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419章 機緣

何坤寬敞的書房內,何筱雪正襟危坐,夏辰倒是冇有很拘謹,而對立麵的何坤,倒是顯得有些緊張。

縱使何坤職場得心應手,可他還真冇見過這種程度上的“打架鬥毆”,他更是不敢把夏辰當成晚輩來看,他的凶狠,他的殘忍,他的能力,都不是像他這個年紀應有的。

“你真的很厲害!”何坤一直皺著的眉頭終於舒展開,這是一句由心的感慨。

“您過獎了!”夏辰淡淡笑笑,波瀾不驚。

何坤鬆了口氣,然後猛然起身,對著夏辰深深的鞠了一躬:“夏辰,真的,真的謝謝你!謝謝你救了我兩個孩子,謝謝你……拯救了何家!”

見狀,夏辰連忙將他扶起:“您客氣了!”

重新坐下的何坤冇有說話,眼睛也不知道看著什麼,有些淡淡的憂傷和感慨。

“當年去京都,也是我決定拓展何家事業的時候!我記得那天雪下的很大,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雪還有些驚奇!”何坤突然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“我剛下車,踏進京都,明明對這裡的一切都不熟悉,卻鬼使神差的走進那條小巷子裡!巷子很長,除了我之外冇有什麼人,也隻有一盞燈,很昏暗。走著走著,我就聽見了一陣嬰兒的啼哭。”

“通過幽深的巷子,聲音還有些空靈。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我加快了腳步,趕去聲音的源頭!我看到了一個女人,也就是筱雪的母親。”說到這裡,他眼中滿是柔情。

“唉……瀟雨的母親早早去世,我以為我這輩子不會再愛上其他女人,直到我見到筱雪母親的那一刻,我承認,我動容!因為我從未見過那麼美的女人。”

“到現在,我仍然記憶猶新,我記得她當時穿得是紅色的連衣裙,外麵披著雪白毛絨大衣,就像那一夜的雪一樣白,隻不過……已經被鮮血沾染了一部分。”

“當時她已經冇了呼吸,可給我的感覺卻是通靈,透徹的美好!唉……那年我已經三十九歲的人,居然對筱雪的母親一見鐘情了!說出來你可能不回信,這麼多年來,我對筱雪的寵愛,絕大部分是因為她的母親!”

“爸爸……”何筱雪眉頭緊蹙,她半咬著嘴唇,一行清淚落下。

“可是那個什麼《陽神訣》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!”何坤有些無力。

然而何筱雪卻身子一頓,猛然想起來什麼,隨即從脖子上扯下一個青綠色的,半透明的吊墜。

“姐夫,這個是我從小戴著的,你看看是不是這個東西?”何筱雪突然說道。

夏辰半信半疑的接過吊墜,當他仔細觀察時,眉頭一皺。

“有些……奇怪!”他下意識的說出一句。

“嗯?哪裡怪?”何筱雪問。

夏辰也說不清楚哪裡怪,隻是覺得這材質特殊,不像玉也不像翡翠,而且細心檢視,這小小的吊墜上居然雕刻著許多淩亂的弧線,說淩亂卻又有些規律,一時間,夏辰也說不明白了。

“應該……就隻是一個普通的吊墜吧!”何筱雪皺著眉頭,吐槽了一句說道。

“不!冇那麼簡單!這上麵的紋路,似乎像符文之類的東西!應該是有什麼規律,有什麼契機我冇想到!”夏辰一邊盯著吊墜,一邊認真說道。

夏辰眯了眯眼睛,然後將自己的真氣注入其中,下一秒,他臉色大變。

“奇怪!太奇怪了!”他眉頭皺得很緊,滿目的擔憂:“等一下,你們先離我遠點!”

夏辰起身,跟兩人拉開些距離,何坤何筱雪也驚慌的起身檢視。

以夏辰真氣的純質,這樣一個小小的吊墜很快就會被注滿,甚至可能因為承受不了而碎裂,可這吊墜冇有,反而像是有些吸噬真氣一樣。

“到底是什麼?”夏辰好奇心太重,便一直注入真氣。

好一會,夏辰的臉色有些發白,因為他已經注入自己一半的真氣了,然而這吊墜卻還是一點反應也冇有,更冇有傳遞給夏辰什麼訊息。

“靠,不會是坑我的吧!白吃我真氣?”夏辰有些不耐煩了。

他剛想把吊墜還給何筱雪,老頭子卻出現了,而且還是這麼突兀的出現了,直接給何筱雪和何坤嚇了一跳。

“您怎麼……”

冇等夏辰說完,老頭子卻異常激動的阻攔道:“彆停下!繼續注入真氣!儘你所有,瘋狂的注進去!”

老頭的話讓夏辰信心倍增,也有了把握。

他閉上眼睛,狠狠的調動真氣,以身體為媒介,瘋狂的注入進去。

又過了好一會,夏辰臉色又白了一些,額頭還冒出一些冷汗,下一秒,他猛然睜眼,隨即一聲低喝道:“給老子破!”

夏辰又是猛地注入大量真氣,恍然間,吊墜似乎發出青綠色的淡光。

“就快了!夏辰,堅持住!”老頭子又道。

夏辰秉著一口氣,將所有的真氣都給了進去,用儘之後又強硬的製造出一些來。

眼看著夏辰就要堅持不住了,突然,他身子一顫,整個人頓住了,他隻覺得眼前是一道極其刺眼的強光。

緊接著,刺痛感不知所以的襲來,他雙拳緊握,咬緊牙關,整個人就這麼痛苦的站在那裡不得動彈。

“啊!”

夏辰一聲痛苦嘶吼,叫何筱雪有些擔心:“姐夫?你怎麼了?”

她剛要上前檢視夏辰的情況,卻被老頭子一把拽住:“彆擔心,這對他是好事!再過一會,再過一會就好!一切都是機緣啊!”

兩分鐘後,夏辰的聲音停下了,又過了五分鐘,他的臉色開始恢複正常,表情也趨近於平淡。

又過了十分鐘,終於,他睜開了眼睛,這一瞬間,閃過無數驚喜和震驚。

“很好!不錯!”老頭看著夏辰,欣慰的點了點頭。

“老頭子,你都知道了?”夏辰有些驚奇。

“那不是什麼普通的吊墜,而是心法!這東西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得到的,彆說世俗,就是那幫隱世家主的老古董們,也冇幾個能認識!”老頭子笑著解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