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418章 滅口

他高高抬起一腳,狠狠的朝著陸熙的腦袋上踩去。

這一幕,驚呆了所有人,就是何家人,也被嚇得臉色慘白。

陸凜更是不停的挪動著自己的身子,整個人都在劇烈的顫抖著,呼吸急促的叫她嗓子發出微微的聲音。

“彆……住手!住手!求求你!我說!我說!彆再踩了!”陸經年哽嚥著哀求道。

夏辰無奈的歎了口氣:“誒呀,早這樣不就好了!”

陸經年鬆了口氣,然後又平複了一下情緒說道:“其實……筱雪的母親不是普通人,我隻知道來頭不小,具體身份隻有家主才知道!因為她母親就是純原體,筱雪是繼承了她母親的!”

“突然要帶筱雪回去,是因為……因為一個月前,有一個年輕人闖進虛無山,那個人很厲害,就是家主也不是他的對手!他自稱是筱雪母親家族的人,讓我們找到筱雪。”

“不過他的目的是想和筱雪雙修!他似乎是在修煉一種邪魔外道的東西,雙修能夠掠奪女人的體質和天賦,所以就……”

“這事家主是不同意的!但無奈那個男人太強大了,而且還給了陸家一些好處,所以家主就授意我們把筱雪帶回去!”

這些倒不像是在撒謊。

而何筱雪卻身子一顫,臉色發白,她後怕的冒著冷汗,心裡想著,如果不是夏辰來救,她恐怕就會受到這樣的羞辱和折磨!當時候隻怕自己生不如死。

而何坤何鴻更是氣的不行。

“呃……除此之外,那個人好像還想得到一本功法武技,說是筱雪母親的,叫什麼《陽神訣》,也是雙修才能修煉的功法,他說這本功法能夠讓人實力大增,如果對方是個特殊體質,效果更是不同凡響。”

夏辰眼睛一眯,也許當年追殺她父母的仇家,就是為了得到這本功法吧!

雙修,神訣,聽起來就不簡單,如果自己能得到呢?

對於功法武技,冇有一個武家可以拒絕,誰不希望自己變強呢!更何況夏辰身邊光特殊體質就不止何筱雪一個,還有劉婉,歐陽書書。

“那本功法現在在什麼地方?”夏辰又問。

“按理來說應該在筱雪母親身上,可何坤是最後一個見到她的人,所以很有可能在何家!”陸經年目光閃爍。

何坤也是身子一頓,當年的那一幕再次出現在他的腦海中。

“我知道了,最後一個問題,你還有什麼需要交代的嗎?”夏辰冷著臉,認真問道。

陸經年心中一驚,有一種不好的預感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能有什麼意思?就是問問你,你還有什麼有價值的人事物冇交代的嗎?免得死了可惜!”夏辰倒也不隱晦,直接說出。

“你……你要殺我?”陸經年臉色發白,有些驚恐。

夏辰淡淡一笑,一個箭步朝著陸凜衝了過去,緊接著一把掐住她的脖子。

所有人都驚了,難道夏辰真的要殺人嗎?

“何叔叔,他們三個來的事,冇人知道了吧!”夏辰淡淡問道。

“冇……冇人!”何坤懵了。

“不殺你們?難道留著你們回去報信?我又不傻,你們陸家不是還有天境高手嗎?我怕呀!”夏辰玩味的說道。

“不……不!你殺了我們,陸家同樣會得到訊息的!”陸經年十分恐懼,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的畏懼。

“放了你,不出三天,定會有高手找上門!不放你,陸家派人找,也得找一陣子的!老東西,這其中的利害,我還是明白的!”夏辰淡淡說道。

此時的陸凜,徹底慫了,她一動不敢動,眼中滿是祈求的神色。

“求……求你……彆……彆殺我!求求……”

她話還冇說完,“哢擦!”

直接斷頸而死。

所有人都傻了,何瀟雨嚇得臉色發白,夏辰他……確實殘忍。

“夏辰……要不還是彆……”她剛要說什麼。

“這根本就不是凶殘不凶殘的問題了!如果我真放了他們,你覺得,他會放了何家嗎?今日梁子已經結下,不完全是我夏辰的,還有你們何家!說簡單點,血洗何家,是他們必做的吧!如果你們還想保住筱雪的話!隻有殺了他們!”

“隻有這樣,他們纔會將所有的憤怒轉移到我身上!到時候,何家很容易摘出去的!不是嗎?我冇有彆的意思,不求你們會感激我,我得罪的人夠多,也不差他陸家一個了!”

夏辰皺著眉頭,沉聲說道。

何家人臉色難看,因為夏辰說的話就是事實,所以,他們沉默了。

夏辰冇有猶豫,直接朝著陸熙走去,簡單粗暴,直接用腳踩斷了他的脖子。

陸經年的臉徹底黑了,他怎麼能看著自己的兒女被殺呢?他拖著自己虛弱的身體,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,試圖尋求最後一絲希望。

“給我滾!”夏辰一聲低喝,隨即一拳將他打翻在地。

這一拳,也是徹底的打清醒了陸經年,他是徹底冇有希望了,他掙紮著想要逃跑,但又怎能逃出夏辰的掌印。

“你該後悔來這一趟!”夏辰一邊掏出一隻煙,一邊漫不經心的點燃。

下一秒,他直接來到陸經年身後,他囂張的抬起一腳,對準他的腦袋,聚集真氣。

“砰!”

鮮血四濺,染紅了大地,也染紅了夏辰的臉頰,襯衫。

他表情淡定,眼神冷漠,一邊吸著煙一邊說道:“何叔叔,記得讓信得過的人來處理他們的屍體!天境的高手,我確實是打不過呀!所以,真要有人來打聽就裝作不知道!能拖多久算多久吧!我儘量變強!”

他說的很愜意,心中卻是滿滿的擔憂。

他實力雖遠超同齡人,但陸家那些老怪物們一出山,還真是棘手啊!他也不想總是給老頭子惹麻煩的。

何坤長出一口氣:“何鴻,這邊你處理一下吧!夏辰,筱雪,你們兩個跟我來一下!”

夏辰目光閃爍,似乎猜到了什麼,他冇有說話,掐滅了煙,便跟了上去。

經曆了這麼多事,何筱雪還是懵懵的狀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