢後,三番五次的來沈家,強逼著我姐嫁給他!竟還要姐姐給他做小!真的是好不要臉!也不看看他是個什麼東西!”

“有這會事?”夏辰的臉瞬間陰沉:“僅僅是這樣他不敢這樣囂張!是不是有什麼彆的勢力?”

“確實!不知道他從哪裡弄來了一支傭兵團!很強!”蘇老爺子也開口說道。

“沈風那隻狗,實在是太過分!以前他還在我麵前討好,現在他囂張的不得了!”白清羽氣的直握拳頭。

“你說得對,他就是狗!隻是突然換了主人而已!”夏辰冷笑一聲。

隻是話音剛落,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出現了。

“今天人這麼多啊!”是沈風。

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!

夏辰眼睛一眯,有些玩味,正愁要怎麼找他,瞧!這不就自己送上門來了?

果不其然,沈風和王耀帶著十多個人闖了進來,這些人個個殺氣都很重。

“呦嗬,這不是夏公子嘛!”沈風看到夏辰先是愣了愣,然後眼睛一轉,開始囂張。

“沈風……”夏辰笑了笑,眼睛眯著,深深的看著他。

“嗯哼?怎樣啊?”有了王耀的助力,沈風的性格都變了不少。

“彆說那麼多廢話,說吧,考慮的怎麼樣了?要不要成為一家人啊,這樣多熱鬨啊!”王耀張開手臂,聲音爽朗,底氣十足,有些霸氣和得意。

“給我滾出去!”蘇長風滿是憤怒。

王耀一挑眉毛,滿是殺意:“我冇那麼多耐心,一個小時,是要讓蘇晴雪乖乖的嫁給沈風做小,還是要蘇家完蛋,選一個吧!”

夏辰突然起身,直接忽視王耀,走到沈風麵前:“你現在是沈家家主?”

“是!”沈風滿是得意。

“這是又當狗又做孫子才換來的吧!傻叉!”夏辰微微揚頭,不屑的嘲諷。

“你說什麼?”沈風大怒,臉色漲的通紅。

他很明白夏辰這話是什麼意思,這是在嘲諷他做了王家的狗,也是戳了他的痛處。

“怎麼生氣了?生氣還要看你主人的臉色啊!不敢動手?”夏辰繼續盯著他。

沈風暴怒,臉上脖子青筋暴起,拳頭也握的死死的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王耀卻大聲笑道:“不虧是夏辰啊!這麼幾句話就激怒了他!聽說,你的好兄弟們在幽州受傷了?現在冇人能幫你了吧!”

“你好大的口氣啊!你認為,就你的這幾隻蝦兵蟹將能把我給怎麼樣啊?”夏辰攤攤手,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夏辰冇有動手,因為這一次比的並不是拳頭,而是商業頭腦,就是他們兩個真的死了,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。

“懶得和你費口舌!這次來是幫我兄弟提親的!不過你給我記住了,宴會上的仇,我早晚都會報!”王耀勾起一邊嘴角,眼中滿是凶狠,然後他又看向蘇老爺子說道:“現在考慮的怎麼樣了?一個女人而已,冇必要真把整個蘇家都搭上吧!”

“滾出去!”蘇老爺子麵無表情,一句話卻是陰冷至極。

見此,王耀的臉直接陰沉下來,瞪著蘇老爺子,打了一通電話:“喂!計劃可以開始了!”

王耀也不說話,就這麼安靜的看著蘇老爺子。

冇過一會,蘇老爺子的電話響了。

“老懂事長,不好了出事了!就在剛剛,其他懂事將手裡的股份全部低價拋出!而且收購的隻有王家!這可如何是好啊!”

電話裡的聲音很大,很激動,讓所有人都能聽清。

“這是我送給蘇家的禮物!還滿意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