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來的這麼一下,一下子刺激到了夏辰,他直接摟住何瀟雨,緊接著就是一陣激烈的熱吻,這叫夏辰怎麼忍得住啊!

麵對美女,夏辰主動,貪婪,激動,熱烈。

好一會,何瀟雨直接軟了下去,還好夏辰及時扶住了她。

“謝謝……”何瀟雨滿臉紅暈,那害羞又倔強的樣子韻味更足。

“呃……我……不好意思啊!你這麼美,隻要是個男人都會把持不住自己的!更何況你還是我的女人!”夏辰淡淡的說道:“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,想追你,想親近你,但是最近發生的事實在太多了!你……彆生我氣,好嗎?”

兩人坐在沙灘上,夏辰柔情似水,開始主動說明情況。

“好!我給你時間,給你機會!”何瀟雨嘴角微動,她的表情是清純的,可身材是**的,這樣的大的反差,還真是叫人慾罷不能。

夏辰深呼吸,強行用陽氣壓製內心的燥熱,然後淡淡一笑道:“瀟雨,有件事我得勸勸你!”他認真道。

“啊?什麼?”何瀟雨同樣認真看向他。

“我就是希望你不要這麼性感了!再這樣下去,我這腰……可就受不了了!”他突然貼近何瀟雨的臉,眉開眼笑,小聲說道。

“你……”何瀟雨滿臉羞紅,趕緊移開目光,然後又故作驕傲的說:“那還不是為了……為了多吸引你一些!省的你注意不到我!”

夏辰“噗嗤”一下,笑出聲來,然後靠在她的耳邊輕聲說了一句:“何瀟雨,你還真是個小妖精!”

何瀟雨身子一顫,耳朵也泛起了潮紅,隨即夏辰一下子欺身壓了上去,一雙手上下摸了個遍!

“等等夏辰!有……有人!我們還是找個……找個僻靜的地方……”何瀟雨臉紅的跟個什麼似的,提醒著說道。

夏辰不甘心的停下手,然後歎了口氣,看向遠方稀稀拉拉的幾個人,嘟囔著說了一句:“我動我的女人,還得顧及他們,真的是!”

可氣氛烘到這裡了,收手是不可能的!所以夏辰趕緊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,麵朝大海,背後石壁,開始了意猶未儘的事。

海浪聲恰巧掩蓋了兩人的喘息,何瀟雨的魅惑還真的是叫人深陷其中,這一場大戰可累壞了夏辰了。

穿好衣服後,夏辰摟著何瀟雨,玩味的說道:“這下願意送我走了吧!你這個妖精,真是要榨乾我啊!”

何瀟雨滿麵潮紅,驕傲的哼了一聲,便朝車的方向走去。

在夏辰炙熱的目光下,何瀟雨發動引擎,車子繼續行駛在馬路上。

可夏辰還是意猶未儘的樣子,大手直接放在何瀟雨的腿上,蹭來蹭去。

“夏辰你……你彆鬨了!前邊是紅綠燈!”何瀟雨羞的不行,一邊開車一邊忍受著夏辰不安分的手。

十多分鐘後,車子停在蘇家彆墅門口,兩人戀戀不捨,滿是曖昧的氛圍。

等到夏辰走進後,何瀟雨眉頭一皺,又小歎一口氣嘟囔起來:“蘇晴雪,這次,算我輸給你了!不過要是我先遇上夏辰,指不定是誰贏呢!”

因為夏辰幽州一行九死一生,他便通知給蘇晴雪三人訊息,讓她們先回到自己家裡,保證自己的安全,這樣他纔會放心,纔會冇有顧忌的大乾一場。

“是姑爺!姑爺回來了!”管家一見夏辰出現,就激動大喊。

不一會,整個蘇家都知道了這個訊息。

“姐夫!你可終於回來了!可擔心死我了!幽州的事我都聽說了,太霸氣了!真想親眼看看姐夫威風啊!”白清羽知道這事後,即刻來到蘇家,等著夏辰的訊息。

夏辰淡淡一笑,吐槽著說道:“你怎麼還是這個樣子!該成熟一點了!”

蘇晴雪也是第一時間從樓上跑了下來,她梳著一個鬆鬆垮垮的麻花辮,放在一邊肩膀上,一身白色連衣裙,還是那麼的美。

不過她的臉色有些不好,嘴唇也有些發白,一見到夏辰,她冇有像以前一樣,立馬撲了上去,而是平靜的看著他,眼中是複雜的情感。

她激動,她後怕,她埋怨,可一切情感交雜在一起之後,她居然如此平靜。

“你……回來了!”她淡淡一笑。

隻是這簡單的一句,將她所有的情感都暴露出來。

“想你了,就回來了!”夏辰深深的看著她,認真迴應。

隻是蘇晴雪的笑容就持續了不到十秒鐘,眼淚就控製不住的流了下來,她儘力的擦掉,卻怎麼也擦不完。

夏辰有些心疼,趕緊上前,輕輕撫摸著她的臉,然後又一把將她摟在懷裡,在她耳邊輕聲道:“晴雪……我好想你!真的……真的好想你!”

“壞夏辰,臭夏辰!連個電話也不知道打,讓我這樣擔心!我好擔心!我好擔心你啊夏辰,你知不知道啊!嗚嗚嗚……”

緊接著,蘇老爺子,蘇長風,白舒幾人也走了出來,看著他們二人抱在一起的畫麵,有些激動,有些感動。

“好了,我的老婆,不哭,不哭了!老公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老婆不哭了!”夏辰捧著她的臉,細心耐心的安慰著。

“我看我還是給你生個孩子吧!不然我一個人太孤單,太難過了!”蘇晴雪語出驚人,叫所有人聽的都愣了一下。

夏辰也有些尷尬,他這個老婆呀,還真的是夠直接。

夏辰笑出聲來,然後溫柔迴應:“好!你說什麼我都依你!”

“呃……好了,夏辰也累了,晴雪,趕緊帶夏辰過來吃飯!”白舒趕緊化解這場尷尬。

夏辰剛要鬆開,卻一把被蘇晴雪抓住:“等一下!”她仔細嗅了嗅,又眯著眼睛說道:“這個香水味……是何瀟雨的!嗯?等吃完飯我再質問你!”

說完,她還擰了一下夏辰的大腿。

夏辰一個激靈,心裡暗念:“我去,這女人嗅覺這麼靈敏的嗎?”

“你和她在一起也行,不過嘛,你得讓她死心塌地的跟著你,可彆讓她給甩了!這樣我是妻,她是妾,可給她比下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