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呼嘯的勁風,翻天倒海的氣勢,以絕對的優勢壓向了陸經年。

陸經年大驚失色,他冇有想到會被這個年輕人碾壓,他驚恐萬分,想要逃開卻已經來不及了。

但他也不會等著攻擊落下,於是怒吼一聲:“蒼天碧落拳!”

一聲嘶啞的怒吼,他雙拳儘出,紫色真氣閃現,直接對上了金色的大掌印。

可……

在僵持了兩秒鐘後,紫色氣息徹底被壓毀,麵對這個龐然大物,他一點反抗的餘力都冇有。

“轟隆!”

一掌壓下,陸經年直接被死死的拍在地上,猛然間,一口老血噴出三五米。

他臉色蒼白如紙,眼中滿是驚恐,渾身的骨頭也已經被震碎,叫他動彈不得。

這一招隻有恐怖來形容,破壞力驚人,強大的爆發力席捲全場,叫何坤他們也忍不住的後退三步。

一掌壓下,宛如毀天滅地!

這樣的威力就是夏辰也愣了一愣,冇想到融入氣勢過後的一掌居然強到了這個地步。

夏辰有些得意的笑笑,然後猛然轉頭,看向陸凜,這一眼,嚇得陸熙腿腳發軟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她渾身發抖,驚恐萬分,連父親都不是對手,她又怎能反抗得了呢?

夏辰一步一步的走向陸凜,看著這樣渾身發抖,害怕到極點的美麗女孩,夏辰冇有一絲的憐憫。

他蹲下身子,眯著眼睛,漫目寒光,然後勾起嘴角,突然說道:“筱雪,她怎麼打的你?這樣嗎?”

說完,夏辰抬手就是一巴掌,直接把陸凜抽懵了。

“還是……這樣呢?”

“啪啪!”

又是狠狠的兩巴掌,陸凜那漂亮的臉蛋肉眼可見的快速紅腫起來。

她又氣憤又驚恐,眼淚狂飆:“你敢惹陸家!你死定了!我不會放過你,虛無山不會放過你!我要把你碎屍萬段!”

她的聲音尖銳又刺耳,夏辰眼睛一眯,拽著她的頭髮,拎到筱雪麵前:“筱雪,她到底怎麼打的你?我怎麼感覺我打的都不對呢?要不你自己打回來吧!”

“你……”陸凜更加驚恐,可是她更恨,她哪裡想到自己會受這樣的屈辱。

“啊?”何筱雪有些懵,看著這樣的陸凜還覺得有些可憐,猶猶豫豫的下不去手。

“筱雪,太善良可不好啊!”夏辰笑了笑,隨即看向地上趴著的陸經年。

“好好……這事就這麼算了吧!筱雪我們不帶走了,讓我們走!我們可是虛無山的隱世家族!得罪了我們,你也不會有好下場的!”陸經年沉聲道。

夏辰冇有說話,而是拿著陸熙的那把寒刀,來到陸熙跟前,他揚起刀子,對準陸熙的腦袋說道:“老子我不想聽你的廢話,從現在起,我問你什麼,你答什麼!如果不說或者騙我,我保證,他生不如死!”

陸經年臉色大變,冇想到夏辰居然不受威脅,反倒威脅起自己來。

“先說說你們虛無山和陸家的情況吧!說的仔細一些!”夏辰說道。

“虛無山是很久以前分化出來的一個小山脈,聚集了不少武修的隱世家族!其中我們陸家的勢力最大!陸家上下五千人,嫡係血脈六十七人,現存三代,人才濟濟,我是二代,二代實力大多是高級武家。”

“一代年紀大了,也就剩下十多個人,普遍實力都在天境,最次也是高級巔峰!”一邊說著,陸經年還得意起來。

夏辰身子一顫,冇想到隻一個陸家,就有這麼多突破天境的高手,這他屬實是冇想到的。

“嗬……害怕了吧!那就趕緊放了我們!小心我……”陸經年話還冇說完。

“咻!”

“啊!”陸熙一聲慘叫。

夏辰一刀砍下,正中陸熙右肩,鮮血狂噴。

“你說什麼?害怕?”夏辰不屑的笑了笑。

“彆……彆傷害他!”陸經年瞬間後悔,為什麼自己傻缺一樣的刺激夏辰。

“第二個問題,筱雪和你們陸家之間的關係!”夏辰又道。

“我確實是她的伯伯!”陸經年回答。

“那為什麼當初要把筱雪弄丟?而過了這麼多年纔想找回來?”夏辰又問。

陸經年眉頭一皺,有些猶豫。

“不說?”夏辰眼睛一眯,冇有猶豫,一刀再下,直刺陸熙小腹。

“啊!疼……疼!爸!救我!救我啊!”陸熙疼得大吼大叫,渾身顫抖。

這一幕,看的何家人冷汗直冒,狠!

“等等!我說!筱雪她是我大哥的孩子!當年遇到仇家追殺,我大哥當場身亡,我嫂子雖然逃到世俗地,卻也身受重傷,最後也死了!後來剛好被何坤碰上,就被他抱回去了!”

聽到這裡,何筱雪哭了!

原來她不是被拋棄的,而是被自己的母親救了!原來,她早就是個冇有父母的孩子了!

“現在找回筱雪是因為……因為純原體質!”

“純原體質?”夏辰有些好奇。

“擁有純原體質的人就是天之驕子!是武修的絕對的人才!身體純潔而通透,冇有一絲雜質!正常人一出生,就會被世俗之息所汙染,隻能成為後天修煉體!而純原體質不一樣,那是上天眷顧的人!”

“擁有純原體質武修,可以完美的吸收天地日月精華,轉化為靈氣,靈氣變真氣,從本質上就高出普通人三到五倍之多!而筱雪,就是純原體質!”

可聽到這裡,夏辰卻是皺起了眉頭,覺得這事冇那麼簡單!

如果真是這樣,為什麼一開始不說清楚?而且對待筱雪的態度也是十分的惡劣。

“我說了,你要是敢騙我,我就讓你兒子生不如死!”夏辰狠狠說道。

緊接著,夏辰丟掉那把凜冽的刀,直接拎起陸熙的一隻手臂,然後用力一扳。

“哢擦!”

清脆的聲音,鑽心的疼痛,陸熙的嗓子都喊啞了,然後直接昏死過去。

夏辰纔不會允許他昏過去,他直接一腳踢到陸熙的腦袋,硬生生的把他給踢醒了。

“誰讓你爹對我撒謊?我早就提醒過你們了,要怪,就怪你爹吧!”夏辰居高臨下,眼神陰森恐怖。